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胡適與江冬秀的婚姻,被稱為民國七大奇事之一_曹誠英

胡適與江冬秀的婚姻,被稱為民國七大奇事之一

西裝教授胡適與小腳女人江冬秀的婚姻,被稱為民國七大奇事之一。張愛玲對這樣的奇事很好奇,就去胡教授家探望,回來後說:“他太太帶點安徽口音,端麗的圓臉上看得出當年的模樣,兩手交握著站在當地,態度有點生澀。我想她也許有些地方永遠是適之先生的學生。使我立刻想起讀到的關於他們舊式婚姻罕有的幸福的例子。”

胡適的老家安徽績溪上莊與江冬秀的老家安徽旌德江村只隔著一座大山,兩家沾親帶故。有一年,江冬秀的母親到績溪旺川胡適的姑婆家看“太子會”(民間一種祈福儀式)時,一眼便看中了眉清目秀的胡適。於是,拉著胡適的姑婆說,一定要把自己的女兒江冬秀許配給胡適。雖然胡、江兩家都算是官宦人家,但當時胡家己經敗落,而江家仍然旺盛,再加上江冬秀比胡適大一歲,因此,胡家本不想結這門親。可江家都己經託本家叔叔上門來說親了,胡家不好再拒;另外,算命先生算出兩人八字相合,說是最宜婚配,由是,胡家便應承了這門親事。

訂婚後,胡適先去上海,後又去美國讀書。開始,他還與江冬秀通過幾封信,隨著時間的推移,信是越來越少,而謠言卻在江村和上莊越傳越多,說是胡適娶了外國的洋婆娘,不會回來了。江冬秀坐不住了,也顧不得沒過門媳婦的臉面,有事沒事就到上莊胡家來,幫婆婆做家務。江冬秀的苦心得到了胡母的激賞。她左一封信右一封信的催胡適回來結婚。胡適雖然實在不想結這個婚,但卻是個守孝道的人,為了不讓母親大人失望,他以一種“捨身”的精神,在二十七歲那年回到了安徽。這年冬天,胡適和江冬秀結婚了。胡適在新房門上自嘲地貼了一副對聯:上聯:“三十夜大月亮”,下聯:“二十七老新郎”。在時興早婚的徽州,二十七歲的新郎就算老的了,而二十八歲的新娘,就是老得不能再老的老新娘了。

婚後,江冬秀侍奉公婆,孝順得體。雖然她很能忍,但也絕非老實可欺。屬虎的她,終於將屬兔的胡適管得一生都沒有了脾氣。

1918年冬,江冬秀從老家來到北平與胡適共同生活。一個小腳女人,大字不識幾個,從鄉下來到京城,還走進了文人堆裡,照理說應該怯懦,或者說畏畏縮縮才是,但江冬秀卻沒有,她反而以一個女主人的姿態與京城的一幫子作家教授打交道,她不造作,不虛偽,完全以本色示人,將日子過得風生水起。

1923年秋,胡適到杭州療養,江冬秀不放心胡適的起居生活,特意寫了一封錯別字連篇的信給表妹曹誠英,託她幫忙照顧一下表哥的生活。曹誠英是她與胡適結婚時的伴娘,此時正在杭州讀書。讓江冬英做夢也沒有想到的是,杭州的風花雪月讓表哥和表妹掉進了西湖的溫柔鄉里,“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兩人瞞著她,做了一對要死要活的鴛鴦蝴蝶。

江冬秀得知此事後,終於發威了。胡適剛回家,她便一聲“虎嘯”般斷喝,把毫無準備的胡適嚇懵了。到底是知識分子反應快,回過神來,當即抵賴,死不認賬,並做出一臉無辜的樣子,說是冤枉好人。江冬秀也橫了臉,說:“半斤鴨子四兩嘴,你至今還嘴硬,你誠心要娶你表妹,就將我孃兒倆先殺了。”她手裡正抱著哭得小臉通紅的兒子。胡適這時也犯了犟脾氣:“別拿死呀活的嚇唬人,有本事你就……”話還沒說完,只見江冬秀從桌案上抓起一把裁紙刀,高舉過頭對著兒子:“不如我先殺了他再自殺,省得我孃兒幾個礙著人家討小老婆。”胡適頓時嚇得臉都變了色,大喊:“冬秀,你可別胡來!冬秀,你別亂來呀!”江冬秀哭著說:“就讓我孃兒倆死給你看。”早有家傭過來一把搶走了裁紙刀,可江冬秀並不罷休,又抓起一把剪刀朝胡適扔了過去,剪刀差一點戳傷了胡適的臉,這一嚇,讓胡教授好生膽寒,就差跪地叫姑奶奶了。

雖然經此一劫,胡適與曹誠英並未就此收心,他們仍保持著通訊聯絡。儘管他們刻意避著江冬秀,但曹誠英的一封信,還是不知為何落到了江冬秀手裡,信中說:“我們在這個時期通訊,很要留心……糜哥(曹對胡的暱稱),在這裡讓我喊你一聲親愛的,以後我將規矩地說話了。”江冬秀聽人念著,簡直氣瘋了。她將胡教授從床上拎了起來,開啟大門,面對四合院裡的左鄰右舍,大喊大叫:“……你這個大學者大文豪像什麼話,人前人五人六的,背地裡拈花惹草,吃著碗裡的,霸著鍋裡的。你讓大家評評理,這麼肉麻的信是人寫的麼?”弄得胡適臉上青一陣紫一陣。

江冬秀並沒有就此放過曹誠英。後來,曹誠英在四川談了個男朋友,有一次,江冬秀在麻將桌上正好碰到了那個男朋友的表姐,她便將曹誠英罵了個狗血噴頭,表姐趕緊回家叫表弟退了婚。曹誠英受不了這個打擊,跑到峨眉山要去做尼姑……

江冬秀的大名和胡教授怕老婆的“新聞”,就這樣同時傳了出去。那些在家受氣的太太們,紛紛來請她拿主意。梁實秋為了娶新派小姐,要與元配程季淑離婚,程季淑哭著來找江冬秀。江氏拍案而起,鼓勵程氏打官司,還自願出庭作證,最終梁實秋敗訴。此案轟動京華,江冬秀的名氣一時不讓大學者胡適。

當時的北大校長蔣夢麟,離了元配太太后,準備迎娶陶曾谷女士,特意邀請胡適做證婚人。江冬秀知道了,死活不讓胡適去,並說:“你要是去證這個婚,你就別想回來。”胡適苦苦懇求說:“我親口答應了,我不去作證,他們就結不成婚。”江冬秀板著臉說:“結不成才好呢!這個婚根本就不該結。”胡適也涎著臉說:“哎,人家是離了婚才結婚的,又不犯法,怎麼就不該結了?”江冬秀說:“哪有這樣的事,離了老的討小的,個個都這樣,這不是黑了天了?別人怎樣我管不著,我就是不讓你去。”說著趁胡適不注意,從衣裳口袋裡掏出鑰匙,啪嗒一聲鎖上大門,自顧自的到別人家打麻將去了。眼看大婚的時間己到,胡博士急得直跳腳,來到視窗,爬了半天也爬不出去。幸虧一個家傭發現了,從視窗跳了進來,託著胡博士的屁股,好不容易才從視窗弄了出去。江冬秀知道後,不但罰傭人一天不許吃飯,也罰胡教授兩天不準回家。胡教授只好在辦公室打地鋪。

胡適離開中國後,在美國做了幾年寓公。那時,他不拿工資,境況不好,江冬秀卻仍然天天沉迷於麻將桌上,碰到“四缺一”,麻將打不成,胡適就到處打電話,替江冬秀找“麻友”。有老朋友罵他沒出息,被小腳女人管成這樣。江冬秀卻理直氣壯地說:“他一個大教授,現在不掙錢,家裡一應開銷全靠我牌桌上的收入,我要是不打麻將,他就要餓肚子。”

幾十年夫妻做下來,屬兔的堂堂大教授胡適,就是這樣被屬虎的小腳女人江冬秀管得服服帖帖的。而江冬秀的脾氣到老也沒有改。1962年2月,胡適突發心臟病去世。江冬秀一個人平靜地生活到八十五歲,在臺灣無疾而終。

(全文完)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