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

皇馬的獨行俠:貝爾是怎麼變成馬德里的“賤民”的

這位威爾士人在近6年的時間裡沒有學會西班牙語,在美凌格的更衣室裡越來越被孤立。

在效力皇家社會的短暫時光裡,前利物浦和愛爾蘭神射手約翰·奧爾德里奇保證說,他只需要學習三個西班牙語單詞就可以在球場上應付自如。奧爾德里奇開玩笑說,一旦他掌握了“狗孃養的”這個常用語,他就會覺得與隊友、裁判和對手交流起來非常自在。

快進30年,這位身處海外的英國人似乎沒什麼變化。普遍的共識是,在馬德里呆了近6年後,貝爾仍難以與更衣室來自各國的隊友們凝聚在一起。

此外,這些問題,再加上球場上的表現明顯下降,現在可能意味著這位威爾士奇才在伯納烏的日子即將結束,因為他變得越來越被孤立。

據那些與貝爾關係最密切的人說,他很少在比賽或訓練之外與球隊的其他球員在一起,而更喜歡獨處。門將庫爾圖瓦最近接受採訪表示:“我們稱他為高爾夫球手。”

“我想說他很有天賦,但遺憾的是,他的才華常常被埋沒。我的生活就像一個在馬德里出生和長大的人一樣。我吃得遲,睡得晚……這就是他們的生活方式。”

“前幾天晚上我們全隊一起吃了頓飯。但是貝爾和克羅斯沒有出現,他們認為晚飯時間太遲了。”

“我們約好晚上9點半在餐廳用餐,10點15分左右開始用餐,到午夜時分,我們喝咖啡,我們大約在凌晨1點睡覺。我們每天早上11點必須訓練,我認為這是一個完美的時間。”

“但貝爾告訴我們,‘兄弟們,我不打算加入你們,我11點上床睡覺’。”

馬塞洛在試圖與貝爾交流方面也流露出了失望,後者使用了卡西利亞斯在更衣室的位置。他說:(卡西)以前坐在我旁邊,我們常常聊上一整天,現在我沒有人可以聊天。”

“貝爾現在在這個位置,但我們必須用英語交談,我們通過手勢和三個詞來交流,嗨、你好、再見。”與馬競的比賽中進球后,一位皇馬內部人士嚴厲批評球隊缺乏血腥:“他的血(激情)比鰻魚還少。”

與此同時,在球場上,貝爾已經失去了他作為馬德里首發陣容中無可爭議的一員的特權地位。自從去年12月的俱樂部世界盃決賽戰勝阿爾艾因以來,威爾士人還沒有為他的球隊打滿過90分鐘的比賽。在最近的7場比賽中,他只首發了兩次,索拉里繼續相信小維尼修斯的天賦。

儘管他在週日對萊萬特的比賽中罰進了一個極具爭議的點球,並贏得了三分,但西班牙媒體報道稱,貝爾在2月17日主場不敵吉羅納的比賽中表現不佳,耗盡教練對其最後的信任。

備受詬病的本澤馬也已經開始進球如麻,像C羅曾經一樣,而本賽季貝爾在西甲的20場比賽中僅攻入了令人失望的7球。

本澤馬是皇馬陣中希望在伯納烏繼續支援維尼休斯和阿森西奧這樣的年輕球員的老將。即使這位前弗拉門戈球員只有十八歲,但是已經表現得很隨和以及外向,使得他在更衣室備受歡迎。甚至在出徵歐冠客場比賽之前,代替C羅出現在與同胞卡塞米羅和馬塞洛的出征照片中,這是皇馬所迷信的東西。

與此同時,威爾士人已經成為了可以被犧牲的球員,並且很有可能在這個夏天被阿扎爾、埃裡克森或者其他馬德里轉會計劃中的昂貴目標。儘管他取得了很多成就,但伯納烏可能很少有人會為他的離去而感到悲傷。

多年來,英國球員已經證明自己是極其笨拙的旅行者。有一些明顯的例外——普拉特和萊因克爾在不同的一代,年輕才俊如桑喬是當今一代——他們很難適應外國的生活,有某種意義上的格格不入,這經常導致有不良的後果。

毫無疑問,貝爾已經克服了這些障礙,成為皇馬最近四次歐冠勝利的基石之一。無論以任何標準衡量,這都是驚人的成就。

但他從來沒有能夠擺脫那種無法真正歸屬為其第二故鄉、無法真正融入一種陌生文化的感覺。週日,他拒絕與前來擁抱他隊友的巴斯克斯慶祝進球,能夠明顯地證明其目前的情緒。

不會講西班牙語、極少朋友以及上場時間越來越少,貝爾本賽季結束後留在皇馬的理由正在迅速消失。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