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古玉的藝術風格——戰國時期

“戰國”一詞,原不指時代,僅指代東周時期連年進行兼併戰爭的七大國(魏、趙、韓、齊、楚、秦、燕)。直至西漢末年劉向彙編《戰國策》,才將“戰國”作為時代名稱。

自春秋末年起,連同整個戰國,可謂“古今一大變革之會”,政治、經濟、文化等各方面均發生重大轉折,而作為重要手工行業之一的“制玉”亦不例外,在工藝技法不斷進步、應用範圍愈加擴大的基礎上,造形品類與藝術風格開始出現新的表徵。

1

規律紋樣

春秋戰國之交,於浮雕虺龍紋流行的同時,部分用以表示虺龍紋眼睛、毛髮、羽冠之形象細節的圓圈紋、扭絲紋、網格紋等日趨消失。構成虺龍主體的雲紋、谷紋及S紋也偏離原位,逐漸解體簡化作線刻或浮雕形式的雲谷相雜紋。

圖1 春秋晚期 龍形佩

至戰國時,繁縟具象紋飾繼續簡化抽象。雲紋、谷紋從雲谷相雜紋中獨立而出,以浮雕和線刻形式用於整體紋飾設計。

圖2 戰國時期 龍形佩

此後蒲紋、乳釘紋也在谷紋製作過程中進一步抽離,並形成階梯式連線乳丁紋、V字形連線乳丁紋及丁字形雲紋等。這類紋樣的大量出現與廣泛應用,使得戰國玉器普遍呈現出簡化抽象、整齊規律的紋飾基調。

圖3 戰國晚期 龍形佩

圖4 戰國晚期 龍形觿

2

創新形制

隨著工藝、紋飾及用途等方面的發展演化,戰國玉器形制也逐漸產生突破與改變,不再完全恪守基本的造形傳統。

圖5 戰國晚期 雙龍鳳紋珩

部分玉器的製作由釘線打稿切鋸法完成,尤其是璧、珩等,在形態與弧度趨勢上均不同於春秋時“環形分割法”所得,已突破整圓的侷限,具有較大變化空間。與此同時,外側邊料開始保留,並利用造形鏤空及平面立體化等多重技法將紋飾與造形巧妙融合。從整體來看,雖仍存有基本輪廓形態,但在具體處理手法與表現方式上卻與傳統做法大相徑庭,是一種嶄新的出廓樣式。

圖6 戰國時期 龍紋璧

而作為東周佩玉的集大成者,組玉佩在戰國時依舊秉持“中軸平衡、左右對稱”基本原則,由珩、璧、觿、龍形佩及多龍紋鏤空佩等為主要零件串連而成。

圖7 戰國時期 玉組佩

其中,新興的龍形佩、多龍紋鏤空佩等皆以長條狀蛇身龍紋為基調,運用純熟的鏤空及平面立體化技法使形象輪廓隨玉料變化,若多個形象同現則另借由共享、依附或交疊等方式組合,形成這一時期所特有的群體動物鏤空樣式。

圖8 戰國時期 鏤空龍鳳紋佩

3

一體成形

戰國玉器採精工設計。既有與金銀錯、鎏金等巧妙結合的構件,也見依料而成的“連鎖”飾器。

這類“連鎖”飾器通常以主體飾件和連線活環構成,由一厚塊玉料預先規劃分層,再運用區域性切割與鏤空於各層製作一定數量的主體飾件及連線活環,各主體飾件間以活環相銜,不見續加介面。此種將體積轉化作面積的特殊“一體成形”工藝在戰國時頗為流行,為這一時期玉器藝術精品的產生創造出有利條件。

圖9 戰國時期 獸首玉帶鉤

戰國早期承續春秋晚期作風,直至中期隨著工藝技法的不斷純熟、規律紋樣的相繼興起、創新形制的大量產生以及平面立體化處理方式的出現,其自身典型藝術風格才逐步奠定。這一系列變化深刻影響漢代制玉發展,使漢代玉器逐步走向立體化的巔峰。

圖文來源:震旦博物館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