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唐朝著名的山水田園詩人韋應物年輕的時候是個欺人妻女的地痞?

作者:宋執群

一組唐朝服飾圖片

從飛揚跋扈的地痞流氓,到平靜恬淡的唐詩大咖,韋應物的一生形象地說明了,任何世俗的特權都虛幻如浮雲,唯有詩神才能賜予他真正的特權——那就是後世讀者對他的理解與尊敬。

(一)橫行鄉里的地痞流氓

一千二百多年前的中唐玄宗時代,首都長安南郊出了一個臭名昭著的二逼少年,地痞流氓。他不僅自己橫行鄉里,還在家裡窩藏著殺人犯,和他一同作惡。白天裡,他遊手好閒,跟狐朋狗友們下樗蒲棋取樂,晚上則潛入相鄰百姓家欺人妻女……而鄰里鄉親卻敢怒而不敢言,當地的司法機關也不敢法辦他。

這麼說絕沒有任何栽贓黒他的誇張。這都是二十後,這個不良少年脫胎換骨成為盛唐最後一位詩歌大咖時,在自供狀般的紀實詩作《逢楊開府》中記錄的。他說:“少事武皇帝,無賴恃恩私。身作裡中橫,家藏亡命兒。朝提樗蒲局,暮竊東鄰姬。司隸不敢捕,立在白玉墀……”

那麼,鄰里鄉親為什麼對這樣一位地痞流氓敢怒不敢言呢。因為他有一個顯赫的家世,和特殊的職業。

沒錯,這個惡少,這個盛唐最後一位大詩人,就是韋應物。

韋應物出身於京兆韋氏逍遙公房,是長安關中地區的世家大族,他的曾祖父韋待價做過武則天朝的宰相。當年京城長安就流傳著一首關於他們家族的歌謠:“城南韋氏,去天尺五。”意思是京城南郊有一個韋氏大家族。他們家那高高的門樓,離皇帝的家很近。

而他自己,則在十五歲時被選中擔任了唐玄宗的近身侍衛。想想看,皇上的貼身保鏢要想尋釁作惡,別人能拿他有什麼辦法?

但是,人在做,天在看。就像俗話說的那樣“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更何況還有“天有不測風雲”。就在他準備就這樣為非作歹,耀武揚威一輩子的時候,不期而來的“安史之亂”爆發了。更不幸的是,倉皇逃亡四川的唐玄宗卻沒有帶上他這個貼身保鏢一同避難。

“武皇昇仙去,憔悴被人欺。”(《逢楊開府》)主子走了,後來又死了,我這個往昔不可一世的人物不僅失去了靠山,也失去了職業,轉瞬之間變成了一條憔悴不堪的喪家犬,反過來變成了別人欺凌的物件。

命運常常就是這樣調皮,它就像一架摩天輪般不停地旋轉著,可以讓你高高在上,也可以讓使屈居人下。

面對如此巨大的滄桑鉅變和無常人生,無依無靠的韋應物一下子抓瞎了。

為了不至於年紀輕輕的就去死,他在痛苦掙扎一番後意識到,一個人在沒人敢對你說“不”的時候,其實是不成熟的。那麼,現在所有人都可以對自己說“不”了,那就說明自己可以開始,並像個男子漢那樣去突破絕境,去尋得一條自食其力的生路。

(二)刪除病毒,重灌軟體,重啟人生

他尋找著,並找到了活下去的途徑:“讀書事已晚,把筆學題詩” (《逢楊開府》)。

他首先刪除了不堪少年的病毒,重灌了大腦軟體,啟動了全新的人生。

然後解散了原來的那個狐朋狗友的朋友圈,新加入了一個讀書取仕的勵志群。

可以這麼說,這是韋應物一生中最重要的時刻。這一時刻,讓他走過了一座溝通過去與未來的橋樑。通過了,他那不堪回首的過去就結束了,眼前就會展現另一片新的天地。

像那個時代大部分躋身仕途的年輕人一樣,他也選擇了最為可靠的科考途徑。雖然當保鏢時只知喝酒吃肉耽誤了太多寶貴的時光,導致瞭如今老大不小了幾乎還是個文盲,但他還是決定從讀書開始,為自己充電賦能,以加倍地努力把失去的時光奪回來。

於是他戒除了一切惡習,降解了許多欲望。每天只吃點廉價的食物,連話也懶得說,所有的時間都在焚香、掃地和讀書中度過。

就這樣,一個依傍皇權的紈絝浪子,在突如其來的時代變故中浪子回頭,開始了人生的逆轉。

雖然韋應物最終沒有考上進士。但他的才學和詩歌成就還是引起了朝廷的注意。從二十七歲任洛陽丞開始,在代宗廣德至德宗貞元間,他除了擔任了京兆府功曹參軍、鄂縣令、比部員外郎等京城官職外,有近三十年時間擔任滁州、江州、蘇州刺史等地方主任官職。尤以擔任蘇州刺史時間最長,從五十二歲開始,至五十五歲去世,以致被稱作“韋蘇州”。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這個過去曾視百姓為魚肉的惡霸,在成為地方父母官時,痛改前非,反以百姓為父母,特別勤於職守,愛惜民眾,嚴懲不法軍吏,千方百計為老百姓辦好事辦實事。他在為百姓殫精竭慮工作時,還時時換位思考,反躬自責,為自己沒有做得更好還拿國家的俸祿而感到慚愧。

“身多疾病思田裡,邑有流亡愧俸錢。”這是他晚年蘇州刺史任上時寫給朋友的詩中的話語。憂時愛民的滾熱心腸躍然紙上,令無數的讀者動容。清代蘇州著名學者沈德潛評論他這兩句詩“是不負心語”,就是說“這真是有良心的話”。

更難能可貴的是,韋應物還是個著名的清官。在蘇州刺史任滿之後,一貧如洗的他,居然沒有路費回京城等待重新分配工作,只好寄居在蘇州的無定寺,直至客死在那裡。

包容開放的大唐就是這麼神奇,地痞流氓就這樣被它改造成了傑出的英才。

(三)用詩逆襲人生

說話說“浪子回頭金不換”,痛改前非的韋應物確實脫胎換骨成了對祖國對人民有用的人。但真正讓他鳳凰涅槃,逆襲人生的還是詩歌。不然他的身影早就淹沒在尋常官吏的浩瀚長河中了。

因為,與當一個清廉敬業的小官吏相比,只有在詩裡,他才真正告別了舊我,重塑了新我。

他從詩歌創作中獲得重生,讓心靈的話語解除安裝掉一個暗黑的少年,用精神的光芒遮蔽開身外的不恥與冷眼,把全部的目光都聚焦到了自己的詩與遠方,並心無旁騖地上了路。

而這個時候經過了家國和人生鉅變的韋應物,已經經歷了人生的各種風霜,已經洞悉了人性深處的每一處幽微,和人類情感的每一條通道,因而他在為自己的人生注入清流後,也為詩壇注入了一股清流,一舉從地痞流氓逆襲成為盛唐最後一位大詩人。

韋應物後半生創作了大量詩文,除十卷文集外,今傳兩卷《韋蘇州詩集》。他的詩多寫山水田園,清麗閒淡,景緻優美,也不乏饒有生意的壯闊之美。作為山水田園詩派代表性詩人,後人把他與王維、孟浩然和柳宗元並稱為“王孟韋柳”。

去年花裡逢君別,今日花開又一年。

世事茫茫難自料,春愁黯黯獨成眠。

身多疾病思田裡,邑有流亡愧俸錢。

聞道欲來相問訊,西樓望月幾回圓?

——《寄李儋元錫》

去年花開的時候,我與你們分別,今年花又盛開,時光過去了一年。世事渺茫,人生難以預料,春愁黯然,使我孤獨得難以成眠。

這首以詩代信的詩是韋應物調任滁州刺史一年後,寫給長安好友李儋、元錫的。讀這樣的詩,我們不需要知道詩人到底為什麼這麼憂愁。因為它不僅是描寫詩人一己憂愁的,而是表達你我,和所有人憂愁的,正可謂 “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

懷君屬秋夜,散步詠涼天。

空山松子落,幽人應未眠。

——《秋夜寄邱員外》

在這個懷想你的秋夜裡,我一邊散步一邊吟詠著寒涼的天氣。聽著沉寂山林中松子掉落的聲音,幽居山林之外的你應該還沒睡吧。

平淡悠遠中滿含幽思之情,詩意寂靜,卻禪意盎然。被詩評家們贊為“清幽不改摩詰,皆五絕之正法眼藏也。”

可憐白雪曲,未遇知音人。

恓惶戎旅下,蹉跎淮海濱。

澗樹含朝雨,山鳥哢餘春。

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風塵。

——《簡盧陟》

可惜這《白雪》古曲,沒有遇到它的知音。我在軍旅中恓惶不安,在淮海邊蹉跎流離。看見山澗的樹葉上含蘊著清晨的雨露,聽著山間的小鳥在晚春中飛鳴。(哎,不需要再想三想四的了),我還有一瓢苦酒,可以用來慰藉生活的風塵了。

說到韋應物的詩,這一首如果不知道,你都會不好意思跟別人說你讀過他。那就是《滁州西澗》:

獨憐幽草澗邊生,上有黃鸝深樹鳴。

春潮帶雨晚來急,野渡無人舟自橫。

山澗畔的小草在幽靜處默默生長,黃鸝鳥在兩岸的樹林深處啾啾鳴叫。春天的潮水夾帶著傍晚的風雨使水流更加湍急起來,野外的渡口已經沒有要渡船的人了,只有小船還獨自橫臥在河流中。

這是韋應物在任滁州刺史時描寫城西山林風光的一首七絕,是他山水詩的代表作。幽草、黃鸝、春潮、暮雨、野渡、小舟,一組電影鏡頭般營造了一幅寧靜淡泊、超然於世外的詩境,閒散淡泊中烘托出詩人對自然人生的熱愛。

讀這些詩,我常常想,一個飛揚跋扈、慾望炸裂的人是怎樣逆轉成如此雲淡風輕、平靜安逸的。

我想,在他詩歌中吹過的自然的風雨,也一定吹過他的黒色少年,吹過他青春的淚與痛。當他被動亂的時代所拋棄,帶著傷疤走完了一生的長路時,他一定忍受了常人難以想象的落寞,一定飲盡了那份別人無法體會的孤獨。因為只有這樣,一個人才能最終抵達“我有一瓢酒,足以慰風塵”的化境。

從飛揚跋扈的地痞流氓,到平靜恬淡的唐詩大咖,韋應物的一生形象地說明了,任何世俗的特權都虛幻如浮雲,唯有詩神才能賜予他真正的特權——那就是後世讀者對他的理解與尊敬。

【作者簡介】宋執群,生於一九六零年代。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主要作品有長篇小說《梅雨》《望海門》,長篇文化散文《錦上姑蘇》等。

推薦:

《紅樓夢》裡王熙鳳審訊家僮暴露了她的團隊什麼祕密?

古代羯胡人是古羅馬人的後裔?是如何融入中華民族大家庭的?

小編提示: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敬請轉發和評論。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