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辛棄疾的這首《玉樓春》,細膩委婉,寫出了傷春的最高境界!

辛棄疾是我國南宋期間著名的詞人,詩人。在我國浩瀚的文學史上,辛棄疾是少有的將軍型詩人,他投筆從戎,以身作則,投入了轟轟烈烈的抗金戰爭中。辛棄疾是能文能武的,全能型將領、詞人,是我國文學史上,不可忽視的文學家;又是南宋抗金歷史上,不可忽視的將領。

辛棄疾一生戎馬倥匆,所以詩詞大部分以軍旅生涯為主,其風格豪放沉雄又不失細膩委婉,文采華章令後人矚目。例如這一首《玉樓春》:

風前欲勸春光住,春在城南芳草路。未隨流落水邊花,且作飄零泥上絮。

鏡中已覺星星誤,人不負春春自負。夢迴人遠許多愁,只在梨花風雨處。

這一首《玉樓春 風前欲勸春光住》,描寫了詩人對於時光流逝的感慨,這首詞不同於以往的《破陣子》:醉裡挑燈看劍,夢迴吹角連營。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沙場秋點兵。

《破陣子》一詞,直接講了征戰沙場的巨集大場面,可以看出詞人胸中藏有溝壑的遠大理想。而《玉樓春》則像一個遲暮的美女,在感嘆春光的流逝。

我們看這幾句:風前欲勸春光住,春在城南芳草路。未隨流落水邊花,且作飄零泥上絮。這首詞的上半闋,說的是迎著春風,我想留住美好的春光,可是春光卻匆匆先走了,城南的萋萋芳草,還可以看到春光的模樣。我想隨著春光而去,可是隻能像沾在泥上的柳絮一樣,糾結纏繞,煩惱不斷。

這首詞借“泥上絮”一詞,表達了自己沉滯不前,徘徊猶豫的境地。可以看出,詞人此時仕途不得志,被人讒言被貶的心態。

辛棄疾的一生起起落落多次,被提升過,也被罷免過。他出生在金國統治的地區,但是他的父輩言傳身教,告訴他是宋國的子民,只是金國統治了這個地方,辛棄疾從小就立下壯志,要幫助南宋打敗金國。

他也這樣做了,親自抗金起義,抓捕叛徒耿京,交給南宋朝廷,博得南宋的重用。其後因為身份屬於金國投靠過來的人,一直處於“夾縫”中生存,有一部分人看不起他的身份,彈劾他,在這個人生起落的過程中,他體驗了人生的心酸。

我們看這首詞的下半部分:鏡中已覺星星誤,人不負春春自負。夢迴人遠許多愁,只在梨花風雨處。這首詞下半部分,寫了詞人對於時光流逝的感慨。看著鏡子裡的人,點點白髮已經出現了,時光就這樣流走了,不知不覺就老了,遠方的戰事,只能在夢中回憶了,梨花籠罩在春雨中,多麼淒涼啊!

整首詞籠罩在一種悲春的情懷中,辛棄疾的詞,奔放的時候如果大江之水,一瀉而下;細膩委婉的時候,又如弱管輕絲,嫋嫋切切。一個將軍深厚的文學功力,可見一斑。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