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薦讀」五岔路口

和林格爾縣城關鎮有一處五岔路,俗稱“褲襠街”。五岔路口往東,是老城區,分為前街和后街,后街原是清朝和民國年間官府衙門所在地,前街則是居民住宅和商業區。老城區過去曾有大量廟宇、戲臺等建築,最早建於康熙年間,最晚則建於民國年間,但是,這些廟宇戲臺在民國二十年遭到了毀滅性破壞。而那些官府衙門則在解放後被逐步改造,成了當地政府及有關部門的辦公區。五岔路口往北,是通往單樹樑的一條路,往南,是曾經的牛羊路,往西,是通往呼和浩特市的大路。五岔路的形成,亦成為和林格爾城關鎮最初的雛型。

當年的五岔路口,是城關鎮居民所關注之地,那是因為這是“新”與“舊”的交叉點。五岔路口往東偏北,路北便是縣政府及各部門所在地,事關全縣及城關鎮的重大決策皆出於此,而五岔路口便是這類訊息的集散之地。正東三角地帶,便是七十年代修建的電影院,那可是當年城關鎮最雄偉、人氣最旺的文化場所,到八十年代初,每天下午、晚上各有一場電影,成群的電影迷聚集於此,等待開映時刻。緊挨電影院的西面,便是街心公園,裡面還有涼亭一座,種植著多種觀賞類樹木,成為城關鎮居民僅有的休閒納涼之所。五岔路口往東偏南,便是前街,這裡有俗稱“小組”的幾家商店,也即五十年代進行社會主義改造後誕生的商業組織,還有後來興建的商業系統一門市、二門市等,更有緊挨電影院的城關鎮第一座二層樓——知青樓,說繁榮,那可是當年城關鎮最繁華的所在。

也就是七十年代中期之後,在五岔路口以西先後修建了一中、酒廠、力車廠等,往北修建了團部、燈光場等,往南牛羊路兩側修建了眾多居民住宅,所謂“褲襠街”這才名副其實了。但是,此時的五岔路口確實還算不上設施齊備。記得,那時,從單樹樑下來,一條砂石路的東、西兩側,各有一條排水溝,由於年長日久經受山洪沖刷,那兩條溝特別的深,有的人夜裡騎車還曾不慎掉入溝內受了傷,我也曾親眼看到,有一次,城關鎮有兩個小夥子騎著一輛挎鬥三輪摩托車,由東而西經過武裝部門前向北拐去,結果由於車速快、路不平,竟然一下子連人帶車翻入深溝內,所幸無人受傷。往西,酒廠與一中門對著門,兩側均為深深的排水溝,緊靠道路有兩排垂柳高大濃密,從五岔路口一直向西到監理站,每到春夏季節,垂柳濃廕庇日,煞是好看,成為城關鎮一景。

小組及其附近的新華書店,是我最愛去的地方。小組位於前街偏東路南,大約建於清代,其所有建築隊都是磚木或土木結構的老屋,迎街門窗均為木質,窗板又是活的,白天摘下,晚上則掛起上鎖,店鋪內部也基本使用的是清代以來沿用的貨架、貨櫃,整個小組頗為古香古色。店內的商品也是琳琅滿目,不過大多為日用品,小到針頭線腦,大到鍋碗瓢盆,冷不丁還可能翻出有清一代的物品也未可知。而作為新生事物的新華書店,則擺滿了令人眼饞的圖書,雖然每冊不過幾角或幾元,但對一個窮學生而言亦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奢侈品。儘管如此,我還是竭盡所能,力爭每月購得幾本諸如《延河》《青年文學》《萌芽》《青年一代》《遼寧青年》等幾角錢一本的暢銷刊物,然後如飢似渴加以消化。

五岔路口西北角的文化館也是我的最愛。當時那裡還是平房,但基礎應該是按照樓房設計的。文化館裡面有乒乓球室、圖書室、閱覽室,甚至在八十年代初期還辦有舞廳,每到週末,那裡面就會響起震耳欲聾的音樂聲,許多穿著新潮的男女青年雲集這裡聯誼,據說,還成就了許多單身青年的姻緣。不過,舞廳我沒有去過,倒是書法展看過一回,其中我的語文老師張發先生的一幅鋼筆書法作品至今還有印象,張發先生平日裡的板書就很有韻味兒,硬筆書法自然不在話下,當為精品無疑。當然,最令我著迷的還是圖書室。那時,辦一個借書證不過兩元錢,每看一本書也就幾分錢。辦了借書證,我便可以堂而皇之地在書海里遨遊了,什麼《七俠五義》《李自成》《萬山紅遍》等等,四五十部長篇就是從這個視窗遞到我的手中,珍藏在我的心裡。

八十年代初,城關鎮最熱鬧的時候無疑是一年一度的物資文化交流會,期間,必定會請到區內外知名藝術團體前來獻藝,諸如呼市民間歌劇團的二人臺,山西省來的晉劇團等,其時的劇場就位於前街偏西街心公園南邊,烏蘭牧騎就在其鄰近辦公、排練。整個交流會期間,那真是人山人海,熱鬧異常,五岔路一帶便成了紅火熱鬧的中心地帶。不過,交流會再熱鬧,總共也不過八九天時間,曲終人散之後,五岔路一帶自然也就恢復了平靜。但全縣職工籃球聯賽有時會延續一個多月,且全部在五岔路口往北路西的燈光場舉辦。那時的籃球聯賽是城關鎮的一大盛事,比賽水平高、參賽隊伍多、觀眾人數多是三大特點,每當比賽時,燈光場附近乃至五岔路口便人頭攢動,有賣冰棍雪糕的,有攜家帶口的,有爭著搶佔有利位置而不斷往前擁擠的,真是好不熱鬧。而那些強隊,諸如糧食隊、教育隊、衛生隊、力車隊、商業隊等,無論球隊還是隊員,都成了全鎮居民的熱門話題,時至今日,人們仍然能叫出當時那些大名鼎鼎的球員的名字,而為哪支球隊可能奪冠而爭得面紅耳赤者也大有人在。

城關鎮變化最大的時期發生在九十年代之後,政府不斷加大城鎮投入力度,在推進城鎮化建設的同時,下大力氣綠化了周邊的荒山荒坡,同時改造了舊城區,並把大部分政府機關向西搬遷,從而拉開了城鎮框架,完善了五岔路以西的水、電、路、管網等,還開通了環城公交,硬化了小街小巷,使得城關鎮包括五岔路一帶的面貌發生了根本性改觀。縣裡還投入大量精力,新建了南山盛樂百亭園,改造了寶貝河兩岸和石咀子水庫,新建了汙水處理廠,改造了北、西、東三個出城口,打通了和盛路,一座宜居、安寧詳和的現代化小城鎮出現在寶貝河畔、丁家山下。自然,五岔路一帶也進行了徹底改造,各項設施、環境進一步完善。但是,五岔路仍然未能改變其基本形態,依舊處於城關鎮最為熱鬧之所。

如今的城關鎮,舊貌換新顏,馬路平坦,綠意盎然,高樓林立,人來車往,店鋪密佈,百業興旺。而五岔路口,經過改革開放的洗禮,也早已容顏俱改。是的,五岔路,岔開的是道路,拓展的是視野;岔開的是空間,凝聚的是人心;岔開的是新舊城的分界,展示的卻是改革開放的豐碩成果。如今,城關鎮已經抖掉了昨日的塵埃,又站在了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前沿。

(吳欣)

丨本期編輯:李慧芳

丨本期初審:楊利霞

丨本期複審:胡文彬

丨本期終審:韓新梅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