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

中國足壇迎來新變化

超級盃歷來是中超新賽季的“前哨站”。自2012年超級盃重啟以來,這是第一次沒有廣州恆大參與角逐的比賽。最終,在這場去年聯賽冠軍上海上港和足協盃冠軍北京國安的對決中,上海上港笑到了最後,拿到了隊史第2座中國足壇頂級賽事的冠軍。

上半場,兩隊門將郭全博和顏駿凌表現出色,各自力保本隊城池不失。第62分鐘,王燊超為上港打破僵局;4分鐘後,王燊超助攻呂文君再下一城。憑藉著兩位本土球員的進球,上海上港最終2比0戰勝北京國安,奪得2019年超級盃的冠軍。

當然,這場超級盃最大看點並不在於比賽本身,而是其作為“前哨站”的意義。失去了武磊的上海上港究竟能否延續幾個賽季強大的進攻火力?中超首批歸化球員究竟能力幾何?此外還有職業裁判的引入、球衣加印球員姓名等場外因素的改變,這些都讓這場比賽除了競技水平外更添看點。

“無磊”的上海上港,幾乎保留了上賽季聯賽奪冠後的原班人馬。儘管失去了武磊,整個冬季轉會窗也沒有什麼強力引援,但上港穩固的後防線成為了他們取勝的關鍵。本土球員表現出色,外援配合嫻熟,上海上港用一個超級盃冠軍宣告了自己本賽季衛冕中超的決心。

北京國安方面,最引人關注的是進入替補陣容的歸化球員侯永永。在比賽的第70分鐘,侯永永代表國安出場,這成為中國足球史上的標誌性一幕。它宣告歸化球員已正式出現在中國足壇。

在登場的20多分鐘裡,侯永永既沒有形成有效突破,也沒有傳出威脅球,只有一次不錯的空切跑位形成單刀,可惜射門被撲出。一場比賽確實不足以判定一名球員的能力,更何況侯永永與球隊合練的時間本就不算長。他的登場真正意義在於歸化球員在中國足球賽場上邁出了第一步。接下來,李可、布朗寧甚至是更多的人都會沿著侯永永的腳印前行。中國足球能否從歸化中獲益還有待時間檢驗。

另外,本場比賽的主裁判張雷,也是中國足協新公佈的第一批職業裁判之一。職業裁判在歐洲足球發達國家早非新鮮事物,過去幾年,中國足協也一直在積極推動職業裁判機制的落地。中國足協公佈的首批職業裁判,包括人們非常熟悉的馬寧、傅明、張雷、克拉滕伯格、馬日奇5人。

其中克拉滕伯格和馬日奇兩名外籍裁判,都參加過世界盃的執法,也曾受中國足協邀請來過國內執法中超聯賽。就像俱樂部聘請職業外籍教練,兩名外籍職業裁判將長期在中國工作,除了執法比賽之外,他們還會幫助中國足協做一些裁判員培訓的工作,助力中國年輕裁判員的成長。

也許細心的球迷還會注意到,在本屆超級盃上,國安和上港球員都首次在國內賽場穿上了背後印有球員名字的球衣出戰。雖然中國職業聯賽已經有25年曆史,但俱樂部的球衣還沒有統一在背後印上球員名字。究其原因,是俱樂部沒有把球衣作為俱樂部一個重要的文化標誌,所以背後本該印球員名字的位置都讓給了“廣告位”。

本賽季中國足協明確規定2019賽季中超球隊的比賽服背後廣告位置從號碼正上方變為號碼正下方,號碼正上方的位置留給球員英文或拼音名字。但從本場比賽來看,中國足協還沒有對球員姓名的印刷出臺統一的標準。例如呂的拼音,兩隊的呂鵬和呂文君的印刷就不一樣。

在比賽的最後時刻,雖然比分已無懸念,但是上海上港因為險些沒有完成U23政策,還是讓主教練佩雷拉捏了一把汗。本場超級盃使用新賽季中超的出場規則,首發陣容中必須有一名U23球員,U23球員出場人次等同外援出場人次。兩隊首發都是一名U23再配搭三名外援的陣容。

下半場第71和第88分鐘,國安先後換上U23球員侯永永和王子銘,執行了規則。第90分鐘,上港才用U23球員雷文傑換下傅歡,全場比賽傷停補時3分鐘,此時,上港距離規定的U23球員數量還有一個。根據規則,如果上港無法完成換人,那麼他們將因違規判負!

好在最後奧斯卡主動犯規染黃,上港才有了換人機會。不過出於鍛鍊年輕球員目的出臺的U23政策,如此公開應付了事,不知意義何在。

中超聯賽本週末將正式鳴鑼,相信經過了超級盃的鍛鍊,兩支球隊都會在聯賽中更好地調整自己的戰術,中國足協也能針對本場比賽暴露出來的問題出臺相關的應對措施。在告別了“金元足球”之後,希望新賽季的中超聯賽和中國足球都能向著更“規範”的方向前進。

上圖:2月23日,北京中赫國安隊球員侯永永(右)在比賽中進攻。

新華社發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