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為萬世開太平,中華五千年曆史,只有他們做到了!

了卻君王天下事

去年走了程開甲,今年走了于敏。

共和國的鑄劍者、執劍人們,一個個離開了我們。

要知道,他們造原子彈、氫彈,不是為了稱霸,而是為了和平,為了避免戰爭,中國的兩彈一星元勳們,每一個都稱得上是“為萬世開太平”。

冷戰時代,中國是被威脅、核訛詐最多的國家。無論是蘇聯,還是美國,都動過對中國本土核攻擊的腦子。

1950年6月25日,朝鮮戰爭爆發。不久,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不顧中國政府的警告,越過三八線,將戰火燒到鴨綠江邊。10月19日,中國人民志願軍入朝作戰,迅速扭轉了朝鮮戰局。在遭受沉重打擊之後,美國總統杜魯門在1950年11月30日舉行的一次記者招待會上,在回答會不會使用原子彈的問題時,含糊其詞地說:“要使用一切可以使用的武力”。1951年4月,美國把能夠運載原子彈的B-29轟炸機調到沖繩。

約里奧-居里曾轉告毛澤東:“中國要反對核武器,自己就應該先擁有核武器。”

美國的核訛詐,激起世界愛好和平人士的堅決反對。作為世界保衛和平委員會主席的弗雷德裡克·約里奧—居里(居里夫人女婿),不僅旗幟鮮明地反對美國的核訛詐政策,而且對如何才能制止核戰爭有著深層的思考。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約里奧—居里於1951年6月的一天,約見了在居里實驗室獲得博士學位即將回國的中國科學家楊承宗,對他說:“你回去轉告毛澤東,你們要保衛和平,要反對原子彈,就要自己有原子彈。原子彈也不是那麼可怕的,原子彈的原理也不是美國人發明的。” 1951年8月楊承宗回國後,即通過錢三強和丁瓚等,向中共中央轉達了約里奧—居里的忠告,這對中共中央下決心打造中國自己的核盾牌,起到了積極作用。

沒有鄧稼先、郭永懷、程開甲、于敏,我們可能到現在還要活在超級大國的核訛詐和核威脅之中。我們如果沒有這把利劍在手,就不可能在強敵環伺到時代搞建設、謀發展,自從中國氫彈爆炸成功,世界就清淨了許多。

蘇聯的核彈是來自於美國科學家的洩密,中國的原子彈尚且有蘇聯專家早期的幫助,但中國的氫彈研究完全是一張白紙,從無到有,彭恆武說過:“于敏的工作完全是靠自己,他沒有老師。”從理論,到構型、設計,再到試驗,完全是白手起家,無中生有。

不到五年的時間,在技術封鎖的情況下,于敏拿出了獨一無二的“于敏方案”。那時候,他打電話用暗語對鄧稼先說:“我們幾個人去打獵,打到了一隻松鼠……”

在氫彈試爆前,于敏和陳能寬兩個人一字一句背誦出師表:“臣受命之日,寢不安席,食不甘味。思惟北征。宜先入南。故五月渡瀘,深入不毛,並日而食;臣非不自惜也,顧王業不可得偏安於蜀都,故冒危難,以奉先帝之遺意也……”

終於1967年6月17日的羅布泊上空,中國的太陽升起了。

更看謀略稱籌幄

1986年,于敏對世界核武器發展趨勢作了深刻分析,認為美國核戰斗部的設計水平已接近極限,再多做核試驗,其效能不會有很大提高。為了保持自己的核優勢,限制別人發展,他們很可能會加快核裁軍談判程序,全面禁止核試驗。倘若那時我國該做的熱核試驗還沒做,該掌握的資料還未得到,核武器事業可能功虧一簣。

于敏向鄧稼先表達了自己的憂慮,鄧稼先也有同感。于敏建議上書中央。於是,由於敏起草,鄧稼先修改,胡思得執筆,向中央遞交報告,希望加快熱核試驗程序。

後面發生的事果然如於敏所料。1992年,美國提出進行全面禁止核試驗的談判。1996年,全面禁核試條約簽署。那次上書為我國爭取了10年的熱核試驗時間。96年後,中國政府承諾不再進行核試驗。

接著,于敏又提出,用精密計算機模擬來保證核武器的安全、可靠和有效。這個建議被採納並演化為我國核武器事業發展的指導思想。

“這次上書建議可以與原子彈和氫彈技術突破相提並論。不然,我國的核武器水平會相當低。”胡思得直言。正如宋朝詩人呂聲之詩中所言:“更看謀略稱籌幄,會見精神坐折衝”。于敏的謀略,“折”掉了美國的陰謀。因此,于敏又被視為我國核武器事業發展的戰略家,從某種程度上看,他甚至做到了像諸葛亮那樣,運籌帷幄,料事如神。

為萬世開太平,他做到了

直到許多許多年以後,我們才知道于敏的名字。

于敏先生,30年隱姓埋名,連妻子都不知道他在做什麼,大家想一想,他是不是很像《三體》中那位手握劍柄,面對一個強大世界的守護者?

誰終將聲震天下,必長久深自緘默;誰終將劃破閃電,必長久如雲漂泊。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