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明代的江西風光讓他初見傾心,一生竟來江西四次

萬曆三十五年(1607年),二十剛出頭少年徐霞客,為完成兒時的出遊夢想,決定告別書齋生活,走出家門去尋覽外面的山河大地。

徐霞客旅行線路圖

三十歲那年,他穿越魄麗的山川,跨越大山大河,第一次“遇見”“贛東”,或許是江西旖旎風光讓他初見傾心,在此後的整整二十年間,徐霞客先後四次來到江西尋山問水。

第一次是萬曆四十四年(1616)遊歷贛東,從白嶽山、黃山,經廣信府(今上饒市)、鉛山縣,再到福建崇安縣登武夷山;

徐霞客第一次出遊來到上饒鉛山

第二次是萬曆四十六年(1618)八月十八至二十三日,從九江登廬山,事見《遊廬山日記》,是第一個通過石門澗後的百丈梯到達大天池的探險者。此行經過了九江、南康、南昌、饒州四府和浮樑縣,而且在《楚遊日記》中有跡象證明他曾泛舟鄱陽湖,到過南昌的滕王閣和南浦亭;

第三次是崇禎元年(1628)遊贛南之南安府和贛州府,考察過贛州通天巖,之後很可能經雩都(今於都)、瑞金,到達福建汀州府。

第四次是《江右遊日記》中記載的崇禎九年(1636)十月十七日,從浙江常山入江西,歷時兩個半月,橫貫江西中部,對江西的山川勝景、河谷地貌、丹霞地貌等進行了考察。先後經過了玉山、上饒(廣信府治)、鉛山、橫峰、弋陽、貴溪(鷹潭)、金溪、建昌府(今南城)、新城(今黎川)、南豐,折回建昌遊麻姑山後,西遊至宜黃(達曹山、鳳崗)、樂安(至流坑村)、永豐、吉水抵吉安府,西進至永新、蓮花、安福登武功山,最後從贛西入境湖南。

四段旅程裡,徐霞客留下《遊廬山日記》和《江右遊日記》兩篇,足跡涵蓋明代江西十府:南昌、九江、南康、饒州、廣信、建昌、撫州、吉安、贛州、南安。僅遺瑞州、臨江、袁州3府未去。

《遊廬山日記》

在四次遊歷江西的過程中,徐霞客對於江西進行了系統、掃描式的考察。他的行走繪製出了明代社會的贛域風情。

在徐霞客遊記及相關史料裡,南豐的三江口,居民只有“數家在溪上”,宜黃的軍峰山“山溪瀠洄,數家倚之。”又如永新常衝嶺盧子瀧“下此始見山峽中田塍環壑。又二里始得居民三四家”……在《徐霞客遊記》中,這些小聚落多為一筆帶過。

與這些原始小聚落不同的是,徐霞客筆下的大村落卻有另外一番景緻:宜黃的洪氏山莊,“遠下觀,巨室鱗次,大聚落也。”;“吉安府廬陵縣狼湖村,皆尹姓,有舡百艘,知其村落不小。”翻閱整個徐霞客筆記,我們發現,在明代江西,一些大的古村落,尤其是家族聚落,在商貿、物產以及人文上都有著相對較高的文明程度。

如在崇禎九年,徐霞客來到江西樂安境內遊歷的曾田村,所聞聚落有兩千餘人,均為曾姓,家族所建門樓雕樑畫棟,歷來進士舉人頻出;而徐霞客所經過的樂安流坑,在他筆下則是“萬家之市”,村落以董姓為主,明代以來,這裡興教辦學,修譜建祠,族人安宗族分派而居,巷內都以鵝卵石鋪地,並有良好的排水系統。

在南城的磁龜村,這個隱居深山裡的古村落,明時卻是另外一番天地。“戶至千四百,屠肆至七十,樓觀相望,絃歌聲之聲不絕。”

此外,徐霞客還沿途記錄了當時江西大部分古村落商貿、交通等社會面貌。當時許多商業市鎮興起於河溪沿岸,上饒縣東面的沙溪集市,“小舟次河下者百餘艇,夾岸水春之聲不絕。”鉛山的河口鎮,商賈往來頻繁,貨物充斥街市兩邊,繞岸燈輝,此外,徐霞客還記錄了鄱陽湖、南城縣等水域樞紐的商貿繁盛情形。

值得一提的是,現存《徐霞客遊記》的第一篇是5月19日所作,這一天,被確定為“中國旅遊日”。

(來源:江西檔案)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