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王莽代漢”開啟了一個嶄新改朝換代的模式

王莽,中國歷史上典型的反面人物。提到它,一般會有兩個印象。第一,是一個胡來的改革家,非要按照幾百上千年前的古書搞改革,結果把天下搞的亂七八糟。還有一種印象呢,就是王莽是個亂臣賊子,篡位當了皇帝。這個事實也沒法抵賴。王莽篡位這個事,其實可以有一個新的觀察角度。簡單說就是,“王莽代漢”這件事,可不是簡簡單單的權臣篡位,而是一種全新的改朝換代的模式。這是什麼意思?在我們的印象中,中國歷史上的改朝換代,就只有一種方法,就是通過武力。你看,在王莽之前,什麼堯舜禪讓,那是傳說,咱們先不論。後面你想,哪次改朝換代,不是通過暴力?

你說,不對啊,宋朝的趙匡胤就是不就是黃袍加身,和平演變嗎?還有,我們都熟悉的曹氏父子,司馬父子等,都是和平禪讓啊。對,表面上是和平,但背地裡都有武力威懾在起作用。所以都說權臣篡位,那什麼樣的權臣才能篡位?一定是軍頭啊,就是有自己武裝部隊的人啊。

如果按照這個規律來看王莽,就很奇怪了。第一,王莽的出身是外戚。外戚和太監一樣,都是皇權的附庸,他們不對皇權構成威脅,這是皇帝相信外戚和太監的原因啊。外戚篡位,在歷史上是絕無僅有的。只有王莽這一個案例。第二,王莽從來沒有領軍作戰的經歷,在軍隊沒有任何根基。篡位這種事,沒有暴力做後盾,怎麼可能?

那王莽靠什麼?兩個字,“人心”,或者說“聲譽”,是靠政績換取天下人的支援。注意,這裡說的天下人,可真的是天下人。普通老百姓,據說一次有48萬人上書支援他。而上層精英呢?像劉歆,那可是當時的大學問家,比如,大家熟悉的《山海經》就是他父子兩代人編訂的,而且,他還是正兒八經的漢室宗親。他對王莽,那真是大力支援,連王莽當皇帝的繼位詔書都是劉歆親筆寫的。

那王莽怎麼做到這麼高的支援率的呢?過去的解釋是集中在王莽本人身上的。他儘可能讓自己的所作所為,符合儒家經典中的完美人格。溫良恭儉讓仁義禮智信忠孝節義廉等等。我們這裡不舉例子了,總之,儒家提倡的所有一個好人該有的品質他都有,一般好人能做到的事情,王莽還能做得特別極致。比如有一次,他兒子失手打死了一個僕役,王莽“大義滅親”,硬是逼著他兒子抵命。

當然,這後來被解釋成了虛偽。最著名的就是白居易那首詩裡寫的,“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未篡時,向使當初身便死,一生真偽復誰知?”簡單說就是,周公也曾經被懷疑要篡位,王莽也曾經被認為很謙恭,要是當時這人就死了,哪會想到後來劇情的大反轉呢?

按照白居易的理解,王莽原來的各種完美人格,其實都是虛偽的表演。是啊,要不怎麼解釋呢?這個人先是靠品行贏得了那麼多人的支援,後來居然幹出來篡位這樣的大逆不道的事,這不是兩面派是什麼?

但是,這個說法,你不覺得有問題嗎?王莽54歲篡位當的皇帝。一個人從小開始就謹小慎微,當道德楷模,獲取支援,而實際上是一個野心家,一直到54歲才露出本來面目。

如果他一直在下這麼大一盤棋,這麼大本事,那怎麼幾年就把天下給折騰沒了呢?所以網上還有一個說法,說王莽壓根就是現代人穿越過去的,否則沒法解釋他的一生,這當然是開玩笑的說法了。

其實,要想把王莽的行為解釋得合理,看王莽本人是不夠的,你得看當時的普遍社會觀念。

儒家一直有一個觀念:一朝一姓的天下,是不會永遠存在下去。你有德,天命就歸你,你就當皇帝,你無德,天下治理不好了,天命就會轉給有德之人。這套說法,最開始是周朝人發明“天命觀”的時候,就已經提出來。這套思想後來發揚光大,還是在漢朝。因為漢朝皇帝要解釋自己的合法性的時候,就必須用這套理論,秦始皇無道,所以天命轉移,這才輪到我們老劉家當皇帝。

可是,你發現沒有,這套理論裡面有一個巨大的內在邏輯矛盾的。如果你劉家這麼取天下是合理的,那你家幹不好,那是不是應該換人乾乾呢?

在漢景帝的時候,就發生了這麼一場著名的爭論。兩個儒生就爭起來了。一個說臣子就應該忠於皇帝,一個說皇帝當不好,天下共誅之。這兩套理兒本來在儒家學說中是並存的,空泛地討論討論本來也沒啥?但是兩個人吵急了眼,就扯到現實政治上了。“照你這麼說,漢高祖劉邦反秦,也是不對的嘍?”另一個說“照你這麼說,以後有人起兵造反反對劉家天子也是對的嘍?”

話說到這份上,就沒法往下聊了。結果,漢景帝在旁邊就插嘴說了一句話:“食肉毋食馬肝,未為不知味也;言學者毋言湯武受命,不為愚。”這話啥意思?就是說,馬肝有毒,所以吃馬肉的人不吃馬肝,你不能認為他不懂得品味。同樣道理,搞學問的人不講湯武革命的事,沒人當你傻子。也就是說,儒家理論的這個內在邏輯矛盾,是不能放到現實政治裡來討論的。

不討論歸不討論。隨著儒家的勢力越來越大,這套觀念可是一直都在的。“天命無常,惟有德者居之”。所以,“禪讓”這個事,在當時人看了,是理所當然的。所以,早在幾十年前,就不停的有人上書,勸皇帝退位讓賢。甚至,有人公開說,漢家天命也就到此為止了。

理解了這個背景,你就知道了,到西漢的末年,老劉家確實一代不如一代,而突然有出現了這麼個人格楷模的王莽,上上下下都覺得,嗯,和平改朝換代這個事可以搞一下了,所以就支援王莽當皇帝。

我們今天回顧這個過程,實際上想說的是兩層意思。

第一,每一段歷史,都包含有豐富的可能性。上承天意,下順民情,根據道德水平和治理能力,和平更替統治者,這本來是中國歷史的一個選項。這不僅是一種理論上的可能,王莽可是實實在在地做到了的。只不過他後來沒有幹好,胡來,丟掉了天下,以至於中國歷史的這種演化路徑到此就中斷了。否則,古代中國的政治很有可能是另外一個樣子。

我想說的第二層意思是,過去我們看歷史,總是著眼於個人的道德智慧和力量。但實際上,成一件事,壞一件事,最根本的力量,是社會共識,是時代普遍觀念。不回到這個基本面上,面對歷史,我們什麼也理解不了。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