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這個史實終於搞清啦:1931年周恩來是在這一天到瑞金的_長汀

目前,學界關於周恩來何時到達中央蘇區瑞金,幾乎都說是1931年12月底或1931年底,但具體日期並不清楚。

親歷者相關回憶能確定時間嗎?

時隔多年後,周恩來本人在1967年談到他到蘇區的時間時,說到正趕上寧都暴動。而寧都暴動發生在1931年12月14日。

事實也是這樣。1931年12月上旬,周恩來離開上海,前往中央革命根據地(就是中央蘇區)。

據當時護送周恩來離開上海的黃平回憶,周恩來由上海十六鋪碼頭出發,坐輪船到汕頭後上岸,之後周恩來由“小廣東”即肖桂昌負責護送。至於周恩來何時到達中央蘇區,黃平沒有提及任何資訊。

又據當年親自參與護送周恩來到長汀的李沛群同志回憶,1931年12月21日(或22日)下午,周恩來同志到達閩西汀州(長汀)。我們離開時,恩來同志還在汀州,聽說他將去瑞金,但未確定什麼時間去。

另據當年見證者李堅真回憶,當時李堅真作為長汀縣委書記,在古城完成抓反革命的任務後回到長汀省委所在地彙報工作,剛好遇到也在省委的周恩來並受到教誨。

但是,李堅真沒有說明周恩來具體哪天離開長汀到瑞金。再據當年親歷者蔡孝乾回憶,周恩來是1931年12月中旬抵達江西蘇區的。

另據其他相關回憶材料記載,周恩來同志在長汀停留了三天,還作出了把李沛群仍調回交通大站工作的決定。然後他便騎馬向瑞金進發,於1931年12月25日左右到達瑞金葉坪中央工農民主政府所在地,會見了毛澤東、朱德、項英、任弼時、王稼祥等同志。他到達瑞金的第二天,便電告中央:一路順風,平安到達“孃家”。

由此可見,一些相關親歷者雖然對於周恩來到達中央蘇區的某些過程和相關情況較為了解,但是對於其到達中央蘇區瑞金的具體時間其實並不清楚或不知曉。

相關資訊綜合考析可確證時間嗎?

周恩來到達中央蘇區瑞金的具體時間是哪一天?

我們須參考周恩來當時活動的檔案資訊和相關親歷者回憶資訊及日常生活常識等進行綜合分析和考證。

先來看周恩來當時工作活動情況。

1931年12月25日,周恩來在《伍豪自中區來信》中指出,“我在此(長汀)三日,已與各負責同志談話,沿途又曾利用休息時間與鄉村及黨區黨部鄉區縣蘇農民同志談話,連日又參加省委會議三次,對閩西一般情形有個大概的瞭解。我昨晚(12月24日)向省委做了一個報告,並提出今後的工作方針,今晚討論後,即決定起草閩粵【贛】省黨代表會的決議草案,發各級黨部討論施行,至二七(12月27日)即將舉行閩粵【贛】省黨代會。”

那麼,周恩來是否在長汀停留到27日參加了閩粵【贛】省黨代會呢?

關於這個問題的答案,據羅明和李堅真的回憶,閩粵【贛】省黨代會即閩粵贛省第一次黨員代表大會,周恩來並沒有出席,而中共閩粵贛第二次代表大會召開時,蘇區中央局派任弼時來指導。

這充分說明,1931年12月27日會議當天,周恩來已經去往瑞金而不在長汀。也就是說,周恩來12月25日晚與大家討論“即決定起草閩粵【贛】省黨代表會的決議草案”後,第二天(12月26日)一大早就騎馬趕往瑞金。

於此,我們需要了解下長汀到瑞金的交通情況。據長汀鍾屋村老人反映,瑞金至長汀約50公里,騎馬不過一天時間,來回很方便。

那麼,換一種情形即人若不騎馬,從長汀到達瑞金又需要多長時間呢?1933年,在福建長汀的傅連璋醫院遷移到瑞金,全用伕子搬運,由長汀到瑞金要挑兩天。

顯而易見,1931年12月26日,如果周恩來騎馬的話,當天到達瑞金是很正常的情況。

據龔鶴村回憶,1931年12月19日,他帶著羅炳輝送給他的一匹棗紅色雄馬,及特務員阮成,於晨光熹微時即由汀州(長汀)起程,從汀州到瑞金有一百二十里,他和阮成都急著趕路,那天天氣晴朗,行得很靈活。他因腿部不便,步行廿裡即騎馬,騎了一段路又步行,中途除了餵過一次馬料之外,沒有休息,午後五時便到了瑞金。

可見,行人從長汀騎馬到瑞金確實不過一天時間就能到達。事實上,周恩來確實在1931年12月26日已到達瑞金。

據當年親歷者或見證者龔鶴村回憶:“我在回到紅七軍的第五天(1931年12月26日),接到總司令部的寢午電:‘限即到會昌龔軍長。某密、該軍即開赴瑞金縣城北面村莊集結待命,並限於感午前到達,勿延。朱德周恩來寢午參作。’”(其中,“寢”“感”為電報代日韻目,分別指代26日、27日)

這份電報明白無誤地表明,1931年12月26日午時,周恩來已經在瑞金開始革命工作了。

綜上所述,周恩來到達中央蘇區瑞金的具體時間是1931年12月26日。

(作者為上海市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員、華東師範大學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研究中心研究員)

北京日報理論週刊出品。轉載請註明出處!

本期編輯:樊宣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