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秦帝國武力那麼強大,為什麼會二世而亡,原因就在有這些人

很多人都知道,秦末的陳勝吳廣起義雖然沒有傾覆大秦帝國,但是卻是亡秦之始。在中國的歷史教育體系中,陳勝吳廣起義被納入革命史觀的“農民起義”範疇,其基本依據就是《史記·陳涉世家》上對陳勝早年有過“嘗與人傭耕,輟耕之壟上,悵恨久之”的描寫。

但是,這可能並非事實的本相。陳勝少年時代的身份是“傭耕”,但並不能說明其身份一直是為人“傭耕”。但是,根據《史記·陳涉世家》後面的文字,”二世元年七月,發閭左謫戍漁陽九百人,屯大澤鄉。陳勝、吳廣皆次當行,為屯長。”

按照上述記載,陳勝和吳廣是這“謫守”漁陽的“屯長”。那麼“屯長”,究竟是什麼身份呢?班固的《漢書》雖然講陳勝貶為盜賊,但是其基本史實與《史記》差不多。唐朝的史學家顏師古在《漢書·陳勝傳》的註文中說:“人所聚曰屯 , 為其長帥也。”

陳勝吳廣起義

如此看來,“屯長”應當是軍隊裡的低階軍官。據 《後漢書·百官志》 雲 “屯長一人 , 比二百石”。東漢官制大體沿襲西漢 , 西漢官制又大體承襲秦制。 如果這個推論成立,秦時屯長之秩也應該是比二百 石。西漢之制:“凡吏······比二百石以上 , 皆銅印黃綬”。

那麼,秩二百石之官 , 爵位又應該是第幾級呢?據 《史記· 商君列傳》:“有軍功者 , 各以率受上爵”。如果屯長是“二百石”的官秩,那麼其爵位對照秦代的二十等爵制,就應該是倒數第四等的“不更”。“少時嘗與人傭耕”的陳勝又如何能在秦制之下獲得爵位和官秩呢?很自然地,我們就可以推測他是通過作戰而獲得爵位和屯長職務的。

陳勝和吳廣都可能是秦制之下的平民出身之人,但是在軍功授爵的制度鼓勵之下,獲得了比一般百姓更好的社會地位和經濟條件。或許也正因為秦制對暴力的鼓勵,使得陳勝、吳廣這樣的人能夠有鋌而走險的勇氣。

陳勝吳廣

《史記》中後面的記載,大家都很熟悉,“會天大雨,道不通,度已失期。失期,法皆斬。”陳勝這900餘名戍卒趕上了大雨,影響了行程,鐵定要遲到了。按照這段文字的說法,如果遲到,就要斬首,即“失期,法皆斬。”

不過,根據湖北雲夢睡虎地出土的秦簡《秦律十八種·徭律》:

中發徵,乏弗行,貲二甲。失期三日到五日,誶;六日到旬,貲一盾;過旬,貲一甲。其得(也),及詣。水雨,除興。

按照這種說法,秦代朝廷徵發徭役,如果失期遲到,最多是被處以經濟懲罰,根本不會被殺的。那麼,按照這個律法規定,是不是陳勝、吳廣他們的“失期當斬”的說法就是假的呢?那也未必,因為睡虎地秦簡裡講的是徭役徵發,而陳勝等人是兵役徵發,即“戍”。

秦末大亂

從很多文獻看,“失期當斬”的做法有著悠久的歷史,從三代開始就有這樣的先例了。《史記·周本紀》中記載,武王伐紂的時候,尚父姜尚說:“總爾眾庶,與爾舟揖,後至者斬。”《史記·司馬穰苴列傳》也記載了司馬穰苴斬莊賈的事情,司馬穰苴與軍中執法的軍正對話,斬莊賈的依據即為:

“軍法期而後至者云何?”對曰:“當斬。”

如果將“失期當斬”放在軍法系統考慮,那麼陳勝等人就真的可能面臨被處死的可能了。但是,所謂的軍法,也只是在戰時執行,陳勝等人是被徵發兵役,並非戰時,所以“失期當斬”可能並非硬性制度規定。

那麼,陳勝、吳廣為何要對手下九百戍卒說“失期當斬”呢?很明顯,陳勝是有野心的人。從少年時代那句流傳千古的名言“苟富貴,勿相忘”,就可以看出陳勝是有野心抱負的人,否則他就不可能以軍功當上屯長,混上爵位。

利用“失期當斬”來激發戍卒們的群體性恐慌,進而為政治動員做準備。或許有人會有疑問,秦朝不是依法治國嗎?老百姓難道不知道律法是怎麼規定的嗎?一般百姓還真不知道,秦朝所謂的“依法治國”,其實是以法治民,是“以吏為師”,代表國家權力的官吏掌握了律法的解釋權,而具有屯長身份的陳勝就是一個解釋者。

陳勝稱王

後面陳勝、吳廣搞出魚腹丹書、篝火狐鳴,什麼“大楚興、陳勝王”,詐稱公子扶蘇、項燕之類,更加足以說明此人有政治野心了。為什麼平民出身的陳勝有造反的勇氣呢?《史記·秦楚之際月表》有一段話說的非常好:

秦既稱帝,患兵革不休,以有諸侯也,於是無尺土之封,墮壞名城,銷鋒鏑,鋤豪傑,維萬世之安。然王跡之興,起於閭巷,合從討伐,軼於三代。鄉秦之禁,適足以資賢者為驅除難耳,故奮發其所為天下雄,安在無土不王?此乃傳之所謂大聖乎?豈非天哉?豈非天哉?非大聖孰能當此受命而帝者乎?

“王跡之興,起於閭巷”,這句話很生動說清了秦末漢初天下造反群雄的社會身份,都是“起於閭巷”的平民階層。漢初的“布衣王侯”現象,同樣也說明這個問題。那又是什麼造成這樣的現象呢?

秦帝國是秦國極權政治的延續和擴大化,這種政體有一個特點就是排斥國家權力之外任何一種團體化的力量。所以,在秦國統一過程中曾經發揮過作用的“分封制”(譬如商鞅封侯、呂不韋封侯),但是隨著君主權力的進一步強化,秦帝國最終徹底廢除封建制,實行中央權力滲透基層的郡縣制,即所謂“罷侯置守”。

秦始皇

但是,秦帝國似乎忘記了一個道理,在全面被原子化的整個國家,依然保持體制化力量的,恰恰是依附於帝國權力的官吏階層,甚至是基層的吏階層,當然也包括陳勝這樣的低階軍官。按照秦帝國的政治教科書《韓非子》的理解,帝王操控官僚體系的資源並沒有道德和意識形態,只有“刑”、“賞”二柄,那麼,帝國官僚對國家的忠誠就會是脆弱的。在軍功授爵的功利主義刺激下,又會出現“王侯將相,寧有種乎”這樣的冒險主義。

帝國如果出現崩潰的徵兆,那麼最終毀滅它的肯定還是內部人!劉邦不也是大秦帝國的基層公務員嗎?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