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周恩來點名稱讚的九江植棉能手_高冬梅

《黨史文苑》授權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獨家釋出,請勿轉載

48年前的1月,來自江西九江的植棉能手高冬梅赴北京參加全國棉花生產會議。其間,她不僅受邀參加周恩來總理召集的小型座談會,而且在閉幕大會上被周總理點名稱讚。

時光流逝,已過去近半個世紀,但回憶起來仍是那樣真切和感人。2014年1月中旬的一天,筆者來到著名勞動模範、曾擔任中共江西省直屬機關工委書記等多個職務的高冬梅家裡,聽她講述48年前在北京受到敬愛的周恩來總理親切接見並聆聽他教誨的珍貴往事。

赴京參加全國棉花會議見到周總理

1966年1月,深冬的北京嚴寒料峭,銀妝素裹。江西省農業勞動模範、九江縣江洲公社棉豐大隊黨支部書記兼婦女主任高冬梅,同時任中共九江縣委書記左鳳崗、分管農業的縣委副書記黃問隆等九江地區的代表在火車上度過元旦,來到北京參加國務院召開的全國棉花生產會議。這是高冬梅首次來到心中嚮往已久的首都北京,也是她第一次離開家鄉出遠門。這年她才23歲。

作為一個在江西土生土長的南方姑娘,高冬梅從小一直生活、學習和勞動在長江中間的一個小島上——九江縣江洲鎮。為了響應黨的號召,積極支援農村建設,1960年夏,品學兼優的高冬梅從九江縣一中初中畢業後,放棄了已被九江師範錄取的機會,毅然回到家鄉從事農業生產。因為吃苦耐勞、勤奮好學,僅僅兩年時間,她便從一個走出校門的初中女生成長為一名能獨當一面的大隊幹部和生產骨幹。

1964年,高冬梅被派到公社農一場,帶領一批迴鄉知識青年組成突擊隊,進行棉花的科學栽培和良種繁育。她們栽培的棉花皮棉單產最高達到100多斤,這在當時很了不起。高冬梅成了植棉能手,並被評為回鄉知識青年積極分子和省勞動模範,全省各地前來學習取經者絡繹不絕。1965年底,高冬梅被推薦參加在北京召開的全國棉花生產會議,向黨中央、國務院彙報自己的工作和成績。

這是第五次全國棉花生產會議,出席會議的代表來自19個省、市、自治區的358縣,共700多人。糧棉問題事關國計民生。從1962年開始,國務院每年都要召開一次全國性的棉花會議,周總理或親自到會講話,或召集代表座談,瞭解棉花生產方面的情況,傾聽來自基層的聲音,同時佈置工作任務,為大家加油鼓勁。流傳甚廣的報告文學《為了周總理的囑託》,寫的就是在這次棉花會議期間,周總理向植棉勞模吳吉昌交代:“主席要求我們繼續研究解決棉花脫蕾落桃問題,我把這個任務交給你了,你把它擔起來……”

高冬梅雖沒有吳吉昌那樣的知名度,卻也享受了當面聆聽周總理教誨的殊榮。她回憶,會議中的一天她接到通知,要她代表江西參加周總理在中南海懷仁堂召開的一個小型座談會。一個才二十幾歲的小姑娘,能夠與國家總理坐在一起開會,近距離接觸、面對面交談,高冬梅心情既興奮又緊張。

參加這次座談會的有二十幾人,大都是棉花生產成績顯著的地區、單位的代表,包括農業和供銷部門的領導幹部、植棉能手和科學技術人員等。走進會議室,高冬梅看到,這裡陳設十分簡陋,一張長條桌,四周擺了些木椅,非常簡樸。不一會兒,身著一套深灰色中山裝的周總理笑容滿面地健步走來。落座後,總理就當前棉花生產中的一些關鍵問題與大家進行座談。當時,高冬梅坐在總理的斜對面。周總理用他那炯炯有神的目光親切地注視著每一位代表,並一一詢問每位代表的情況。當總理問到高冬梅:“你是哪裡的?”高冬梅趕緊回答:“我是江西九江的,家在長江中間的一個小島上,叫江洲公社。”

看到高冬梅有些緊張的神態,周總理微微一笑,像拉家常一樣隨和而爽朗地說:“我一看你,就知道你是個南方姑娘!”高冬梅笑著連連點頭,緊張的情緒隨之煙消雲散,對總理的敬仰之情也油然而生。

這時,總理濃濃的眉毛揚起,又關切地詢問:“小姑娘,你那裡棉花生產怎麼樣?”高冬梅向總理彙報說:“我們一批迴鄉知識青年組織一個大隊,一方面培育棉花良種,另一方面種植棉花。”在聽了她的介紹後,總理緊接著又問道:“你們那裡青年多,晚婚的多不多呀?”

高冬梅沒想到總理會問這樣的問題,但由於對自己所在大隊的情況十分熟悉,便向總理報告說:“現在青年結婚的年齡比原來要晚一些。”聽了她的回答,總理高興地笑了。高冬梅心情久久不能平靜,她想不到,一個泱泱大國的總理,日理萬機,對方方面面的工作都這麼重視,竟問得這樣認真、仔細。

周總理在大會上專門提起“九江的小姑娘”

1966年是第三個五年計劃的頭一年。這次的全國棉花生產會議前後開了10余天,總結交流了1965年棉花生產經驗,提出了1966年棉花生產的奮鬥目標,討論了實現棉花繼續大幅度增產、糧棉雙豐收的措施和辦法。

會議規格很高,周恩來、朱德、鄧小平等黨和國家領導人接見了參加會議的代表,併合影留念。周恩來總理,李先念、譚震林副總理在會上作了重要報告。

在1月15日的閉幕會上,周總理向代表們作報告時,從棉花生產的角度講了備戰、備荒、為人民三個問題。據《周恩來年譜》對此記載,周總理在報告中指出:“爭取一個和平環境對建設祖國是好事,我們不挑起戰爭”。“中國這樣大,全國沒有一點災害是不可能的。豐收之年,有些地方也有災荒,要有備荒思想”。

周總理還說:減少棉花種植畝數,要和公社、大隊、生產隊商量,要走群眾路線。如果硬攤派,會出亂子。革命勝利靠群眾路線,建設也要走群眾路線。各省各地都可種一些棉花,但一定要經過試驗,能種則種,不能瞎指揮,不能影響糧食生產。中央要抓重點,注意北方几個乾旱的省。這幾個省既要解決糧食自給問題,又要保證棉花生產不能減少。

周總理在講話中所表現出的實事求是精神和科學嚴謹態度,給與會代表留下深刻印象。而令高冬梅又萬萬意想不到的是,就在她全神貫注、目不轉睛地聽著總理作報告時,突然聽到總理說:“江西九江有個小姑娘,她們那裡的青年比較集中,現在結婚比以前晚些,這就很好。我們既要抓棉花生產,也要抓人口生產。”

只在前天的座談會上和周總理簡短地交流,他老人家就記住了她,並在大會上向全體與會者作介紹,這讓高冬梅驚訝不已,也深受鼓舞。她不僅親身感受了周總理驚人的記憶力,更為總理如此關心和重視來自基層的農民群眾感到無比激動。走出會場,隆冬的北京寒冷異常,而高冬梅卻熱血奔湧,一股幸福的暖流長久地盪漾在心頭。

離開北京,回到家鄉,高冬梅向公社領導彙報在北京開會和得到周總理肯定的情況。公社領導要廣播員開通廣播,讓高冬梅向全體社員報告受到周總理接見的喜訊。高冬梅通過廣播讓全社的男女老少分享了自己的幸福和榮耀,頓時引起了全社上下一片沸騰。

總理教誨始終銘記心頭成為工作動力

高冬梅說,歲月如流,多少往事隨風飄散,但自己被敬愛的周總理接見談話的那一幕幕情景依然歷歷在目,永誌不忘。每當想起來,總理那英氣照人的眼神,那爽朗開懷的笑聲,那平易近人、樸實無華的作風,便一一浮現於自己的腦海,叫人揮之不去。

1976年1月8日,敬愛的周總理與世長辭。聽到噩耗,高冬梅非常難過,連續幾天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吃不香睡不安。“1966年我們見到總理時,感覺到他的身體和精神特別好,想不到僅過了10年他就離我們而去。”高冬梅說,當時自己怎麼也接受不了這個殘酷的事實。

20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在江西團省委和省婦聯擔任領導職務的高冬梅有幸受到鄧穎超大姐的接見。1978年10月28日,時任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的鄧大姐專門和參加第十次團代會的女代表見面,並發表了熱情洋溢、對青年一代寄予殷殷厚望的講話。看著大姐慈祥的面龐,握著大姐溫暖的雙手,高冬梅很想和大姐說幾句話,表達她對周總理的思念,然而在場的人將近200人,大家都爭先恐後地擁向大姐握手,使她未能如願。

高冬梅說,那張周總理和其他領導同志與會議代表的合影照片當時掛在棉豐大隊會議室,後來到省裡工作沒有帶過來。現在那張珍貴的合影也不知下落何處。對此,高冬梅感到很遺憾。

1966年1月周總理的接見和談話,給高冬梅以巨大的鼓舞,成為她一生難忘的珍貴記憶,更成為她銳意進取、奮發工作的精神動力。在此後的幾十年裡,高冬梅先後在團省委、江西生產建設兵團、省婦聯、省直機關工委和省人大法制委員會等多個領域工作。每到一地,也不論在哪個崗位,她都嚴格要求自己,奉行“清清白白做人,盡職盡責做事”的準則,認認真真,兢兢業業,腳踏實地,走好人生每一步,從一個最基層的回鄉知識青年鍛鍊成長為一個在多個重要的崗位擔當重任的廳級領導幹部,成為一個受到群眾信任和擁護的人民公僕。

“每當我工作和生活遇到困難與挫折時,都會想起總理的教誨。正是總理的鼓勵和教導,使我始終堅定著共產主義信念,滿腔熱情地為黨工作,儘自己的一切能力為人民服務。”回顧自己的人生軌跡和成長過程,年逾七旬的高冬梅由衷感慨。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