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長安寺廟失火道士即興賦詩激怒一位高僧:一千兩黃金拿去重修廟宇

與僧人經常寶相莊嚴不同,道士們雖有飄飄欲仙的瀟灑,但是並不影響他們喝酒吃肉,甚至也不影響他們仗三尺長劍除魔衛道,所以在亂世,經常看到道士們離開清修之地救世安民,說起來黃巾軍的張角、西川的張道陵,原本也都可以算是道士。除了仗劍除魔,道士們平時也很親民,有時候也會插科打諢開玩笑。今天咱們就來講一個寺廟失火道士作詩取笑的故事,但是這位道士的即興賦詩,卻也激怒了一位大德高僧,出手就是一千兩黃金,轉眼間就把寺廟重建了。這不等不讓人感嘆:難怪道士面容清癯,僧人面貌豐腴,吃肉的道士沒有吃素的僧人肥碩,這也是一種貧富差別呀!道士還真沒有僧人一擲千金的豪氣!

咱們今天要說的“寺廟失火道士賦詩”這件事,在《大唐新語》《太平廣記》《廣聖義》乃至《全唐詩》《舊唐書》中都能找到這位道士的記載或詩作,《全唐詩卷八百六十九 》收錄的大多是諷刺詩,比如開篇第一首就是唐高祖李淵寫的《嘲蘇世長》:“名長意短,口正心邪。棄忠貞於鄭國,忘信義於吾家。”接下來還有長孫無忌寫的嘲笑歐陽詢的:“聳膊成山字,埋肩不出頭。誰家麟角上,畫此一獼猴。 ”然後就是歐陽詢反脣相譏:“索頭連背暖,漫襠畏肚寒。只因心渾渾,所以面團團。 ”這些帝王將相在《全唐詩》裡你來我往,吵得不亦樂乎卻又不傷感情。在這些帝王將相之後,就是道士任真子李榮寫的《詠興善寺佛殿災》:“道善何曾善,言興且不興。如來燒赤盡,惟有一群僧。”

李榮這個人大家可能不太熟悉,但是據《舊唐書》 記載,任真子李榮跟初唐四傑中的盧照鄰駱賓王關係都不錯,不但有詩文唱和,《列傳第一百三十九儒學》中還說勤於學業慷慨有節義的興州刺史羅道琮“每與太學助教康國安、道士李榮等講論,為時所稱。”

言歸正傳,還是來說寺廟失火。那是在唐高宗李治總章年間(668年到670年),長安城大興善寺被一把大火燒成了廢墟。這個大興善寺很有來頭,也很豪華,唐代詩人、大曆十才子之一的盧綸就曾寫詩稱讚:“隔窗棲白鶴,似與鏡湖鄰。月照何年樹,花逢幾遍人。岸莎青有路,苔徑綠無塵。”詩人的文筆優美,但是筆者怎麼看他寫的不像寺院,倒像是個療養院?

就這樣一個風景優美富麗堂皇的寺院,就這麼被燒沒了,眾僧人急得抓耳撓腮(不知道是不是收不到門票了)。而任真子李榮卻忽然想起一位有道高僧曾經跟自己開玩笑的事情來了。當時有個矮個子僧人法軌在寺中開講座,李榮也去聽了,法軌即興作詩開他的玩笑:“姓李應須李(禮、理),言榮又不榮(容)。”李榮馬上續出兩句:“身長三尺半,頭毛猶未生。”當時的情景是“四座歡喜,伏其辯捷。”

想到法軌的玩笑,李榮即興賦詩一首,就是那首被收進《全唐詩》的《詠興善寺佛殿災》。這首詩咱們再溫習一遍,因為其中文字越琢磨越有意思,而且似乎還蘊含著許多哲理:“道善何曾善,言興且不興。如來燒赤盡,惟有一群僧。”看來木雕泥塑是連自己都保護不了的,而木雕泥塑沒了,僧人們似乎也是等於叫花子丟了蛇——沒得耍了。

當然,筆者沒有嘲笑僧人的意思,也不贊成幸災樂禍。但是僧人們接下來的表現卻讓人大跌眼鏡,據《高僧傳卷二十一唐成都府法聚寺法江傳(興善寺異僧)》說:在被李榮作詩嘲笑後,“僧中有憤其異宗譏誚者。急慕勸重新締構復廣於前,十二畝之地,化緣雖日盈千萬計未能成。”《高僧傳》自然是為僧人歌功頌德的,但是在歌功頌德中我們卻產生了三點疑惑:其一,喜怒不形於色的僧人怎會如此意氣用事,為了幾句玩笑就要大興土木爭這口氣?其二,新寺廟要比以前大,佔地十二畝,怎麼審批下來的,要不要侵佔民田,或者說周邊土地本就屬於寺廟?其三,復建工程有多大呀,每天募捐成千上萬還是不夠?

不管怎麼說,募捐來的錢是不夠,所以“僧眾搔首躇躕,未知何理克成。”就在大家抓耳撓腮之際,一個“衣服粗弊形容憔悴”的僧人揹著一個破口袋來了。扔下那破口袋留下一句“速了佛殿”就揚長而去,大興善寺群僧開啟那破口袋一看:足足一千兩黃金!

按照《高僧傳》記載,從此大興善寺生意興隆:“時人奇之,由此檀施日繁,殿速成矣。”大興善寺後來怎麼在唐武宗會昌滅佛時再次毀掉、五代時僧人都被勒令還俗、後來又被哪一個軍閥重建,咱們都不去管他,筆者就一個問題百思不得其解:出手就是一千兩黃金,這些錢哪兒來的?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