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大明王朝1566》:嘉靖作為皇帝,為什麼混到如此差錢的地步?

當鄢懋卿從江南巡鹽,押著叄佰叄拾萬兩白銀回到北京的時候,天降大雪,鵝毛般的大雪。嚴世藩笑了,親自去接他。估計嚴嵩也笑了,嘉靖皇帝朱厚熜恐怕暗地裡也在發笑。錢,一分錢可以壓死一條好漢啊。大明王朝為什麼混到這步田地?

《大明王朝1566》:嘉靖作為皇帝,為什麼混到如此差錢的地步?

與此形成對比的是,一年前的臘月二十九,周雲逸在午門被馮寶打死,都臘月二十九了,天都還沒見有下雪的跡象。周雲逸就這樣活活被打死了。

這樣的對比是對大明王朝的恥笑嗎?我們不禁要問:堂堂一個帝國,嘉靖帝怎麼混到如此差錢的地步,他可是一國之君。

翻開歷史的篇章,從朱元璋建立大明王朝開始,大概就已經註定了今日的困窘。如果將這筆賬完全算在嘉靖皇帝朱厚熜的身上,未必太過牽強。明走到嘉靖一朝,可以說才是剛剛走下坡路的開始,朱氏子孫要說都是敗家兒子也不為過,一代一代的接力敗家也算是原因之一,但是究其根本,還是要科學研判。

《大明王朝1566》:嘉靖作為皇帝,為什麼混到如此差錢的地步?

一、太祖觀念。明太祖朱元璋出身低微,小時候受苦受難太多,是中國歷史上皇帝出身最低微的一個。從一個草根階級混到社會最頂層,既有他雄才大略的一方面,同時又有視野侷限的一方面,他讀書少,是個粗人,貧困農民出身,所以他愛護百姓,嫉惡如仇,恨透貪官汙吏,還十分仇富,節儉而恨奢靡鋪張。大明朝自朱元璋建國起,對於腐敗的懲治可謂前無古人,再次就不一一列舉了。因為這樣,朱元璋建國後,對農業的支援是很大的,但是對工商業卻十分的抵制和打壓。一些打擊抵制的政策和措施是非常具體的,甚至規定到穿衣穿鞋的行為上。你看沈一石是商人,商人不得穿綢緞,所以他穿的是布衣。明朝初年沈萬三富可敵國,最終也被朱元璋給收拾了。這種觀念反映到政策和制度建設中去之後,在經濟上就直接形成了官僚集團直接面對農民了,中間多有的環節都給打壓了,工商業除了官辦的之外,其他人被嚴格管制,經濟體系單一,儘管農業得到大的支援,但由於土地制度沒有得到根本改革,豪強地主階級擔稅少而農民承稅多也沒得以更改,所以最終導致賦稅單一,賦稅風險大,要遇上天災人禍,吃飯的問題都得不到解決,就更別說賦稅了。

《大明王朝1566》:嘉靖作為皇帝,為什麼混到如此差錢的地步?

二、大興土木。朱棣稱帝后,為加強北方抗擊外族的進攻,穩固北方根據地,修建並遷都北京,從朱棣的戰略意義上來看,是完全沒錯的,但是遷都建都的耗資也是巨大的,要說到嘉靖皇帝是從朱棣大興土木開始的,那也太冤枉朱棣了,因為在嘉靖之前,明朝的海上貿易一直還很頻繁,《大明王朝1566》裡面屢次提到的市舶司,就相當於現在的海關,海關收到的賦稅銀子和鹽稅是相對於農業稅幾乎同等朝廷收入,建設北京,不僅可以加強抵禦外敵,同時,按照城鎮化管理的原則,北京成為大明王朝的政治、經濟和文化中心,不會導致明王朝財政的垮塌,反而是促進經濟發展的。那麼問題來了,既然這麼說,為什麼要把大興土木作為其中一條。問題在於我們看不到的另一面,大興土木的同時造就了一批以土木興家的貪官汙吏。明朝的工薪階級是很困苦的,當朝的官員薪資是歷朝歷代最低的,可以說根本難以養活家小,但是人總要生活,飯要吃,事要做,國家大興土木可以中飽私囊,養活一大批大小官吏,所以,明代遷都,修建長城這些特大專案,不僅帶來了有利的一名,從而也滋生了腐敗的一面。

《大明王朝1566》:嘉靖作為皇帝,為什麼混到如此差錢的地步?

三、貪墨橫行。朱元璋建立的大明朝對待腐敗簡直就是鐵腕,但是為什麼後來治不了呢?到了嘉靖皇帝那裡,不說歷史的真實,就著電視劇而言,嚴嵩把持朝政二十餘年,江南製造局最終只剩下一百多匹絲綢,上百萬的絲綢不見蹤影,被大大小小的官員全部貪墨了,還有修吳淞江,新安江的錢比別處多出上百萬的銀子,誰拿走了?可想而知,到了嘉靖帝時候,貪墨已經不是一件什麼了不起的事了。如果說朱元璋時代還真的是治貪有法,到了嘉靖年間,吏治的腐敗依然成風,不是一扇子就能滅火的了。

《大明王朝1566》:嘉靖作為皇帝,為什麼混到如此差錢的地步?

四、皇族龐大。南有倭寇,北有韃靼,嘉靖手裡卻拿不出銀子,南北有難,江山如何穩固?這還在於以皇族為核心的功勳皇爵越來越多。按照明朝的有關規定,那些納入到一定爵位的人及家族是要供應皇糧的,就是按月拿工資。海瑞不是算過一筆賬嗎,蘇浙兩省的糧食不足以供應京師皇族勳爵的開支嗎。這些白吃白喝的老爺們每年要將大明王朝最富庶的兩個省的賦稅拿走還不夠,那你嘉靖手裡還剩什麼呢?這不得不提起後來崇禎皇帝面對的同樣困窘,要兩百萬銀子做軍費消滅農民起義軍和清軍,偌大個明朝居然湊不齊,然而李自成一入北京,從皇族勳爵家裡搜出的黃金白銀多達八千萬兩。

《大明王朝1566》:嘉靖作為皇帝,為什麼混到如此差錢的地步?

所以說,嘉靖混到這個地步,並非一日之功,也並非一人之過,到後來逼不得已過不出日子了,到萬曆年間張居正上臺後才進行了一次較大規模的改革,朝廷的財政狀況才稍稍得以好轉。嘉靖幸運的是,他沒有激起民眾的反抗,沒有出現大規模的農民起義,這不得不說,大明王朝的積惡還沒有深入骨髓而已。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