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宋朝第三位皇帝——宋真宗趙恆

宋真宗趙恆(968年12月23日-1022年3月23日),宋朝第三位皇帝(997年5月8日-1022年3月23日在位),宋太宗第三子,母親為元德皇后李氏。初名趙德昌,後改趙元休、趙元侃。

趙恆歷封韓王、襄王和壽王,曾任開封府尹。至道元年(995年),被立為太子,改名恆。至道三年(997年),即位為帝。趙恆即位之初,任用李沆等為相,勤於政事。景德元年(1004年),趙恆北上親征,與入侵的遼軍會戰於澶淵。局勢有利於北宋,但因趙恆懼於遼的聲勢,並慮及雙方交戰已久互有勝負,不顧寇準反對,以每年給遼一定金銀為“歲幣”於澶淵定盟和解,史稱“澶淵之盟”。此後,北宋進入經濟繁榮期,史稱“鹹平之治”。 趙恆在位後期,任王欽若、丁謂為相,二人常以天書、符瑞之說熒惑朝野,趙恆也沉溺於封禪之事,廣建宮觀,勞民傷財,致使社會矛盾加深,使得北宋的“內憂外患”問題日趨嚴重。

乾興元年(1022年),趙恆駕崩,年五十五,在位二十五年。累加諡號為膺符稽古神功讓德文明武定章聖元孝皇帝,廟號真宗。葬於永定陵。

趙恆好文學,擅書法。諺語“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即出自他《勵學篇》。有《御製集》三百卷,今僅存《玉京集》六卷。《全宋詩》錄有其詩。

本名趙恆別稱趙德昌、趙元休、趙元侃、宋真宗所處時代北宋民族族群漢族出生地東京開封府第人物關係

李宸妃妻子趙禎兒子趙德芳堂哥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乾德六年(968年)十二月二日(12月23日),趙恆生於東京開封府第,是宋太宗第三子,與長兄楚王趙元佐同母,初名趙德昌。他幼時英睿,姿表特異。與諸王嬉戲時,喜歡作戰陣之狀,自稱“元帥”。宋太祖喜愛趙恆,將他養在宮中。

趙恆像

太平興國八年(983年),被授為檢校太保、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封韓王,並改名趙元休。雍熙三年(986年)七月,改名趙元侃

端拱元年(988年),封襄王。淳化五年(994年)九月,進封壽王,加檢校太傅、開封府尹。開封府政事紛繁,趙恆留心獄訟,裁決輕重,沒有不為眾人稱快的。所以開封的監獄多次空閒,太宗多次下詔褒獎他。

至道元年(995年),被立為太子,改名趙恆,仍兼開封府尹。趙恆既非太宗的長子,也不是皇后所生,原本是輪不上他繼位的。但其長兄趙元佐因叔父趙廷美之死發瘋、二哥趙元僖無疾暴死,他才有幸成為太子。

按照慣例,作為皇太子,趙恆在上殿時的位次在宰相之上,東宮僚屬稱臣,趙恆都推讓不接受。看到輔導自己的太子賓客李至、李沆,他一定先行拜禮,迎來送往都要到宮門外的臺階。

登基為帝

至道三年(997年)三月,太宗駕崩。太宗駕崩後,趙恆遭遇了由太監王繼恩和李皇后(明德皇后)共同謀劃的宮廷政變,宰相呂端一力挫敗政變,於同月扶立趙恆繼位,是為宋真宗。次年,改年號為“鹹平”。

鹹平之治

主詞條:鹹平之治

趙恆即位之初,任用李沆等人為宰相,勤於政事,分全國為十五路,各路轉運使輪流進京述職,減免五代十國以來的稅賦;他也能注意節儉,因此社會較為安定,給國家創造了一個相對長期和平發展的有利時機。

當時,鐵製工具製作進步,土地耕作面積增至5.2億畝(宋太宗至道二年時,耕地有3億多畝),又引入暹羅良種水稻,農作物產量倍增,紡織、染色、造紙、制瓷等手工業、商業蓬勃發展,貿易盛況空前,使北宋進入經濟繁榮期,史稱“鹹平之治”。

澶淵之盟

主詞條:澶淵之盟

北宋自雍熙北伐慘敗後,對遼朝就一直心存畏懼,逐漸由主動進攻轉為被動防禦。相反,遼朝對宋朝卻是步步緊逼,不斷南下侵擾宋朝。自鹹平二年(999年)開始,遼朝陸續派兵在邊境挑釁,掠奪財物,屠殺百姓,給邊境地區的居民帶來了巨大災難。雖然宋軍在楊延朗、楊嗣等將領率領下,積極抵抗入侵,但遼朝騎兵進退速度極快,戰術靈活,給宋朝邊防帶來的壓力愈益增大。

澶州之戰示意圖

景德元年(1004年)秋,遼承天太后蕭綽、遼聖宗耶律隆緒親自率領20萬大軍南下,直逼黃河岸邊的澶州(今河南濮陽)城下,威脅北宋的都城東京(汴梁)。警報一夜五傳東京,趙恆問計於群臣。當時,參知政事王欽若主張遷都升州(今江蘇南京),簽署樞密院事陳堯叟主張遷都益州(今四川成都),任職才一月的宰相寇準則厲聲反對說:“出這種主意的人應當斬首!”他說:“如果放棄汴京南逃,勢必動搖人心,敵人會乘虛而入,國家就難以保全了;如果皇上親自出徵,士氣必定大振,就一定能擊退敵軍。”

此時,告急的邊報一日數次不斷送到京城,寇準有意扣下,等積到相當數量,才一次轉呈給趙恆。趙恆見如許邊報全是告急的,便問宰相該怎麼辦。寇準認為只有立即御駕親征,畢士安也同意馬上動身。十一月二十日(1005年1月3日),趙恆從開封出發,並命李繼隆、石保吉擔任駕前排陣使。行至半途,傳來東京留守、雍王趙元份暴死的驛報,趙恆便命隨行的參知政事王旦趕回去負責留守東京。行前,王旦問:“十日不勝,何以處之?”趙恆沉默良久才說:“立太子。”同月,宋軍在澶州前線以伏弩射殺遼南京統軍使蕭撻凜(一作蕭撻覽),遼軍士氣大挫。

到了韋城(今河南滑縣東南),趙恆聽說遼兵勢大,又想退兵。寇準嚴肅地說:“如今敵軍逼近,情況危急,我們只能前進一尺,不能後退一寸。河北我軍正日夜盼望陛下駕到,進軍將使我河北諸軍的士氣壯大百倍。後退則將使軍心渙散,百姓失望。敵人趁機進攻。陛下恐怕連金陵也保不住了。”趙恆才同意繼續進軍,渡河進入澶州城,遠近各路宋軍見到趙恆的黃龍大旗,都歡呼跳躍,高呼“萬歲”。真宗在寇準的要求下上城牆鼓舞士氣,使得宋軍士氣大振。蕭太后自出兵伊始,便曾經宋降將王繼忠之手,多次提出議和。趙恆所派的使者曹利用被懷疑遼朝議和誠意的天雄軍守臣留下,蕭太后遲遲未等到使者。趙恆親征後,蕭太后見遼軍陷入被動,再次請求議和。

趙恆懼於遼的聲勢,並慮及雙方交戰已久、互有勝負,便決定再派曹利用出使。曹利用去遼朝簽訂澶淵之盟之際,趙恆告訴曹利用說:“如果實在沒有辦法,就算要百萬也可以!”寇準知道後,卻指著曹利用憤怒地說道:“如果超過30萬兩,就提人頭來見。”

經過曹利用和遼朝使者的一再討價還價,兩國制定瞭如下條約:

澶淵之盟

一、遼、宋為兄弟之國,宋為兄,宋尊蕭太后為叔母,後世仍以世侄論,使者定期互訪。

二、以白溝河為國界,雙方撤兵。遼歸還宋遂城(今河北徐水)及瀛、莫二州。此後凡有越界盜賊逃犯,彼此不得停匿。兩朝沿邊城池,一切如常,不得創築隍城。

三、宋方每年向遼提供“助軍旅之費”銀十萬兩,絹二十萬匹(即歲幣)。至雄州交割。

四、雙方於邊境設置於榷場,開展互市貿易。(在互市貿易中,北宋所賺的錢遠遠多於歲幣,每年宋朝收益為所供歲幣的2.5倍左右,且低價購買許多馬匹用於軍隊裝備,在經濟上拖垮了遼朝,以致其之後的幾十年未能發兵北宋)。

曹利用回到宋朝之後,趙恆急問金額,曹利用不敢直說,只豎起3根指頭,趙恆以為是300萬兩,大驚失聲脫口道:“太多了。”過了一會又自我安慰道:“是太多了,但就此把事情了結也好。”等知道是30萬時,如釋重負,轉憂為喜,對曹利用大加賞賜。

澶淵之盟結束了宋遼之間長達二十五年的戰爭,“生育繁息,牛羊被野,戴白之人(白髮長者),不識於戈”,同時也是宋朝向番方交納歲幣換取和平的開始。此後宋遼邊境長期處於相對和平的狀態。並使宋朝節省了鉅額戰爭開支,歲幣(30萬)的支出不及用兵的費用(3000萬)百分之一,避免了重兵長年戍邊的造成的過量徭役和朝廷賦稅壓力,以較少的代價換取了戰爭所難以獲取的效果。北宋在邊境上的雄州(今河北雄縣)、霸州(今河北霸州)等地設定榷場,開放交易,促進了宋遼之間的經濟文化交流,有利於宋遼的經濟發展、文化繁榮、民族融合。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