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太平天國裡,它是反叛投降界極品:“我自橫刀向天笑”的苗沛霖

太平天國裡,它是反叛投降界“極品”: “我自橫刀向天笑”的苗沛霖

【本文由永宣論史原創,禁止轉載】

望門投止思張儉,忍死須臾待杜根;

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崑崙。

大家先看這首詩,都知道是晚清主導維新變法的義士譚嗣同就義前所作。但是永宣告訴你們,“我自橫刀向天笑”這句非他原創,而是搬運來的,它是譚嗣同從半個世紀前的一位叫苗沛霖的不第秀才那兒搬運來的。那個落魄秀才苗沛霖,年輕氣盛卻不得志,於是寫了一首《秋霄獨坐》:

手披殘卷對青燈,獨坐搴帷數列星;’

六幅屏開秋黯黯,一堂蟲鳴夜冥冥。

杜鵑啼血霜華白,魑魅窺人燈火青;

我自橫刀向天笑,此生休再誤窮經。

但是永宣在這裡就不論詩了,說說這個和太平天國有大交集的苗沛霖。苗沛霖的詩中那股強勁不是立足於做利國利民的高尚事業,而是立足於個人的榮華富貴。年少時的困苦讓苗沛霖對榮華富貴充滿了奢望,不斷地等待著機會。果然,機會還真來了。太平天國的迅猛崛起,各地起義軍的火勢燎原,讓安徽鳳台的苗沛霖找到了機會,他以為清王朝完蛋了,於是也扯旗造反,搞到清王朝後好撈些利益。

當時安徽兩淮一帶的捻軍勢大,苗沛霖趁勢投靠了捻軍首領張洛行。這時候,清廷正在大力扶持地方官員辦團練絞殺捻軍。附近的袁甲三、李鴻章這時候都崛起了,還有很多地方官員紛紛效仿,只要招募了幾千壯勇對抗了捻軍,隨隨便便就可以得到清廷賞賜的六品、甚至五品頂戴,如果打個大點兒的勝仗,什麼提督、按察使官銜不在話下。苗沛霖開始打算盤了,他打入捻軍熟悉後,自認為如果去辦團練肯定可以對付捻軍,到時候自己不就加官晉爵了。

於是苗沛霖背叛捻軍,第一次降清,回家辦團練,憑著熟悉捻軍的弱點和自己的一些謀略,他很快說服當地有錢人資助他建立一支苗家軍。隨後短短的四年間,他擁兵十萬,官居二品。這官是怎麼得來的呢?不是打仗,主要是他投機,利用滿清權貴勝保和袁甲三、曾國藩這些漢人實力派的矛盾,從中耍弄手段而哄抬自己身份而得到的。

然而,陳玉成領導太平軍和捻軍結盟後,逐漸掌握了安徽兩淮一帶的局面,這時候苗沛霖就顯得勢孤了,為了保持實力,避開太平軍和捻軍的刀鋒,他決定叛變清廷,投降太平天國。1862年初,苗沛霖厚著臉皮向張洛行謝罪,和捻軍和好,然後聯絡陳玉成,宣佈蓄髮歸順太平天國,洪秀全同意了並封他為奏王。但是,苗沛霖並不是真心歸附,和清安徽巡撫翁同書還是藕斷絲連。

其後,苗沛霖跟著太平軍和捻軍在河南和安徽打了幾仗,但是都失敗了,就連原來戰無不勝的英王陳玉成也退守廬州,清軍瞬間又佔上風了,於是苗沛霖又動搖了,跟著太平軍沒前途了,又聯絡清軍統帥勝保要反正,效忠清廷。並答應抓住捻軍首領張洛行做見面禮。於是4月份,苗沛霖幫助清軍攻打張洛行的潁州,包圍了張洛行的突圍部隊,但是在隨從的拼死血戰下,張洛行逃脫了,清廷責怪苗沛霖投降不夠誠意,苗沛霖大呼被錯怪,並表示為了表達忠誠,他願意擒拿太平天國英王陳玉成獻上。

困守廬州的陳玉成訊息閉塞,況且苗沛霖暗中降清,所以陳玉成不知道他降清之事。苗沛霖隨即開始給陳玉成下套,騙他來壽州共謀巨集圖大業。瀕臨絕境的陳玉成病急亂投醫,相信了苗沛霖的鬼話而不顧勸阻來到了壽州,苗沛霖把毫無防備的陳玉成等太平軍骨幹抓捕,然後進獻給清廷。就這樣,他把太平天國後期的頂樑柱陳玉成給害死了。

到這裡,眾人可能覺得苗沛霖必然收清廷厚賞而重新做人了吧!非也,此時,太平天國敗亡在即,清廷不再待見苗沛霖這樣的降將了,畢竟他們的用處不大了。苗沛霖失望了,再加上叛性難改,於是再叛變一次。1863年5月,苗沛霖又反清了,不過這次他徹底地成為孤家寡人、過街老鼠,因為他把所有的朋友都出賣完了...12月,他全軍覆沒,自己也被清軍砍死在安徽蒙城。

​永宣感嘆,像苗沛霖這種來回叛降七八回的奇葩極品,真是近世罕見,古今罕見。在反叛、投降界,他絕對是“專家”、“標杆”,實在是為眾人所不齒。

參考資料:《太平天國史》、《清史稿》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