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

他與勞爾同為皇馬王子,球迷高呼要他不要菲戈,卻贊梅西獨一無二

提到“皇馬王子”的雅號,可能在許多球迷的腦海中,第一時間就會浮現出勞爾那張英俊的面龐。誠然,這位曾經的西班牙金童也是昔日伯納烏球場的金字招牌,絕對配得上“皇馬王子”的雅號,無論是風度翩翩的氣質還是無可挑剔的忠義,勞爾都是那個時代的翹楚。即便是許多巴塞羅那的球迷,也不禁為勞爾的風度而折服,這就是屬於皇馬王子的特殊魅力了。

可鮮為人知的是,其實在勞爾縱橫綠茵場的時代,伯納烏球場不止存在著一位皇馬王子。阿根廷中場藝術家費爾南多·雷東多,憑著自己優雅的球風與驚人的魅力,同樣征服了挑剔的伯納烏球迷,與勞爾同為皇馬王子。

而更讓人覺得巧合的是,勞爾是在1994年的夏天入選了皇馬一線隊,而雷東多也是在1994年的夏天從西甲小球會特內里費隊轉會到了皇馬,這兩人一相逢就表現出了極強的默契,一位專心於攻城拔寨,另一位致力於輸送炮彈,堪稱是天作之合,不知道多少綠茵豪強在他們的面前吃過苦頭,一起開啟了屬於伯納烏球場的新篇章。

不過,與職業生涯順風順水的勞爾不同,雷東多的職業生涯就只能夠用“命運多舛”來形容了。1969年出生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的他,雖然早早就表現出了極佳的足球天賦,在後腰的位置上獨樹一幟,既可以攔截對方的攻勢,還有一手不輸給任何突擊手的盤帶功夫,是球隊攻防轉換的關鍵樞紐。可他直到自己25歲那年才真正意義上享譽世界足壇,代表阿根廷國家隊參加美國世界盃讓他驚豔了那個夏天,而加入皇馬則給了他更大的舞臺。

在他職業生涯最為巔峰的1998年,雷東多在歐冠決賽中帶領著皇馬用一場極為實用的1:0擊敗了尤文圖斯,成功站在了歐洲之巔。那時候的他,無論身體狀況還是技術經驗都在自己的最佳狀態,說是當年的“歐洲最佳後腰”絲毫不為過,可以在攻防兩端都統治比賽的可怕存在。但是,這樣的一位世界級球星,卻無緣參加當年的法蘭西世界盃,原因竟然是時任阿根廷主帥帕薩雷拉要求麾下的子弟必須剪去長髮才能夠入選國家隊,強如巔峰期的“戰神”巴蒂斯圖塔,也不得不委曲求全。可驕傲的“王子”雷東多,卻與巴蒂做出了不同的選擇,寧可不參加世界盃也不剪長髮。

不僅國家隊失意,雷東多在皇馬也沒能終老。在2000年的夏天,球隊管理層以1700萬美元的價格把自己的英雄賣到了意甲豪門AC米蘭。驕傲的雷東多雖然傷心不已,卻選擇了高貴的沉默。而失望到極致的皇馬球迷們,卻高呼“要雷東多、不要菲戈”的口號,來抗議俱樂部的所作所為,可惜於事無補。

雖然沒有能夠在自己心愛的伯納烏球場終老,可不難想象,這樣一位能夠讓挑剔的皇馬球迷都高呼要他不要菲戈的存在,絕對是一位徹頭徹尾的皇馬主義者。可在近日接受採訪時,雷東多卻大讚宿敵巴塞羅那核心梅西的獨一無二:

“雖然我有一顆皇馬心,但是梅西確實是獨一無二的,他是一位與眾不同的球員,每一名球迷都可以享受到他的表演,他是一個在任何時刻都可以打破比賽平衡的球星,他的傳奇、射門都是不同常人的。對於讚美梅西這件事兒,我是不會厭倦的。”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