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小米進入“更年期”】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在全球智慧手機出貨量放緩的背景下,小米2018年度財報顯得尤為重要,關於在行業慢增長甚至負增長的狀況下,如何正確,客觀,理智看待小米的現狀及挑戰是相當重要的。

在財報釋出之後,相當輿論都關注到了Q4智慧手機銷售環比下降的問題,小米方面對此也有迴應,理由為“Q4調整了新機發布節奏”,當期僅釋出了MIX3和小米Play兩款產品,且後者釋出在年末,對財報表現要滯後一些。

那麼,在這個行業大背景相對“悲觀”的環境中,小米究竟要如何應對以求軟著陸?以上問題為本文關注核心。

2018年Q3,小米收入為508.5億,彼時庫存為265.4億,但到了Q4,收入442億,庫存卻達到了295億,銷售變緩,庫存壓力陡增。

若用庫存週轉期=(平均存貨×360)/產品銷售成本,這一公式測算,2018全年,小米庫存平均週轉週期為66天。

雖然小米強調在1月,庫存週轉週期已經降到了55天,但實際上,這已經是小米歷史最高水平。

從企業風險管理角度看,庫存週轉週期加大,意味著企業內部在最初對這場行業下行的準備或有不足,對庫存管理未認真對待或嚴峻程度超出預期,這一方面拖累了盈利水平,截至2018年,小米計提庫存跌價撥備19億,去年同期則為7億,增加銷售成本,而另一方面,也在倒逼小米加快進行業務調整。

2019年1月,小米將紅米品牌獨立為Redmi,與此前一心要做高價高品質的旗艦機不同,該系列將繼續主打價效比,新發預售的Redmi Note 7 Pro售價也僅為1599元,僅為Mix3的一半。

雖然雷軍認為“價效比並非低價,而是同樣價錢買更好產品”,但小米在2019年前後,從Play到Redmi的釋出,都是在向市場透露一個資訊:小米要繼續向價格敏感型的下線市場要增量。

2018全年智慧手機平均售價為1068元,但Q4該數字為1004.7元,低於全年平均值。

從1月底,庫存週轉為55天看,該手段已有部分成效,但同時也看到,即使是55天,該數字仍然要高於小米此前危險的2016年,這也直接證明,這場行業悲觀較之過去要更為嚴峻,等待小米的考驗尚在後面。

從供應鏈角度看,在普遍看衰的行業背景以及在以錘子科技為代表的拖欠供應商賬期問題之下,小米這類頭部手機廠商在供應商處的議價能力開始有所鬆動,廠商要更加認真呵護供應鏈關係,以求產能穩定。

在資產負債表中,貿易應付款代表向供應商採買產品和服務的負債,那麼就可以用該數字來判斷小米對供應鏈關係管理問題。

用貿易應付款週轉期=(平均應付款×360)/產品銷售成本,這一公司計算,2018年貿易應付款週期大致為95天,與2017年大致持平。

但在2018年Q3,貿易應付款為526.5億,但在Q4該數字為426.9億,下降幅度強於成本增長降低力度,這意味著在Q4小米開始有意降低供應鏈的資金壓力,也證明,Q3供應鏈應付款壓力要高於平均值。

在庫存週轉壓力加大,貿易應付款週轉週期緊鎖前提下,為了穩定現金迴圈週期(庫存週轉天數+貿易應收款天數-貿易應付款天數),小米尚可以通過調節貿易應收款(給代理商回款週期)來降低現金壓力。

從2018年中,到Q3和年末,貿易應收款餘額分別為71.1億,84.9億和56億,Q2到Q3,貿易應收款餘額增幅大於營收增速,為鼓勵經銷商(尤其是重要的印度當地經銷商),小米加大對經銷商的資金補貼,而到Q4,行業下行以及小米內部壓力,開始縮減應收款餘額,全年貿易營收款週期大致為11天,與上年基本持平,但Q4的壓力要大於之前。

通過以上分析,小米著實已經處於下行壓力不斷加碼的區間,在這個區間內,不僅意味著收入降低,且各類支出和現金補貼均要有所調整,小米要逐漸適應勒緊褲腰帶的日子。

此外,隨著對經銷商資金補貼力度減少,如何穩定經銷商關係也是小米接下來關注的重點。

對於小米來說,保持當前局面,穩定使用者和供應鏈端的信心是最為重要的事情。

為了降低硬體製造業的壓力,小米將網際網路收入視為其業務的鐵人三項(其他為硬體和新零售),甚至有一度有輿論認為小米估值應該參考“騰訊+蘋果”演算法,即兼具硬體和網際網路雙重屬性,但迄今為止,資本市場對小米定價仍然參照硬體企業,18倍的市盈率與聯想相差不大。

那麼,小米的網際網路概念是低估還是高估呢?

整理從Q2到Q3、Q4,平均MIUI使用者對網際網路收入貢獻額,分別為:19.1元,21.1元,16.5元,從Q3到Q4,網際網路收入總量由47億元降至40億元,MIUI使用者雖然增加1800萬,但人均貢獻反而下降,此外MIUI使用者絕對值增幅均在1800萬左右,但環比增長率其實已經放慢。

在2018年Q2,小米國際收入佔比已經高達36.3%,全年佔比為40%,且印度成為重要增長引擎,但為何網際網路收入卻不降反退呢?

原因在於,海外市場在Google Play為代表的安卓系統之下,使用者對小米網際網路增值服務的需求量並不大,此外,在國內,在遊戲行業的冰凍期下,小米網際網路收入最大貢獻量也遭遇壓力。

若在此總結小米的出海行為,可以概括為:1.前期以出貨為主,降低庫存壓力;2.在出海初期,對網際網路收入困難估計不足,或者說小米在海外與安卓的競爭考慮不足,稀釋了網際網路概念。

從絕對值看,網際網路收入降低對小米並未有太大影響,但如前文所言,網際網路收入關乎小米未來的市值問題,在這條蘋果尚未完全走出的道路中,小米能否成功,目前還是存疑的,但對於國際化而言,穩定大盤才是當下最需要考慮問題。

小米在2019年以來已經採取了諸多的應激性措施,有些已經發揮作用,但有些尚需要相當長時間去觀察,考量,從行業角度看,小米當下的問題也是大多數企業都會遇到的問題,如供應商的逼債,銷售放緩,現金流吃緊,加速了錘子的退出。

如果說之前的小米是一個充滿活力,具有無限想象的少年,那麼,現在小米則應該進行內外調整,適應自己進入“更年期”的現狀。

小米作為上市公司,其資料給從業者提供了相對真實的樣板,也希望行業可以以此為參考,勵精圖治,殺出血路,早日走出低谷。

Reference:科技日報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