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明朝一海盜,在普陀山朝拜觀音菩薩,臨走時留下一副經典對聯

明熹宗天啟年間,大太監魏忠賢由於備受天啟皇帝朱由校寵信,在加上魏忠賢得到天啟皇帝乳母客氏的支援,從而大權在握,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九千歲”,除了清流東林黨的成員之外,滿朝文武都爭相巴結炙手可熱的魏忠賢。

當時在浙江有一個名叫潘汝禎的大官,此人本是進士出身,熟讀四書五經,官居浙江巡撫,卻寡廉鮮恥,趨炎附勢,為了討好魏忠賢,第一個提出為魏忠賢修建生祠,在裡面設定魏忠賢的塑像,用鮮花香果供養,而且潘汝禎還把魏忠賢吹得和孔夫子一樣偉大,可說是無恥至極。魏忠賢得知後大喜,很快將善於拍馬的潘汝楨提拔為南京刑部尚書。

史料記載,潘汝禎修建好生祠之後,還在魏忠賢的生祠外面寫了一副對聯,對魏忠賢極盡吹捧之能事。我們一起看看潘汝楨為魏忠賢寫的對聯有多肉麻無恥,上聯:至聖至神,中乾坤而立極;下聯:允文允武,並日月以常新。潘汝楨在上聯中將魏忠賢稱為至聖至神的聖人,可以和天地並尊;在下聯則將魏忠賢誇成文武雙全的完人,可以和日月同輝,可以說無恥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

為何這麼說呢,因為在古代孔夫子是最受尊敬的,然而孔子也只被封為“大成至聖先師”而已,魏忠賢是流氓出身的太監,大字不識幾個,有何德何能,能被尊為“至聖至神”,這不僅是在侮辱孔子,更是在侮辱當時的天子明熹宗天啟皇帝。要知道只有皇帝才是至高無上的,如果魏忠賢這個九千歲已經“至聖至神”,把明熹宗放在什麼位置?這分明就是大逆不道,要誅九族!

然而明熹宗當時寵幸魏忠賢,得知此事居然絲毫不生氣,在明熹宗的默許之下,明朝各地的大小官員,都開始效仿浙江巡撫潘汝楨為魏忠賢修建生祠,一時之間魏忠賢生祠遍佈天下,幾乎可以和孔子的夫子廟和關公的關帝廟一樣多了。然而明熹宗駕崩之後,由於沒有兒子,就將皇位傳給了弟弟信王朱由檢,也就是後來的崇禎皇帝。

崇禎皇帝早在做王爺的時候就對魏忠賢不滿,但是當時魏忠賢有明熹宗天啟皇帝罩著,崇禎只能隱忍不發。因此當崇禎登基之後,很快就罷免了魏忠賢的一切職務,將魏忠賢發配到鳳陽去看守祖陵,沒等魏忠賢走到鳳陽,崇禎就派人在半路賜死了魏忠賢。

魏忠賢時候他的手下,也就是所謂的“閹黨”被一網打盡,或者被殺,或者被免官流放,其中第一個為魏忠賢修建生祠的潘汝楨,也被崇禎皇帝下旨誅殺,終於為自己的無恥行為付出了代價。而魏忠賢在各地的生祠也被崇禎下旨全部拆毀,潘汝楨為魏忠賢生祠寫得那副對聯也被百姓一把火給燒了!

值得一提的是,當時浙江一代經常有海盜出沒,有一個海盜飽讀詩書,非常有文化。有一次這個海盜來到普陀山朝拜觀音菩薩,在那裡吃齋唸佛住了一個月。臨走的時候,在普陀山供奉觀音菩薩的大士殿門外寫了一副對聯。上聯:自在自觀觀自在;下聯:如來如見見如來。

海盜離開之後,人們後來雖然知道這對聯是海盜的手筆,但是並沒有嫌棄,而是將這副對聯儲存了下來,因為海盜是真的信仰觀音菩薩,尊重佛教,而且對聯對仗工整,文采斐然,堪稱經典之作。再想想貴為浙江巡撫的潘汝楨,身為封疆大吏,不思精忠報國,卻趨炎附勢為魏忠賢寫對聯,建生祠,真是應了那句“仗義每多屠狗輩,負心多是讀書人!”的老話!

參考資料:《明史》 《堅瓠集》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