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北宋初期士兵有多驕橫?集體逼皇帝封賞,遭宋太祖鐵腕處理!

文/晚風暮雨

北宋開寶年間,一次南郊祭祀大禮之後,部分官兵因為沒有得到賞賜,竟然公開擊鼓聒噪,向皇帝索要賞賜,宋太祖大發雷霆,下令將帶頭鬧事的四十多名士兵斬首,其餘人等刺配流放外地軍州,鐵腕鎮壓了這次士兵要挾朝廷事件。

士兵請賞為什麼就要被處死和流放呢?主要原因還是宋太祖打算敲山震虎,震懾全國的士兵,要知道,北宋建立初期,士兵大多驕橫跋扈,不把朝廷放在眼裡,故宋太祖希望通過冷酷處理此事,打壓士兵的囂張氣焰。

影視劇中宋太祖形象

宋初士兵的驕橫,是沿襲了五代時期的惡習,自唐末五代以來,天下大亂,地方割據政權如同雨後春筍一般出現。

北方先後有後樑、後唐、後晉、後漢、後周五個政權如走馬燈一般交替,後晉成德節度使安重榮有一句名言“天子寧有種邪?兵強馬壯者為之爾(1)”,將手握重兵的武將決定朝代的存亡的原因一舉道破。

其時,決定政權存亡的關鍵因素除了武將之外,還有士兵,“人主之興廢,皆群卒為之,推戴一出,天下俯首聽命而不敢較(2)”,不僅武將會背叛皇帝,驕橫的士兵也常常會驅逐將領,正所謂“兵驕則逐帥,帥強則叛上(3)”。

趙匡胤黃袍加身

故北宋建立之後,宋太祖趙匡胤吸取五代時期武將和士兵叛附無常的教訓,採取“稍奪其權,制其錢穀,收其精兵(4)”的策略,成功消除了政權被武將顛覆的潛在風險。

但驕兵積習已久,即便被收歸於中央,他們往往也並不安分,所以才出現了本文開頭那一幕。

那是開寶四年(公元971年)十一月,宋太祖舉行南郊祭祀大禮,典禮之後對參與典禮的官員、宗室、扈從的士兵等進行賞賜,郊祀後對參與者進行賞賜的做法,在宋朝形成了定製。

杯酒釋兵權

南郊大禮每三年舉行一次,扈從士兵得到的賞賜,往往能佔到賞賜總額中的一大半,南宋時,甚至能達到賞賜總數的百分之八十。

宋太祖最初希望通過豐厚的賞賜,來籠絡士兵之心,但驕橫的士兵並沒有因此而對朝廷感激涕零,反而得隴望蜀,對朝廷的索求變本加厲,宋太祖對士兵的鉅額賞賜,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反而進一步助長了他們驕奢淫逸的風氣。

郊祀後朝廷賞賜參與扈從的士兵,未參與的士兵則得不到賞賜。

影視劇中宋太祖形象

這一回擊鼓鬧事,向朝廷索要賞賜的士兵為川班內殿直,是朝廷禁軍,大約有一百二十餘人。

宋朝平定後蜀後,從末代皇帝孟昶的親兵中挑選出來一百多身材魁梧、武藝高強之人,組成川班內殿直,待遇優厚,與宋太祖之前組建的親軍御馬直一致。

這次的郊祀,御馬直作為扈從,每位士兵得到五千錢的賞賜,而川班內殿直未參與扈從,故無賞賜。

驕橫的川班內殿直士兵不甘心,一起向皇帝索要賞賜,“乃相率擊登聞鼓陳乞(5)”,宋太祖勃然大怒,派內侍遣中使謂之曰:“朕之所與,即為恩澤,又安有例哉!(6)”

宋太祖畫像

宋太祖下令處死帶頭的四十多人,其餘的刺配到外地,軍官則降職並施以杖刑,“斬其妄訴者四十餘人,餘悉配隸許州驍捷軍,其都校皆決杖降職(7)”,之後,又廢除了川班內殿直。

宋太祖鐵腕處理驕兵請賞之事,對打壓驕橫的士兵起到了一定的積極作用,但並未徹底根除此種陋習,宋真宗時期也發生過類似的事情,但真宗沒有太祖的氣魄,向士兵妥協並賞賜絹帛,最後還貶黜了處理此事不力的官員。

引用資料:

(1)《新五代史》·卷五十一

(2)《文獻通考》·卷一百五十四

(3)《新唐書》·卷五十

(4)《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二

(5)《續資治通鑑長編》·卷十二

(6)同上

(7)同上

版權宣告:本文為【指縫間的歷史】原創,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