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豐臣家為何倒臺,與一場“侵華”戰爭分不開_日本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風起長林

公元1590年,日本小田原,時值戰國亂世。

到這一年為止,豐臣秀吉已經結束了四國、九州等地的征伐,全日本的大部分領土都納入了這個出身寒微的小個子掌中,僅有關東、奧羽等地的大名尚未明確表示臣服。

為了向天下展示雄厚的實力,秀吉於是年元月調動了二十萬的大軍(對日本來說已經相當於百萬雄師了)開往關東小田原城,打算一舉拿下傲慢無禮的北條氏。

而就在這一年的六月,秀吉的本陣迎來了一位年輕的大名——奧州的獨眼龍,伊達政宗。

早就聽聞過獨眼龍政宗之名的豐臣諸將站立兩旁,紛紛以好奇的目光打量這個僅僅二十出頭,卻已名震日本的青年才俊。

此時秀吉在關東已經圍城半年,周遭各地大部分已拿下,小田原幾乎孤城一座。到這個時候政宗才前來表示歸順,豐臣秀吉心中的憤怒自然可想而知。

出乎眾人意料的是,政宗並未身披甲冑參上,而是穿了一身白衣——正是武士切腹之時所穿白衣。只見他緩緩走到秀吉面前,就地跪拜:“為了平息領地內亂,故而來遲,望乞贖罪!”

秀吉久久望著這個表面恭順,實則不馴的傢伙,他雖只有一隻眼睛,卻彷彿能看穿自己的內心。

“哼!要是再晚來一點,你這顆頭顱可能就不在頸子上了!”

話雖說得強硬,秀吉的心中卻不禁有一絲落寞,一貫自信的他,竟覺得永遠無法收服眼前之人。

伊達氏原姓藤原,為藤原魚名玄孫山蔭中納言──藤原山陰的後代。文治五年(1189年)源賴朝征伐奧州,藤原朝宗率諸子奮勇作戰,因功受賜伊達一郡,故而改姓伊達。

過了三百年到了室町末期,日本進入戰國時代。

幕府權威蕩然無存,各地大名紛紛自立。此時的伊達家督稙宗更是一個縱橫捭闔的高手,他與周圍諸多大名或結成姻親,或廣收養子,在北日本的大地上顯得遊刃有餘。

稙宗之後的晴宗、輝宗也都用的這套聯姻平衡的戰略,直到輝宗之子政宗即位後,一改父祖的手段,開始了鐵血的擴張。

伊達政宗出生時本來是個可愛的小孩,可惜五歲那年突發皰瘡,導致右目失明。母親義姬十分憎惡眼有殘疾的政宗,轉而疼愛幼子小次郎。

傳說,政宗有一次從母親那裡吃飯歸來,突然腹痛不止,險些喪命。經過調查,竟然是義姬和小次郎在食物中下毒,企圖謀害政宗,令小次郎取而代之。

心痛之際,政宗當機立斷,將兄弟小次郎處死,並將母親送回孃家山形城。成人後的政宗性格冷血,與他青年時代所經歷的這種人倫慘劇不無關聯。

政宗繼承家督時,正是本能寺之變信長身死,其大將秀吉手執接力棒,席捲天下的時代。眼望秀吉在賤之嶽擊敗柴田勝家,繼而又在小牧長久手之戰後與德川達成和解,政宗頓生時不我待之感。

在相繼降服大內氏和田村氏後,他又率領著伊達家無堅不摧的鐵炮隊,在摺上原合戰中大敗蘆名氏,進而徹底滅亡了這個南陸奧的百年強藩,一時間風頭無二。

但奧州終歸地處偏僻,政宗雖所向披靡,也未能衝出這日本一隅。到了豐臣大軍征伐小田原時,政宗審時度勢,最終還是作出了降服於秀吉的決定。

秀吉出身於尾張的農民之家,與其他的梟雄相比,他的崛起多了一些暴發戶的意味。

大概出於心理上的自卑,他執著於迎娶身份顯赫的女性為側室,並讓前任關白近衛前久收自己為猶子(類似於養子,是為了更順利地升遷或者強化與其他氏族之間的關係而形成),從而冠以“豐臣”這一高貴姓氏。

在滅亡了最後的國內敵對勢力北條之後,志得意滿的秀吉將目光望向了海的彼岸,遼闊的華夏大陸,有更多的土地和資源令他垂涎,令他想要去征服!

公元1592年,秀吉集大軍於博多港,正式對朝鮮發動了文祿之役。

加藤清正、福島正則等豐臣嫡系大將摩拳擦掌,秀吉本人更是陷入了瘋狂,叫囂著中秋佳節要在大明國都北京慶祝。政宗沒有像加藤等人那樣熱血,他的獨眼犀利地觀察著時勢,臉上露出一絲諷刺的微笑。

“豐臣家的天下,大概不會有多少年了。”

一切都如政宗所料,文祿之役以及之後的慶長之役,日本侵略軍在明朝援軍的打擊下先後潰敗,而秀吉也在敗戰的打擊下,懷著對豐家政權的無限憂慮離開人世。

秀吉留下的五歲遺孤豐臣秀賴,在母親澱夫人的陪伴下成為名義上的天下人,但每個人心裡都明鏡一般,秀吉所謂的統一隻是建立了一個令眾大名和平共處的大聯盟,隨著他的去世,天下將再度陷入戰亂。

秀吉的家臣分為兩派:一是以出身於尾張、自幼追隨秀吉東征西討的加藤、福島為首的武斷派;一是近江出身,以石田三成為首的長於政務和後勤的文治派。

石田雖然忠於豐臣政權,並且接過了大阪的掌控權,但他為人刻板不善交際,又不時排擠武斷派,視他們為鄉野莽夫,因此遭到加藤等人的憎惡。

兩派之間的衝突於秀吉去世後迅速爆發,而武斷派將領則迅速倒向了此時日本最大的勢力——德川家康。

以隱忍而名傳後世的家康,自幼在東海道今川家為人質,桶狹間之戰中今川義元殞命,年輕的家康則迅速率領舊臣回到故地三河,並與織田家結盟,在信長布武天下的程序中鞍前馬後效命。

天正十年六月初,聽聞信長在本能寺自盡,身在京都的家康迅速回到三河大本營,並趁亂吞併了信濃駿河等大片土地。

小牧長久手一戰雖然戰勝秀吉,但家康意識到天下輿論已經倒向豐臣,便選擇隱忍,向秀吉稱臣。

秀吉對於家康這隻老狸貓始終頗為忌憚,奈何其實力雄厚,只能拉攏而無法誅除。秀吉去世後的紛爭,實際上便是石田三成守護的豐臣家與德川家康的戰爭。對於日本各地的大名而言,此次的站隊關乎身家性命。

石田使出渾身解數,許以高官厚祿,將毛利、上杉、島津等大名拉入自己的陣營,乍一看來,石田組合成的西軍隊伍實力似乎隱隱超過了德川家的東軍。

但政宗卻一眼看出,這些被拉入西軍的大名實際上都是些出工不出力的傢伙,倘若真的打起仗來,多半也是在一旁冷眼觀瞧。反觀東軍一方,德川本家上下一心,其他大名則對石田痛恨不已……

政宗毫不猶豫地將寶押在了東軍一方,並將女兒嫁給了家康的第六子忠輝。

時局的走向再次證明了政宗眼光的敏銳,關原一戰,毛利大軍作壁上觀,西軍的小早川秀秋臨陣叛變,石田兵敗如山倒,於數日後被斬,豐臣家瞬間從天下人墮成普通的大名。

家康也很快撕下了偽善的面具,將豐臣家踢到一邊,在江戶城開幕府做將軍。在關原之戰的同時,政宗由於率兵攻下了上杉家的白石城,被家康授予“百萬石書狀”,成為了仙台藩的藩祖。

光陰荏苒,烏黑的鬢髮也染上了霜痕,政宗不復年輕時那般桀驁,處世手段變得陰柔圓滑許多。

德川幕府愈加穩定,太平之世終將到來,雖然心有不甘,但也無可奈何。

老年的政宗雖然一心撲在仙台藩的政務上,但他深知德川家對自己的顧慮不會完全消除。於是,在三代將軍德川家光繼位後不久的一次覲見中,他當著全國大名,拍著胸脯表示:

“倘若有誰敢反對德川家,老臣第一個不放過他!”話雖如此,但試問縱觀政宗的一生,又有誰真正降服過這條翱翔於亂世的獨眼龍呢?

參考資料:小林清治《伊達政宗》、山岡莊八《伊達政宗》、赤軍《宛如夢幻》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