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一塊石碑揭祕一個王朝

在中國歷史上,曾經有一個王朝,與宋朝並峙了190年。後來在成吉思汗蒙古軍隊的強大攻勢下,遭到了滅頂之災,全國人口大部分被屠殺,文化書籍幾乎被燒燬,連刻有文字的石碑也被砸為碎石。再加上元人修史時,刻意沒有為這個王朝立正史,所以,此後幾百年,這個王朝就漸漸被人們遺忘。

這個王朝,就是西夏王朝。

武威西夏博物館

在今天的甘肅"武威西夏博物館"內,有一鎮館之寶:重修涼州護國寺感應塔碑。碑體高大厚重,呈烏黑色,透著陰森逼人的氣息。碑的兩面都刻滿了文字,所不同的是,陰面是漢字,能夠識讀,而碑陽的文字,粗看像漢字,仔細辨認卻一個字也不認識。其實,這種我們不認識的"漢字",就是西夏文字。所以,有人把"重修涼州護國寺感應塔碑"也稱為西夏碑。

西夏碑發現於1804年的乾嘉年代,距離西夏王朝滅亡的1227年已經過去了整整577年。在這500多年的時間裡,有人曾經看到過這種奇怪的文字,因不認識,遂被稱為天書。直到有一個叫張澍的甘肅武威人,在他的家鄉的一座寺廟(大雲寺)裡敲開了封閉500年的碑亭,發現了這塊震驚中外的西夏碑,才使人們第一次見識了那個消失了的西夏王朝的文字。一門顯學--西夏學,也由此拉開了研究的帷幕。

西夏碑

我曾三次到武威西夏博物館參觀。站在西夏碑前,常常有一種探祕的心態。儘管我知道,當前國際學術界,西夏學的研究成果已經非常豐厚了,但是我還是想在這塊碑上讀出點什麼來。

西夏王朝最具魅力的當然是西夏文字。西夏碑陰陽兩面的漢文和西夏文,並不是漢字和西夏文的直譯,而是就修建護國寺感應塔這件事情本身,所寫的兩篇意思差不多,內容差不多,字數差不多的記述文字。我粗略數了一下,字數各自約有1900多字。張澍先生曾經寫了一本研究西夏文字的手稿,可惜後來被家人當作廢紙燒燬了。直到俄國探險家科茲洛夫,於1907年在我國內蒙古的西夏古城黑水城,找到了一本西夏文和漢文對照的字典《番漢合時掌中珠》,才真正打開了西夏文字的奧妙之門。現在的研究表明,西夏文字確實是仿照漢字造出來的,其造字原理頗合許慎《說文解字》"六書"原理。

西夏文活字印刷經文

我在關注西夏文字的同時,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西夏文字是西夏王朝立國後不久發明創造的,並很快向全國推行,其中一個重要方法是大量使用泥活字印刷,特別是向各個寺院頒行的經書,幾乎全是用泥活字印刷完成的,在武威境內就曾挖掘出許多活字印刷的經冊,在武威西夏博物館有展示。須知,活字印刷是我國北宋年間畢昇發明的,按理說這種印刷術比當時的雕版印刷先進許多,但是此後的歲月裡,這種先進的活字印刷術使用率卻非常低,大部分人仍然喜歡傳統的雕版印刷。西夏人對待活字印刷的態度卻截然相反,就在活字印刷發明之後不久(畢昇發明活字印刷術是公元1041-1048年,西夏立國時間為1038年),他們很快就把這種"高科技"學到手,並且迅速地在全國普及。這種"模製"能力,與當今改革開放之初江浙人模仿製作洋產品有著驚人的相似。

西夏碑碑額篆書和伎樂舞女

西夏碑碑額題有七個西夏文篆字:敕感應塔之碑文。仔細觀賞這幾個篆字,其線條有一種舞動飄逸之美。這種筆法與中國書法史上中規中矩、沉穩靜穆的篆書截然不同。西夏文由於是脫胎於漢字,所以其書法藝術也隨之出現了篆書,楷書,行書,草書,唯獨沒有隸書。這幾種書法形式在已經發掘的資料中均有呈現,雖然沒有自成一體,但仍然不失為中國書法藝術不可忽視的組成部分。現在,有一些書法愛好者喜歡用西夏文創作書法作品,我們應該持歡迎的態度。另外我們在西夏碑額上看到的伎樂舞女,線條幹淨利落,簡潔有力,充分吸收了敦煌飛天的藝術特點。還有長篇碑文中,借中國古代駢體文寫作手法撰寫的大段文字。以上這些穩充分說明了西夏王朝是一個善於學習借鑑,善於創新發揮的民族。尤其是藝術創作領域,我們從武威西夏博物館展示的陶瓷、木版畫等藝術品上,都能深刻地體會到西夏人獨有的民族稟賦。

西夏文書法作品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