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馬寅初力主計劃生育遭批評 周恩來為之打抱不平--周恩來紀念網--領袖人物紀念館--中國共產黨新聞

(《福建黨史月刊》授權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獨家釋出,請勿轉載)

在中國現代史上,周恩來與馬寅初都是人所共知的政壇和文壇上的重量級人物。一位是傑出的政治家、軍事家、外交家,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人;一位是著名的經濟學家、教育家和人口學家,中國國民黨的立法委員。他們年齡雖然相差16歲,但仍屬同一個時代的人。熱愛祖國、熱愛中華民族的強烈理念,促使他們一生都和國家與人民同呼吸共命運。

周恩來應邀到北大作報告 馬寅初說聽眾無不深受感動

1949年新中國成立後,馬寅初被選為中央人民政府委員,稍後又被任命為政務院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及華東軍政委員會副主席,負有參政重任。用馬老自己的話說:“真是今非昔比,昔日是階下囚,今朝是座上賓。”他還說:“上述國家要職是黨和人民給的,一切都要從黨和人民的利益出發,更好地為人民服務!”

馬寅初是富有真才實學的教育家、大學問家。黨和人民政府知人善任,早在1949年5月,杭州剛解放不久,他就被任命為浙江大學校長。浙大是我國著名的重點高等學府,馬老不負重託,將它辦得別開生面,成效卓著,受到學校師生的普遍擁戴和社會各界的高度讚揚。

1951年6月,馬寅初調任北京大學校長後不久,就發起了一個以改造思想、改革高等教育為目的學習運動。

9月29日,周恩來應馬老的特別邀請到北大作《關於知識分子的改造問題》的報告。這是新中國成立後,北大首次邀請中央領導來校作報告。參加報告會的除北大師生外,還包括京津地區高校的師生代表,氣氛隆重。出乎大家意料的是,報告開始後,馬校長沒有在主席臺上就座,而是和師生們一樣,在臺下聽眾席上的前排加了個座位,手裡拿著筆記本,認真聽取周總理的報告。

在這場報告中,周恩來一共講了七個問題:一是立場,二是態度,三是為誰服務,四是思想改造問題,五是知識問題,六是民主問題,七是批評與自我批評問題。總理的報告,內容豐富,深入淺出,聯絡實際,既有針對性又很有特色。周總理首先從自己的家庭、身世講起,講到後來如何走上革命道路,革命勝利後又如何處理個人、家庭與革命的關係,並詳細闡明作為革命知識分子一定要過好三關:一是民族關、二是階級關、三是家庭關。最後他還親切勉勵師生們要從愛國的立場發展到人民的立場乃至發展到共產主義的立場,說這是一個革命知識分子的光明前途。

周總理不知疲倦地在臺上連續作了5個小時的報告,馬寅初和在場的聽眾一樣,一面認真聆聽,一面勤作筆記。報告結束後,馬校長才走上主席臺講話。馬寅初打從心裡敬佩總理演講的風度、口才和技巧,在此後的幾十年裡,他還津津有味地多次與友人提起這次收穫甚豐的報告。

馬寅初力主計劃生育遭批判 周恩來為之打抱不平

新中國成立後,馬寅初一面致力於提高高等教育質量,培育各類專業人才,一面藉助其淵博學識重點研究人口問題,特別是研究我國人口增長速度與國民經濟發展及改善民生之關係的重大理論和現實問題。

早在1955年,馬寅初曾先後到浙江、上海等地進行深入調查,發現我國人口不僅基數很大而且每年增長速度過快,全國解放後連續多年都在20‰以上。他得出結論說:只有實行計劃生育,才能有效解決這個棘手問題。

1957年3月,黨中央在北京召開的最高國務會議上,馬寅初作了《關於控制人口問題》的專題發言。他說:“我們只要研究一下中國人口的增長情況,就會感到人口問題十分嚴重。”

馬寅初的發言結束後,整個會場響起熱烈掌聲。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等中央領導對他的發言表示贊同。毛澤東還說:“人口是不是可能搞成有計劃的生產,完全可以研究和試驗,馬寅初今天講得很好!”

中央衛生部門在稍後召開的衛生專業工作會議上,馬寅初繼續對人口問題發表看法。他說:“今天我們的目的是要不斷提高人民的物質和文化生活,那麼生活資料的增長必須要比人口增長快,方能達到這個目的。”他還說:“控制人口必須由政府來領導,這件事只有我們這個政府做得到,因為我們這個政府是強有力的,而且受到人民擁護的。”

馬寅初的人口理論在上述幾次會議上的發言稿,進行綜合整理並稍作修改完善後,以《新人口論》為題,全文刊登在7月5日的《人民日報》上。他在這篇《新人口論》一文中再次強調:“控制人口增長實屬刻不容緩,不然的話,日後的問題益形棘手,愈難解決。”“如果不採取節制生育的措施,我們會犯極大的錯誤,會給國民經濟帶來極大的困難,新中國將會背上一個極難擺脫的沉重包袱!!”

馬寅初的《新人口論》發表後,許多讀者給他寫信,說他的新人口理論真正體現了國家的百年大計。許多年輕人也表示支援和響應他的倡導,決心實行晚婚和節育。

如果當年能按馬寅初所倡導的那樣,在全國範圍內開始實行計劃生育,那麼及早解決人口增長過快問題是大有希望的。然而,在1957年下半年開始的“反右”鬥爭的政治風暴很快席捲全國。完全出乎馬寅初意料的是,連他也逐漸被這場風暴捲了進去。起初是有人在《人民日報》上以不點名方式發表文章說:“不許右派利用人口問題進行政治陰謀活動。”隨後就以公開點名方式,對他上綱上線進行批判和人身攻擊:

“馬寅初以學者身份作幌子,猖狂進攻社會主義!”

“馬寅初丟擲的《新人口論》是階級鬥爭的新動向!”

“《新人口論》是配合右派向党進攻!”

更為嚴重的是,竊據高位的康生、陳伯達等人利用手中掌握的職權,或在幕後或在臺前進行煽風點火、推波助瀾,積極主張要將馬寅初定性為“右派”。

在這關鍵時刻,周恩來、陳雲挺身而出,仗義執言。周恩來明確指出:馬寅初這個人有骨氣,有正義感,是愛國的,他是我國著名的經濟學家,國內外都有影響,不能劃為“右派”。陳雲也認為,馬寅初是熱愛黨和社會主義的,他的《新人口論》的基本觀點是正確的,他也堅決反對將馬寅初劃為“右派”。

由於周總理和陳雲的支援,馬寅初倖免於這場大難。但是,當年的政治鬥爭形勢十分複雜、曲折和嚴峻。那些居心不良、作惡多端的人,繼續利用職權在社會上甚至在北大校園裡興風作浪,繼續對馬老的《新人口論》肆意進行歪曲、汙衊和攻擊。

1960年1月,馬寅初被迫辭去北大校長職務。但他始終堅持《新人口論》的正確觀點,從未放棄。

在那政局動盪的歲月裡,馬老雖然只能賦閒在家,但他心胸坦蕩,心安理得。而且經常還有朋友來看望他,給他關心支援和送來無限溫暖。

同年冬的一天,受周恩來之託,陳雲副總理特意來到馬家小院,同馬老促膝長談。之後陳雲對馬老子女說:“你們的爸爸不會消沉。不唯上,不唯書,只唯實。這是他的可貴的個性。希望你們要好好照顧他,這是黨和國家交給你們的任務!”

隨後不久,陳毅元帥也專程前來馬家小院看望馬寅初,與馬老有說有笑,氣氛格外融洽。臨行,陳毅對馬家孩子們說;“你們的父親是姓馬克思的馬,很好很好。”陳毅還說:“當年我曾作過一首詩。詩曰:‘大雪壓青山,青松挺且直,要知鬆高潔,待到雪化時!’孩子們,冬天過去是春天,歷史一定會給他作出公正的評價!”

馬寅初在十年動亂期間 深受周恩來的關心和保護

1966年,十年“文革”動亂開始後不久,迅速波及到一些愛國民主人士和各界著名學者。馬寅初首當其衝,看來是在劫難逃了,因為只見一隊隊的“造反派”連續不斷地在馬家小院周圍大聲高喊“造反”口號:

“革命無罪,造反有理!馬寅初必須老實交待問題!”

“打倒反動學閥權威馬寅初!”

這分明是大難即將臨頭的前奏曲,如果按此勢頭髮展下去,馬老的安全確實堪憂!

就在這個骨節眼上,有一天,馬家居住地所在的公安派出所長親臨馬家,高興地對馬寅初說:“馬老,我告訴你一個好訊息,我們接到上級轉達周總理的指示,你的住宅受到我們的保護,不準任何人侵入、抄家和批鬥你,從今以後你家裡遇到有事時,可及時告訴我們。”在“文革”十年動亂中,由於受到周總理的特別關照,馬家才免遭查抄和浩劫之苦,馬老本人才免於遭難,這也是不幸中的大幸。

然而,1972年4月,經醫生多方診斷,確定馬老患上了直腸癌。在如何治療的問題上,馬老及其家屬與醫院醫生的意見發生分歧,各持己見。於是,馬伕人王仲貞直接給周總理寫信,堅決要求北京醫院為馬老動手術。總理接信後當即批示:“病人本來就有動手術的要求,家屬又堅持手術,醫務人員就應當從手術著想。由天津的金顯宅、王德元主持手術,組織會診,議後望告。”

衛生部接到周總理批示後,立刻通知有關醫院和醫生研究,並作出動手術的治療方案。

手術前,9l歲的馬寅初激動地說:“我不怕手術,我雖然年紀大了,但有總理的支援!我身體素質又好,我有戰勝病魔的信心!”

按照預定的手術治療方案,馬老的手術分兩次進行。5月30日,馬老做了第一次手術,情況良好。兩週後,在第二次手術前一天,周總理辦公室來了電話,口頭傳達了總理的三點指示:一是手術前要作充分準備;二是手術要慎重細緻;三是手術後要嚴防一切不良後果。

6月14日,馬老的第二次手術如期進行,手術成功,術後得到精心護理。三個月後,馬老從醫院康復回家。出院當天,馬老全家特別開心,馬老更是動了感情。他含著熱淚說:“周總理是我的救命恩人,解放前在重慶救過我一次,這一次手術又救了我!”

誰能想到,就在馬老患直腸癌的1972年,日夜為國為民操勞的周總理也得了重症。1975年病況已日益嚴重,躺在醫院病床上的總理仍惦念著馬老的健康,委託他身邊的兩位保健醫生代表他去看望馬老,仔細為馬老體檢和會診。馬老驚喜交加,感動得老淚橫流。

1976年1月8日,一聲晴天霹靂。人民的好總理周恩來與世長辭。馬老驚悉後十分悲痛,百感交集。他對馬伕人說:“周總理對我恩重如山,情深似海,可惜他先我而走了。他為人民耗盡了心血,但他將永遠活在人民的心中!千古不滅,萬世長垂!我們全家要永遠記住他,崇敬他!”

這一年,馬寅初已是95歲高齡的老人。他不顧家人的好心勸說,執意要親自到醫院向周總理的遺體告別,並說:“我一定要再見周公!”

1月11日,馬老在兒孫們的陪伴下,冒著寒風,坐上輪椅,前往北京醫院周恩來總理的弔唁大廳。馬老跟著源源不斷的告別人流,來到周總理的遺體前,然後脫帽,畢恭畢敬地向總理三鞠躬。他坐在輪椅上繞場一週後,還要再繞一週。馬老坐在輪椅上邊走邊流淚。即將離開弔唁大廳時,他又再一次回頭向著大廳望了一眼,然後才依依不捨地離去。

(《福建黨史月刊》授權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獨家釋出,請勿轉載)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