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同樣是被俘皇帝,徽宗欽宗父子與明英宗朱祁鎮,為何結局大不同?

在華夏曆史上,中原王朝整體實力還在,而皇帝被異族俘虜的事共發生過兩次,一次是

北宋末年,發生在靖康年間(1127年)靖康之恥,一次就是明朝正統十四年(公元1449年)的土木堡之變。

靖康之變後,金兵帶著被俘虜的徽宗欽宗父子撤回金國北方,金兵撤退的時候£¬北方還很寒冷,徽宗、欽宗二帝和鄭氏、朱氏二皇后衣服都很單薄,晚上經常凍得睡不著覺,只得找些柴火、茅草燃燒取暖。

一路上,宋欽宗被迫頭戴氈笠,身穿青布衣,騎著黑馬,由金人隨押,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不但受盡旅途風霜之苦,還備受金軍的侮辱。宋欽宗時時仰天號泣,輒被呵止。

五月下旬,過太和嶺時,欽宗等人都被縛在馬背上。七月二十日,徽宗、欽宗在燕京相見,父子抱頭痛哭,悲憤不已。

被押送到金國領地後,金國對父子倆百般羞侮凌辱,

因為受不了金人的侮辱,一日宋徽宗將衣服剪成條,結成繩準備懸樑自盡,被欽宗抱下來,父子倆抱頭痛哭。

後來金人又將父子倆移往均州,此時宋徽宗已病得很厲害,不久就死在土炕上了,欽宗發現時,屍體都僵硬了。宋徽宗的屍體被架到一個石坑上焚燒,燒到半焦爛時,用水澆滅火,將屍體扔到坑中。據說,這樣做可以使坑裡的水做燈油。

1156年6月,金主完顏亮命欽宗和遼天祚帝出賽馬球,欽宗皇帝身體孱弱,患有嚴重的風疾,又不善馬術,很快從馬上摔下,被亂馬鐵蹄踐踏而死 。

亡國之君宋徽宗宋欽宗父子

就這樣,父子倆最後悽慘的死在了敵國。

而明英宗朱祁鎮,被蒙古瓦剌部俘虜後,蒙古對其禮敬有加,衣食不差,待遇不差於蒙古的高階官員,朱祁鎮雖是俘虜,但觀蒙古對其待遇,可以說是軟禁。

朱祁鎮在北方生活的一年時間,瓦剌首領也先常常去看望他,陪他聊天解悶。朱祁鎮的飲食供應從來沒有缺少的時候。不僅如此,朱祁鎮過生日,也先竟然親自給朱祁鎮祝壽,“進黃蟒龍、貂鼠皮襖,殺馬做筵席”。

在軟禁一年後,瓦剌部首領也先在敲詐明朝無果後,把朱祁鎮放了回去,1450年,在北方生活了1年多的朱祁鎮,被瓦剌釋放時,也先、伯顏親自送行,送了一程又一程。回家七年後,不甘寂寞的朱祁鎮又趁明惠帝病重之機,奪位成功,創造了一個皇帝先後兩次登基的奇妙歷史紀錄。

對比金人對徽宗父子的欺凌和侮辱,蒙古瓦剌對明英宗簡直就是座上賓的待遇,二者待遇可以說是天差地別。

同樣是被俘皇帝,敵國為何對兩者會出現這種極度不同的態度,原因很多,有的說因為明朝實力強大,蒙古人所以不敢欺凌明英宗,有的說因為明英宗人格魅力好,蒙古人喜歡他。說英宗人格魅力好,基本是屁話,有說因為明朝國家實力強。

其實,明英宗朱祁鎮獲得蒙古人優待,宋徽宗父子飽受金人侮辱,出現兩種不同遭遇,最根本的一點,那就是國家抵抗外敵的意志強弱不同。

靖康年間,宋朝雖腐敗,但是面對金國也並非沒有一戰之力,從總體實力上,宋朝還有幾十萬軍隊,財力也比金國強,金國軍力雖強於宋軍,但是人數遠少於宋軍,這從北宋滅亡後,趙構建立的南宋與金國相持了幾十年,最後金國還被南宋與蒙古聯合消滅,就可知道靖康之亂時宋朝的國力並不弱於金國。

攻打北宋都城開封,金國來了兩次,第一次因為主戰派李綱宗澤的指揮,金軍攻開啟封失敗了,第二次卻成功了,只因為投降派接管了開封的防禦大權,這才導致開封的失守。

在第二次開封被金軍包圍後,開封守軍中,有人因為向金軍開炮而被斬首,如果宋徽宗欽宗父子不是貪生怕死,懼寇如命,憑藉開封的七萬守軍和百萬居民以及物資儲備,抵抗金兵十五萬人問題大,但也不是很嚴重,只要抵抗個一兩個月,外面宋軍勤王大軍一到,金軍只有撤兵走路,可惜的是宋徽宗欽宗父子就是一對廢物,自毀城防,未戰先亂,乖乖舉手投降,猶如獵物一般自己走進了殺場,這才導致了靖康之恥。

首先明英宗朱祁鎮,是御駕親征時,因為太監王振的錯我指揮導致全軍覆沒被俘,這一點與宋徽宗父子貪生怕死未戰先投降,有本質的不同。

蒙古瓦剌部落俘虜明英宗朱祁鎮

第二,明朝在朱祁鎮被俘後,在於謙的統籌下,明廷馬上新立了一個皇帝――景泰帝朱祁鈺,讓朱祁鎮失去了蒙古對明朝最大的利用價值,第三,北京的軍民在鐵骨錚錚的大臣于謙的指揮下下,在新皇帝的領導下,多次打敗了也先蒙古軍隊對北京的進攻,迫使也先無奈退兵,也讓也先認識到了明朝的國力和軍力的強大以及不可戰勝。

正是認識到明朝的不可戰勝,為了以後和明朝改善關係,也先這才有了優待朱祁鎮的友善舉動,而廢物宋徽宗父子以及宋廷投降派的,一系列低能弱智賣國的行為,早已讓金國徹底看不起大宋朝廷,一對廢物父子想要獲得敵國尊重,完全就是一句夢話。

實力加堅強的抵抗意志,是國家生存的不二法門,沒有堅強的抵抗意志,再強的國家實力也得不到對手的尊重,再多的財富早晚也只是他國之物。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