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

樑博:可以配合但不會表演,音樂之外的我不想說

最近《我是唱作人》熱播,作為國內首檔原創音樂作品競演節目,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更有毛不易王源兩位如今當下大火的超級IP,然而,在競演名單中,一個名字瞬間吸引了我的目光:樑博。

看到這個名字是不是讓人一瞬間突然有種“穿越感”。這位“歌王”已經數年沒有出現在人們面前了。

而節目裡的樑博卻看得我“尷尬癌”都犯了,全程高冷臉,不怎麼和人交流,連主持人採訪有時候也是直接就不說話把主持人晾在那裡,甚至直言不喜歡聽別人(其他選手)唱歌。把我都驚呆了。

據說當年奪了好聲音冠軍的他在簽約公司後因為不服從公司安排而被公司封殺,那如今他為何又再次出現在公眾面前了呢,這些年他又經歷了什麼?

諸神爭霸,他意外奪冠,卻是最黯淡的那顆星。

提起這個名字,很多人的第一印象應該還停留在12年《中國好聲音》冠軍這個身份上面。

第一期的《中國好聲音》,被眾多網友稱為“神仙打架”的一年,匯聚了金志文,關喆,吉克雋逸,吳莫愁,李代沫等實力超高的學員,其中關喆與金志文更是做了十幾年音樂的老音樂人。

先不說當年吳莫愁的火熱程度,吉克雋逸與金志文,都是奪冠的大熱人選,而最後奪冠的,卻是如同透明人一般的樑博,這個結果估計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就是樑博的粉絲恐怕也不例外。

而在第一季好聲音播出之後,其他幾位學員迅速走紅,吳莫愁更是被爆出一年狂吸兩個億,吉克雋逸與金志文等人也忙著接代言出唱片參加綜藝。

而樑博這個冠軍,卻在之後不久就寂寥無聲了,難道是因為沒有公司願意籤而退出了嗎?

而在13年,更有網友爆出樑博現身美國街頭賣唱,面前的盒子裡還有路人扔下的鈔票,不禁讓人感慨萬千。

沒有作品不接商演被公司冷藏,但他遇到了張靚穎。

其實,樑博當初奪冠後簽約了燦星旗下的夢想強音,最初公司曾為他接下了很多演出,但樑博態度強硬,堅持沒有作品不跑商演,雙方一度僵持不下。而後樑博回到學校繼續讀書,報考了吉林音樂學院研究生,卻因為文化課沒過而失敗了。

而在這時候,張靚穎的少城時代找上了樑博,而樑博堅持要求要有音樂上的主動權。公司對他的音樂方式不設限,也不能要求他參加活動或者宣傳。說實話這在誰看來都是妥妥的耍大牌,而少城時代竟然答應了。

這自然是離不開張靚穎的支援的,作為少城時代的股東同樣也是音樂人的張靚穎似乎對樑博特別能感同身受。彼時不少節目對樑博發出邀約被拒絕後甚至跑去找張靚穎,而張靚穎只有一句話:看樑博意願。

而樑博自然是堅持自己的一貫作風,他曾說,自己是“為舞臺和音樂而生的”。在他看來名氣和利益都不重要,他只是想簡單的唱歌,做音樂。

17年,他曾參加大熱的《我是歌手》,參加的前提,也是因為節目組可以讓他演唱原創曲目。而樑博在《歌手》演唱的原創歌曲《男孩》成了那一年的經典歌單。《靈魂歌手》摘得了當期歌手互投第一名。

還是一件簡單的T恤加牛仔褲,在娛樂圈摸爬滾打幾年的樑博,似乎並沒有任何改變。

冷場之王,鋼鐵直男,畫風清氣的他充滿了“反差萌”。

而這次再次出現在《我是唱作人》,從一開始的讓人尷尬到後來發現竟然充滿了“鋼鐵直男”的反差萌,畫風清奇的他不禁讓人覺得渾身上下充滿了笑點。

在第一期節目了與毛不易兩人進入高位區等待的時候,樑博坐在那裡冷如冰山,這讓同樣不善言談的毛不易只能對著鏡頭尬笑,而樑博鎮定自如的如同旁邊沒有任何人一般。

當工作人員都看不下去提醒他們可以聊天的時候。

樑博:昨天休息的怎麼樣。(努力尋找話題中)

毛不易:就正常。

先讓我笑一會,這真的是綜藝嗎?綜藝不應該是隔壁王源汪蘇瀧他們那種脫口秀一樣的氛圍嗎?這吊軌的安靜是什麼情況?然後接下來。

樑博:昨天睡得晚嗎?

毛不易:也還行,沒睡特別晚,今天起得也不早......

哈哈哈哈哈,真的快笑抽了好嗎。這真的不是男友第一次拜訪丈母孃家與老丈人對話的語氣嗎?

而後來來的熱狗希望通過“單口相聲”改變這尷尬的氛圍,然而,沒用....真不能想象如果來的是曾軼可,那這三位同樣沉默是金的音樂人會不會坐一天都不說話。

而當年的樑博就是採訪“絕緣體”,不管是誰採訪他,只要聊到和音樂無關的話題,一個眼神立馬就能把人釘到牆上。更是直言自己不想在娛樂圈呆著。

但其實他只是不善言辭,而並不是與人為難,節目中更是經常因為沒話聊而尷尬的低下頭,笑起來的樣子也是一臉的害羞與愧疚。

他彷彿依然是七年前的那個大學生,不善言談而又毫無綜藝感的他真的很讓人好奇為何出現在了綜藝裡。

答案自然是“只為原創音樂而來。”

除開音樂,沒有任何東西能吸引他。

正如剛出道時因為堅持沒有作品不接商演一樣,現在的他,依然把所有注意力放在自己的音樂上面。參加《我是唱作人》也是衝著“唱作”而來,骨子裡有著一股傲氣的他,堅決不參加娛樂類節目。

而在節目裡,能讓樑博開口說話的,也只有音樂有關的話題,只要離開了音樂,那他立馬又會變回那個“冰山”。即使讓他評價其他歌手,他也直言“不想回答”

其實他並不是木訥,只是不願意為了迎合而去改變,或者,是根本就不屑於去迎合。正如他自己所言一般,他願意配合綜藝的流程,但不會配合著表演。

說實話這另類的性格使我不得不想起了樂壇的另一位“冰山美男”,那位直言要不是沒錢做音樂誰會參加綜藝的“樸師傅”。

只是如今這紛繁複雜的娛樂圈裡,能像他們兩個一樣的人還有多少?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