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天安門,坐看近600年曆史風雲

一、天安門:歷史的寵兒

明成化元年(1465年),一位67歲的老者做夢也不會想到,他設計、督造並剛剛重建的承天門(清代改稱天安門),居然能穿越近600年的歷史而青春常在。進入20世紀中期,那輝煌無比、歎為觀止的龐大紫禁城宮殿群漸漸黯淡了,天安門卻一枝獨秀,風華盡顯,成為世界人口第一大國的國家象徵。如今,它的傳奇故事仍在演繹,似乎還遠沒有盡頭。

而這位老者的名字——蒯祥,伴隨著“天安門”三個字也同樣流芳百世。他不僅被載入各種典籍,榮膺“中國古典建築大師最傑出代表”的桂冠,如今又成為網際網路和各類現代傳媒的常客,他的家鄉江蘇省蘇州市的蒯祥墓被列為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一切似乎都是巧合——

如果沒有1402年朱棣攻佔南京,奪取江山並決定遷都北京,天安門連同紫禁城就根本不會來到這個世界;如果1420年天安門初建時不是一個簡陋的黃瓦飛簷、三層五座的木牌坊,進而沒有1461年太監曹吉祥謀反把牌樓付之一炬,歷史也就不會賦予蒯祥重建天安門城樓這一天賜良機;如果沒有朱棣之後二十多位皇帝堅持定都北京,並打造中國封建帝制明、清兩朝超穩定的輝煌時期,天安門連同紫禁城恐怕早就粉身於時間的煙海深處了……

一切似乎又都是順理成章——

蒯祥(1397年-1481年),明南京直隸蘇州府吳縣香山(今蘇州市胥口)人,香山人傑地靈,自古就是能工巧匠的故鄉,明清時形成了“香山幫”,蒯祥便是其中的代表人物。蒯祥的父親是“木工首”,率眾參加了南京和北京的皇宮建設。蒯祥更是出類拔萃,21歲就奉召進京建設紫禁城。他從一名來自江南農村的木匠師傅,憑藉卓越才能最終升至工部左侍郎(正二品),工部“掌天下工役、農田、山川、藪澤、河渠之禁令”,蒯祥當時地位之高,權力之大,可以想見。紫禁城、中南海的諸多宮殿以及十三陵都毫無例外地閃爍著他的奇思妙想。同樣出自“蒯魯班”之手的天安門,不同凡響也就不足為奇了。

作為皇城的正門,天安門天生就擁有皇家血統,但這並不是它長盛不衰的全部理由。中國古典建築技藝在中華民族幾千年的濡養中,到明代變得愈加爐火純青,紫禁城和天安門就是蒯祥們一代群雄的極致之作。作為中國古代建築的經典,天安門理應得到一個民族的尊重和格外呵護。

考察中世紀的人類世界,各國不約而同地爆發了建築革命。歐洲文藝復興最偉大的成就之一便是巴洛克、哥特式建築的興盛,不僅造就了貝尼尼、紐曼等超一流建築大師,也為人類貢獻了至今仍光芒四射的法國盧浮宮、凡爾賽宮和英國聖保羅大教堂等一大批經典建築。

伊斯蘭建築同樣也是風生水起,清真寺勁吹雄偉、瑰麗之風,伊斯坦布林的藍色清真寺就是一座難以複製的建築奇蹟。這一時期,中國古典建築以規模巨集大、氣象雄偉為主要特點,天安門和紫禁城都是其中的佼佼者。在這場建築藝術的隔空大角逐中,中國以獨特的建築體系和審美價值與各國的不朽之作遙相輝映。天安門、紫禁城已成世界人民的共同財富,其生命力自然強盛。

然而,佼佼者易折——在中國,恐怕沒有哪座建築像天安門一樣經歷過如此眾多天傾地裂般的歷史大變動,經歷過如此眾多的火燒、雷打和炮擊,但它依然屹立,依然美麗,依然神聖。

天安門的誕生得益於天時、地利、人和,它的長壽更得益於天時、地利與人和難以參悟的玄機。

這就是歷史,這就是歷史懷抱中讓人豔羨的寵兒——天安門。

二、天安門前上演“生死時速”

如果沿著時光隧道追溯至一千多年以前的遼代,北京當時僅僅是其五個都城中的一個,名曰南京析津府。遼王朝篤信佛教,那時的北京佛剎庵院林立。小小城區位於今西城區廣安門一線,天安門一帶那時算是郊區,因建起一座興國寺而聞名遐邇。興國寺何時消失不得而知,但是寺中的幾株古柏至今安在,倒是個奇蹟。由中山公園南門前行數十米,經石牌坊左拐,在今雨軒的西側有七株參天巨柏一字排開,巍然而立。它們以千歲高齡,傲視皇宮。換句話說,它們是看著紫禁城怎麼長大,怎麼倒黴,又怎麼光華四射的,連三宮六院的花花事兒恐怕也逃不出它們的眼波。

朱棣奪取皇位後決定遷都“龍興之地”北平,他舉全國之力、花費14年時間,按照南京皇宮的模式,營造紫禁城,不過規模更為巨集大。宮城的外圍是皇城,明永樂十八年(1420年)皇城的正門天安門建成,不過當時叫承天門,其意便是皇朝“承天之命”行使權力。

在承天門的正南方向(今毛主席紀念堂的位置)建有一座磚石結構三個券門的大明門,清朝時改名大清門。大明門東、西兩側各是一道通脊紅牆,向北分別至東長安街西口和西長安街東口,在街口處又分別建有一座與大明門規格相同的門,東為長安左門(今勞動人民文化宮正門前稍東),西為長安右門(今中山公園正門前稍西)。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