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詩人卞之琳苦戀張充和多年,張充和晚年卻評價:此人很裝腔作勢

合肥張家四姐妹是中國近代有名的四大才女,分別是張元和、張允和、張兆和、張充和,其中尤其以老么張充和性格活潑,古靈精怪,因為追求張充和的人數著實不少,其中不乏學問超群,才貌雙全之人,其中就有近代大詩人卞之琳,他與張充和是好朋友,兩人相識15年,而其中卞之琳一直對張充和暗送秋波。

可是最後的結果卻是張充和嫁給了美籍漢學家傅漢思,而且與傅漢思相識僅7個月,兩個人就結婚前往美國,只留下一個孤零零的卞之琳,為什麼卞之琳的15年還比不上傅漢思的7個月呢?張充和晚年的時候曾經對這件事情予以解釋:“之琳人很好,但就是性格很不爽快,跟我完全不相像,也不相和......”談及卞之琳外貌的時候,更是直言:“他的外表,包括戴的眼鏡在內,都有些裝腔作勢。”

為什麼張充和會對卞之琳形成這樣的印象呢,這跟卞之琳本人的性格有著很大的關係。卞之琳是寫新體詩的,身為詩人,他身上具備文人獨有的細膩感,對平凡事情都有自己的感悟,“你站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你裝飾了別人的夢。”卞之琳的這首《斷章》幾乎人人皆知,但是很少有人知道,這首詩就是卞之琳寫給張充和的。

這直接導致了卞之琳性格懦弱、害羞的品性,而這也是導致他和張充和相識15年間連表白都沒有的直接原因。從1933年卞之琳和張充和在沈從文家裡的聚會上相遇,到後來卞之琳前往英國牛津大學,他有無數次機會跟張充和表白,但是卻始終“一棍子打不出個屁來”。

張充和在北京期間,卞之琳當時明明已經下定決心要跟張充和“攤牌”,他想到了一個好主意:請張充和吃飯!在兩個人吃飯的時候將表白的事情娓娓道來,可是害羞的沈從文為了給自己壯膽,居然叫了不少朋友一起來,最後的結果就是這頓“表白飯”變成了普通請客,張充和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這場飯局的女主角,以為是卞之琳請客吃飯,順便叫自己來而已。

1936年,卞之琳母親病逝,他匆匆前往江蘇海門老家,回來的時候他特地趕去蘇州,因為張充和當時因為肺結核休學,正在蘇州老家修養,他想趁著這個機會跟她“親近親近”,張充和也很熱情地接待了他,帶他遊覽了江南好些名勝景點,這也是兩人自認識以來第一次單獨外出,張充和放得很開,穿著旗袍遊玩,上坡的時候向卞之琳伸手,希望能拉她一把,可是卞之琳居然呆呆地站在那裡,半天伸不出手來。

這些種種都給張充和造成了一個印象,那就是卞之琳是一個傳統、害羞、書生氣極重的一個人,而這樣的男人並不值得他託付終身,心中如意郎君的位置已經沒有卞之琳這個選項了,可是卞之琳卻一直不知。

如果卞之琳能學學同行徐志摩,給陸小曼寫情詩絲毫不吝嗇對她的愛;又或者學習張充和三姐夫沈從文,死纏爛打、鍥而不捨地追求,相信卞之琳和張充和還是很有機會的。後來,張充和和傅漢思在沈從文的介紹下相識了,傅漢思的幽默主動,坦率開朗深深吸引了張充和,兩個人相識僅七個月,就結婚了。

對於卞之琳對自己的愛,張充和並不是完全不知,當年提起卞之琳的《斷章》,她就坦率地說:“我心中已猜出是為我寫的”,可是她也什麼都沒說,因為她明白,卞之琳不是自己的菜,只要自己不說,卞之琳也不會說,這樣兩個人就還是朋友,說到底,這段感情從頭到尾只是一個詩人自己的單戀。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