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武當道長援手賀龍

文章來源:人民政協報,作者:聶九。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絡刪除。

1931年秋初,賀龍率領紅三軍來到武當山下的湖北房山縣建立了革命根據地。剛站住腳跟,便遭到當地土匪武裝馬大腳和張長腿的突然襲擊,戰士傷亡較多,需要馬上搶救治療。可是敵人封鎖很嚴,傷員到哪裡就醫呢?賀龍望著雲纏霧繞的武當山,對身邊的郭凡政委說道:“我想起了一個好地方。”

賀龍指的是武當山紫霄宮道觀,那裡的徐道長為人善良熱情且很有正義感。他與賀龍早年有過交往,兩人之間的情誼還不淺。賀龍於是給徐道長寫了一封長信,當即派通訊員連夜送上武當山的紫霄宮。

徐道長收信看罷,就在信上用毛筆端端正正地批了10個字:“明日午夜正,開山門相迎。”

賀龍甚喜,連夜集合隊伍,趁著月色,快速直奔武當山。經過幾個小時行軍,到紫霄宮時,已是深夜一點了。正欲停歇時,忽然傳來“噹噹”幾聲鐘響,打破了山林的寂靜。賀龍他們抬頭一看,只見徐道長已集合50多名道人排隊迎立東天門外。在清朗的月光下,賀龍帶頭與道人們行過禮節之後,又對徐道長說:“這次只怕要你擔風險了。”徐道長說:“賀將軍說哪裡話,我們已是老朋友了。”

紅軍入宮,徐道長吩咐將早已備好的飯菜和自制谷酒,端上餐桌,為賀龍接風洗塵。

飯畢,徐道長請賀龍來西宮院,將床鋪、醫療設施一一指給他看。賀龍高興地說:“這簡直是一座理想的紅三軍醫院啊!”他又領賀龍來到父母殿的偏房,說:“這幾間房子就作你的臥房與辦公室行麼?”

“行行行。”賀龍頻頻點頭微笑,“您想得多周到啊!”

徐道長的確為賀龍想得特別周到,還將得意弟子冷合斌、水合一、李合起等叫到賀龍面前,指著弟子們對他說:“從此,他們就是你的貼身警衛。”又將羅教培、尹教運等幾名精通醫術的道人安排為醫療護理員,併為傷員採集草藥治傷。

一天,徐道長教罷功夫,與賀龍就地休息,望著他那奇特的一字胡說:“依老道看來,將軍必有心事。”賀龍說:“當然有心事嘛,這麼多的傷員何日能康復啊!”徐道長捋捋鬍鬚笑了笑說:“非也,非也,將軍之意決非在此。”賀龍一驚:“你真是神仙,怎麼猜中了我的心思?”的確,此時賀龍考慮的不是傷員,因為傷員在這裡均有好轉,不久將可陸續出山。他的心病倒是缺子彈。

徐道長派人以道家的打扮四處化緣,暗察敵情。訪了半月終於得到了一個重要情報,國民黨為“進剿”紅軍,給當地土匪馬大腳增援一批子彈,已用船運往老河口而來。這天下午,太陽已偏西山,巍巍的武當主峰,抹上一片金色的餘暉。徐道長輕敲賀龍辦公室的門,賀龍開門一見他那滿臉笑容,知道有喜訊傳來,迎面便說:“我猜徐師必有要事商量。”徐道長說:“你不是需治病良藥嗎?我們今晚去取就是。”接著將偵探的敵情,一併告知。賀龍大喜,經二人仔細合計,決定夜襲老河口。

夜闌人靜,突然天降大雨。賀龍親自帶領一連人埋伏在老河口的右岸。徐道長帶上3名輕功高手,頭戴面罩,潛近伏擊圈。將近深夜一點,賀龍首先開槍,戰鬥立即打響。敵人措手不及,於滂沱大雨之中,亂作一團。徐道長與3個弟子趁機跳上敵船,施展絕技,一連殺死數名護船匪兵,命令船工迅速靠岸。這場戰鬥奪得子彈50餘萬發。賀龍緊握徐道長的手感激萬分地說:“多虧您這次幫助。”徐答道:“不、不,這全是您這條活龍的福分,要不怎麼雨隨人意呢?”

賀龍領導的紅軍在武當山逗留了幾十天,與道人們融成了一體。紅軍離開時,徐道長為他們辦了餞行酒。賀龍為表感謝之情,贈給他黃金2斤,徐道長婉拒,經賀龍再三說服才作為紀念品留下了。臨別時賀龍將已恢復健康的傷員帶出,讓那些尚待治療的傷員繼續留下治療。徐道長安排冷合斌、水合一等繼續照顧。直到1932年秋,徐道長才將剩下的那部分傷員分批護送到房山縣歸隊。

但後來沒想到,由於叛徒出賣,1932年初冬,丹州地方國民黨部營長馬老七帶上一夥匪徒,夜襲紫霄宮,直逼徐道長交出賀龍與金子。徐道長吼道:“要找賀龍很容易,他騰雲駕霧滿天遊,你們自己去找吧!要交金子嘛,沒有!要命倒有一條。”

馬匪氣急敗壞,不禁動了殺心。幾天後的一個大陰天,徐道長下山辦事,行至萬鬆亭山埡口時遇上了來暗殺他的八個匪徒。徐道長見來者不善,情知自己很難擺脫,於是索性與幾個匪徒交手論個高低。他親手將兩個傢伙踢落深澗後,終因寡不敵眾,被背後的匪徒射中兩彈,不幸遇害。

賀龍聞知道長噩訊,不禁淚水長流。他連夜集合隊伍,直搗敵人巢穴,將馬匪和他的一班嘍一網打盡。為徐道長報了仇。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