政治

克拉運河:一條永遠不會開工的黃金水道

長久以來,傳說中的克拉運河都處於難產之中。號稱足以重創馬六甲與新加坡的革命性工程,其實在多方面因素上都處境尷尬。不僅僅有技術原因、環境因素,也有泰國自己政治戰略和軍事佈局的緣故。加上其他一些多變的因素,讓克拉地峽的運河專案會變得很難實施。

克拉地峽的自然環境其實並不特別適合開挖運河

限制泰國人去開挖地峽的第一個原因就是技術。由於大部分人只從平面圖上了解世界各地,所以根本沒有認識到當地地形給運河工程帶來的困難。這個因素在近代的17世紀末和19世紀,數次阻擋了泰國人聘請歐洲工程師來開挖運河。

我們在這裡可以拿克拉地峽的環境同蘇伊士運河與巴拿馬運河的做下比較。其中,蘇伊士運河是自然條件最好的。由於地勢低窪且平坦,對於打通兩頭來說不是太難的工程。運河寬度也因此有了很好的保障。在原先的運河變得日益擁擠後,又在邊上新開平行的第二條水道。

蘇伊士運河的自然條件 讓所有人的嫉妒

巴拿馬運河就要差了不少,因地勢高於海平面64米,就需要分段建造船閘和總的蓄水池。這樣一來,不僅增強了難度、工程量和資金投入,還會限制運河的整體大小。儘管可以用現代工程技術去強行建成,但花費的資金和時間卻是很難收回成本的。因為地形越限制,技術就越複雜,對於行船的安全來說就越不利。甚至可能讓建成的運河通航速度,遠遠低於預期。

巴拿馬運河的工程複雜度與效率都超過蘇伊士運河

另一方面,被視為克拉運河最大對手的新加坡港,其實距離地峽並不算遠。如果運河容易堵塞,那麼通航效能就不如設施完備的新加坡港。泰國新開運河,不僅要投入運河的建造和維護成本,甚至還要再建造更多周邊設施。這樣的花費,可以被視為無底洞。

新加坡港的完善設施 是普通運河所不能比擬的

因而,克拉運河本身不僅是投入資金大,風險也可能非常巨大。一條運河,如果僅僅著眼於滿足當下需求,就非常可能被時代所殘酷淘汰。希臘人歷史上就打通了著名的科林斯地峽,建造了他們的科林斯運河。但因為成本和技術問題,這條運河就過於狹窄,最終無法容納很多大型船舶。

希臘的科林斯運河 就是典型的失敗案例

克拉運河若是不小心步入相同境地,那麼損失將非常可怕。也不少泰國或者一般投資商所能夠支撐起的。甚至專案本身成功了,也會讓泰國人感到頭疼不已。這又是為什麼呢?我們可以繼續往下分析。

19世紀時,泰國人就曾主動拒絕英國人幫忙修建克拉地峽的運河。道理也很簡單,因為一旦運河落成,就會讓半島和地峽都成為世界矚目的焦點。泰國人在近代殖民地擴張的浪潮中,一直謹小慎微的保持自己的中立緩衝區地位。其成就就是在200年時間裡,沒有發生重大的外交站隊失誤。

泰國的歷史傳統就是維持平衡與中立

如果克拉地峽的運河建成,那麼泰國就一下子成為了風口浪尖。巴拿馬歷史上長期受到美國控制,蘇伊士運河也有幾十年被英軍控制的歷史。泰國苦心經營的非中心戰略,就會因此而直接宣告破產。那麼,整個泰國的所有外交戰略和重大布局,都要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這種調整也是要花錢的!

剛剛回國服役不久的泰國新型護衛艦

首先,就是泰國需要加強自己的三軍力量建設。其原本不溫不火的海軍與空軍,都需要大筆資金來支援升級和數量擴增。就算是比較可以的陸軍,也必須做出部署上的改變。這些軍費並不可能立即有運河收入來墊付,只能說徒增更多預算。

泰國空軍的建設也以滿足國土防衛為主

其次,在泰國本國軍力提升較慢的情況下,國際社會對於運河的安全就能指手畫腳。最終就會變成各種軍事同盟協議和駐軍請求。任何新大國勢力的進入,都會破壞泰國的舊平衡局面。這就會讓國家變得不穩定,而任何政治家都可能為此負責。

克拉運河的賣點就是降低石油運輸價格

當然,我們不能忽略一點:泰國的運河計劃,主要是為能源運輸服務的。說的直白一點,就是以降低國際油價運輸成本為最大賣點。然而,隨著美國大力開發的頁岩油技術,讓國際油價大跌。很多國家都萌生了退出歐佩克等方法,組織油價的進一步下滑。既然石油已經如此“廉價”,那麼運河計劃那帶有巨大風險的“促進降價方案”,對全世界又有多少吸引力呢?

頁岩油的大量開採 讓石油價格變得低廉

所以,克拉運河可能永遠只是定期被拿出來炒作的一個“概念”。在這個靠出售概念就能圈錢的時代,此類看上去高大上的計劃是很容易引來喝彩。但能不能騙過那些職業政治家或決策者,就非常危險了。畢竟,這跳運河給泰國帶來的好處是難以捉摸的。但給泰國帶來的重大震動,卻是沒有人願意面對的。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