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蘇東坡的《陽關曲·中秋月》詞,寫出了酣歌清月夜內心的複雜情緒_明月詩

蘇東坡的《陽關曲·中秋月》詞,寫出了酣歌清月夜內心的複雜情緒

月亮,是古典詩詞中經常被吟詠的主題,讀古人的明月詩,總會深深陷入他們的那種感動裡,因為,他們真的是用情在對待明月和與明月相關的那個人。有人會說:月亮天天掛在天邊,只要天氣好想看隨時有,何必那麼認真?沒錯,月亮永遠是那個月亮,可是陪你看月亮的人,未必能夠長久在你身邊;而今日賞月的心境。明日也未必能再有。

蘇東坡作過一首詞《陽關曲·中秋月》,就寫出了酣歌清月夜時內心的複雜情緒:“暮雲收盡溢清寒,銀漢無聲轉玉盤。此生此夜不長好,明月明年何處看。”

這首詞作於神宗熙寧十年(公元1077年)的中秋夜,此時,蘇東坡正在彭城(今江蘇徐州)任職。這一年的中秋節,蘇東坡的心情特別愉快,為什麼呢?因為蘇東坡和他的弟弟蘇轍從小一起長大,感情很好,可成年後,兩人都要為仕途奔波,再難相聚。我們熟悉的那句“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就出自東坡思念弟弟的詞作《水調歌頭·丙辰中秋》。就在寫下那首卓絕千古的詞作後不久,兄弟倆終於得到了在徐州團聚的機會,他們形影相隨,或攜手同遊,或秉燭對談,相守了一百多天,直到中秋之後,方才分別。七年來,兄弟倆頭一次同賞月華,而不再是“千里共嬋娟”,心情自然舒暢。

“暮雲收盡溢清寒”,都說月到中秋分外明,蘇東坡並不直接寫月光,而是從“暮雲”說起,當夜幕降臨,雲氣收盡,轉覺明月清光更多。一個“溢”字,深得月光如水的神韻。月明星稀,銀河也就顯得寥廓淡遠。“銀漢無聲轉玉盤”,“玉盤”是月亮的代稱,李白的《古朗月行》中就說:“小時不識月,呼作白玉盤。”而一個“轉”字,更加突出了月亮之圓和月華流動之美。

面對如此賞心悅目的良辰美景,加上兄弟團圓之樂,本該是讚歎此生此夜之好的,可蘇東坡知道,最美的時光走得往往最是匆忙,所以,發出了“此生此夜不長好,明月明年何處看”的感慨。就像明月暫滿還虧一樣,人生也是相會難離別易的,宦海沉浮,誰知道明年的中秋身在何方,又與何人共賞月華呢?

蘇東坡的這首詞以“陽關曲”為詞牌,這樣的選擇也有深意。“陽關曲”原以王維《送元二使安西》為歌詞,“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充滿了離情別緒。蘇東坡之所以以調寄“陽關”,因為他和弟弟分別在即。當時,蘇轍也作了一首詞與哥哥相唱和,其中有“今夜清樽對客,明夜孤帆水驛,依舊照離憂”的句子,也證實了團聚之後,他們又將迎來長長的別離。

在寫下這首詞的十八年後,蘇東坡被流放海南,途中,再次經過曾與弟弟共賞明月的地點,月亮依然圓滿,可人,卻孤孤單單。他忍不住再次吟誦十八年前寫的這首詞,並把它重新書寫了一遍,他說“雖未覺有今夕之悲,但懸知為他日之喜也。”今天的我,雖說遭遇種種坎坷與親人遠離,倒也沒有感到特別悲傷,但是,卻更深刻地體會到十八年前,那個中秋夜是多麼珍貴,多麼歡樂。

我們有時會覺得中秋沒什麼稀奇,反正每年都要過,但蘇東坡的這首詞就在提醒我們:珍惜每次與明月相對的時光,珍惜每一天陪在你身邊看月亮的人,只有明白“此生此夜不長好”,才能更用心地把握住當下的每一刻。

(本篇完)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