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明朝遷都北京後,南京是何地位?

明朝276年間,南京的地位非常特殊。說特殊,因為南京是明朝的定鼎之地,朱元璋坐鎮南京四十年(含稱帝前),統一天下。但因為北元威脅太大,明成祖朱棣把國都遷到北京。

朱棣的政治根本在北平,在南京,他不怎麼得人心。所以永樂元年,公元1403年,朱棣下詔升北平為北京,為遷都做準備。此時的北京還不是正式國都,只稱“行在”,畢竟北京還要大規模修建皇宮。永樂十九年,公元1421年初,一切準備就緒後,朱棣這才正式定北京為國都(京師),原國都南京降為留都。

留都的級別要比陪都高,打個不那麼形象的比喻,陪都是妾,留都是前妻。朱棣不喜歡住南京,但南京是他父親朱元璋打天下的地方,孝陵還在。這一點,決定了南京不再是國都,政治地位也不會低。原國都南京的所有政治機構,原封不動的保留下來。比如北京有六部,南京也有六部,尚書、侍郎一個不少。

當然,南京六部尚書是沒什麼權力的,要麼是從北京六部退下來養老的,要麼是權鬥失敗下放的。當時有個說法,說南京六部衙門,戶部收不到錢,兵部調不動兵,禮部管不了考生。很多官員上班,不是昏昏欲睡,就是泡茶吹牛,無所事事。不過在政治上,南京應天府的地位和北京順天府是平級的,合稱為二京府。

朱棣死後,明仁宗朱高熾不太喜歡北京,而且從南京到北京的糧食供應成本太高。朱高熾決定把國都遷回南京,下詔北京各衙門全部複稱行在,南京再次成為國都。朱高熾在位10個月就稀裡糊塗駕崩了,英武的明宣宗朱瞻基即位後,因要對付北元,所以留在北京。只是在名義上,宣宗時的北京其實只是行在,正式國都還在南京。

直到明英宗正統六年(公元1441年)十一月,朝廷才正式廢除南京有名無實的國都地位,復升北京為京師。此後,南京的留都再沒變過。

南京的政治地位是降低了,但要說經濟地位,南京要高過北京。首先,北京處在“苦寒之地”,糧食供應要通過南直隸運糧北上。江南是明朝的錢袋子、米袋子,沒有江南錢糧,京師就要斷炊。

南京作為留都以及祖宗靈寢所在,是江南的中心。明朝通過在南京的政治、軍事存在,控制著江南錢糧。明朝遷都後,還在南京留下十萬兵馬。只是到了萬曆年間,由於各種原因,南京的兵力只剩下4萬了。

士兵少了,但百姓多了。萬曆末年的南京人口,已突破百萬,號稱神宗萬曆年間,天下大治,留都城內戶口百萬家。武宗正德時,有官員評價南京的地位,說太宗皇帝(朱棣之前的廟號)遷都北京,但北京所倚仗的錢糧器物,無不取自於南京(為中心的江南)。

南京,可以說是西部、南部物資進入北京的中轉站。南京佔長江地利,比如四川、湖廣、江西的物資會先順江東下到南京,然後再走運河進北京。

南京在經濟上也有一段失落時期,就是朱棣初遷北京時,帶走了南京城大量民戶工匠。但南京特殊的政治、歷史和地緣,決定了南京很快就能恢復南方中心城市的地位。朱棣帶走的是官方手工業者,而民間手工業者則填補了官方手工業者離開後留下的空白。包括紡織業、印刷業、銅鐵木器,瓦肆勾欄等娛樂場所更不用說了。

尤其是在嘉靖、萬曆時期,隨著江南經濟的飛躍式的發展,南京成了全國重要的娛樂中心。 別的不說,秦淮八豔,你再熟悉不過了。

萬曆四十一年,有個叫奧伐羅-塞默多的葡萄牙傳教士,到南京進行傳教活動,起漢名為曾德昭。曾德昭在明朝呆了23年,1636年回到葡萄牙。他寫了一本書,名叫《大中國志》,詳細介紹了明朝,尤其是南京的經濟發展狀況,史料價值非常高。

對南京的評價,曾德昭說南京是明朝最大、最好的城市,街道非常寬闊、乾淨,老百姓彬彬有禮。最讓人吃驚的是,南京有大量的娛樂場所,每天人來人往,多到數不過來。有人問曾德昭,北京不是明朝的國都嗎?難道沒有南京大嗎?曾德昭搖頭說:沒有,北京只是政治上的首都,經濟上的首都,還是在南京。

或者換個角度講,北京是國都,南京是留都,也是備用國都。一旦北京有什麼事情,國都隨時可以遷回南京。土木堡之變時,明英宗被俘,就有官員主張遷都南京,幸好被于謙制止。當時遷都肯定不行,但明末大亂,再加上後金威脅,遷都南京成了必然選擇。只不過福王朱由崧等人昏庸無道,白白浪費了南京大好資源。清朝統一後,南京的留都地位肯定保不住了,降為江寧府,但依然是江南大城之一。

更多歷史地理文章,請關注公眾號:地圖帝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