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曾國藩全力提攜李鴻章 李鴻章如何對待曾國藩的兒子_曾紀澤

1845年,22歲的李鴻章進京參加會試,不幸名落孫山。

失望之餘又有收穫。李鴻章在其父親李文安的帶領下,以“年家子”的身份,投帖拜在曾國藩門下。所謂“年家子”,是因為李文安與曾國藩是1838年同科進士,所以有此一說。

此後,李鴻章終生對曾國藩執弟子之禮,曾國藩也對李鴻章全力提攜。

太平軍起義後,曾國藩在湖南組建了一支湘軍,威名四起。李鴻章卻因為家鄉廬州被太平軍攻破,四處逃竄,走投無路。後來,曾國藩將李鴻章招至幕下,有意識地對他進行磨練,還改掉了他多年養成睡懶覺的習慣。正如李鴻章自己所言:“我從師多矣,毋若此老翁之善教者,其隨時、隨地、隨事,均有所指示。”“從前歷佐諸帥,茫無指歸,至此如識指南針,獲益匪淺。”

1860年,曾國藩與李鴻章在彈劾李元度的事情上發生矛盾,李鴻章憤而離營。曾國藩湘軍大營人才濟濟,有的是文采俱佳的幕僚,但他考慮到師生之誼,還是放下身段,多次給李鴻章寫信,將他重新招回大營。

當然,以李鴻章之才,絕非久居他人之下的人。對於這一點,曾國藩心知肚明。1861年,曾國藩安排李鴻章回家招募淮軍,進軍江蘇。由於擔心淮軍力量薄弱,曾國藩在湘軍裡挑選精兵強將,撥歸淮軍。其中,曾國藩更是將自己的兩營親兵送給李鴻章,作為“贈嫁之資”。

當李鴻章在上海站住腳跟,並取得三戰三捷的勝利後,曾國藩向朝廷推薦,讓李鴻章出任江蘇巡撫。這時候的李鴻章,還不到40歲。其後,李鴻章升遷頻繁,歷任兩江總督、湖廣總督、直隸總督等職,儼然一顆政壇上冉冉升起的明星。

可以說,李鴻章一生功業,便是以曾國藩的全力提攜為起點。

1872年3月12日,曾國藩病逝於兩江總督任上。李鴻章敬送輓聯:“師事近三十年,薪盡火傳,築室忝為門生長;威名震九萬里,內安外攘,曠世難逢天下才。”在這裡,李鴻章依然執弟子之禮。

曾國藩死後,長子曾紀澤承襲了他的爵位,開始在政壇嶄露頭角。這時候的李鴻章,已經貴為直隸總督兼北洋通商大臣,權傾一時。李鴻章是怎麼對待恩師的長子呢?

一句話:極盡打壓排擠之能事。

曾紀澤自幼學習英語,被時人譽為“學貫中西”,因此活躍在外交領域。1880年,曾紀澤奉命出使俄國,在左宗棠大軍的配合下,經過艱難的談判,成功修改崇厚擅自簽訂的《里瓦幾亞條約》,為中國挽回了部分權益,創造了奇蹟。

左宗棠對曾紀澤讚譽有加,讚揚道:“劼剛(曾紀澤)此行,於時局大有裨益,中外傾心,差強人意也。”

李鴻章卻不以為然,因為他在曾紀澤出使俄國之初,就反對曾紀澤所言“與俄決裂,不至大有傷害”的觀點,又責備左宗棠、曾紀澤打算用武力收回伊犁的做法。或許在李鴻章看來,跪著才能乞討回丟失的領土。

1873年,中法戰爭爆發。曾紀澤時任駐法大臣。他在病重的情況下,堅守崗位,提出與法國軍隊抗戰到底之策:“一戰不勝,則謀再戰;再戰不勝,則謀屢戰。”然而,李鴻章一如既往地持軟弱立場,他批評曾紀澤:“因法廷不理,多為憤激之談,而所擬新報解散各國勸說,茫若捕風。”後來,更是奏報朝廷,建議撤去曾紀澤駐法大臣一職,原因是曾紀澤在報刊上撰文抨擊法國的霸權行徑,“法議院聞之,憤怒至不可忍,竟欲傾國之力以與為難”。

在李鴻章生花妙筆下,曾紀澤儼然中法戰爭的罪魁禍首。

最終,在李鴻章的干涉下,曾紀澤被免除駐法大臣一職,繼續擔任駐英、俄大臣。

左宗棠很欣賞曾紀澤的才華,於1884年7月10日上了一道摺子《遵旨保薦人才折》,推薦曾紀澤在內的4個人。左宗棠讚揚曾紀澤“博通經史,體用兼賅,於泰西各國情形,瞭如指掌”,推薦他出任兩江總督,“現在兩江督篆需才甚殷,張之洞雖名重一時,若論兼通方略,似尚未能及曾紀澤也。”

兩江總督位高權重,還因為兼任南洋通商大臣,承擔一部分外交事務。李鴻章深知曾紀澤的外交理念很強硬,擔憂影響到自己,通過一番運作,使得左宗棠的推薦落空。曾紀澤終生與兩江總督無緣。

後來,曾紀澤又被免去駐英、俄大臣,調任海軍衙門。曾紀澤動身回國之後,還沒到任,就被李鴻章踢走,調到總理各國事務衙門。在那以後,曾紀澤在戶部、刑部、同文館等部門做事,差不多相當於被閒置起來。這一切,與李鴻章有莫大的關係。畢竟,憑當時李鴻章的權勢和在朝廷裡的影響力,將曾紀澤外放督撫,也就是一句話的事情。

據劉體仁《異辭錄》記載,醇親王奕譞很關心曾紀澤的成長,問李鴻章怎麼辦。李鴻章回答:“徐之以老其才。”

於是,曾紀澤一輩子就在同文館度過,鬱鬱而終。曾紀澤臨死前,大罵李鴻章“負義”,不知道有沒有傳到李鴻章耳裡。

【參考資料:《清史稿》《異辭錄》等】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