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一個天子笑,一個含光君,許多年過去了我還是一眼認出你_藍湛

江澄是靠莫玄羽使用的妖法,覺得是他回來了。而含光君則是聽到那首屬於他倆的忘羨一把抓住了正在操控溫寧的他。相視一看他心裡知道你終於回來了。

去年播出的這個動漫,一開始就讓我們對它抱著期待。前兩節將近四十分鐘的放映不得不說真的很為我們著想啊。溫氏橫行霸道,其他門派幾乎有氣不能撒只好私底下自己商討對策。這也為之後的射日之徵,做了鋪墊。

蓮花塢的少年去了雲深不之處當然是不會習慣,魏嬰帶著兩提天子笑,去了姑蘇藍氏。看著石壁上雲深不知處禁酒,他偷偷把它埋在了外面。對於在蓮花塢偷人蓮蓬,時不時調戲一下小姑娘的他來說這怎麼可能屈服。

夜晚的時候他偷偷溜出來,坐在屋簷上打算喝酒就不料到遇見了含光君。這時他還不知道這就是那個藍二哥,雲深不知處禁酒藍湛看著他說了這麼一句。像魏嬰那個脾氣怎麼可能直接把酒扔了,給你一罈就當不認識我。藍湛知道以後更加生氣,就開始了接下來的打鬥。這是他們第一次見面,後來他才知道這就是那個鐵面無私,不苟言笑的藍二。

在魏嬰走後的十三年中他嘗過天子笑,去過之前他和江澄的那家川菜館。其實他不能吃辣他也不會喝酒,只是這樣他就會想起他。他還去摘了蓮蓬,之前魏嬰就一直說過,藍湛我帶你去蓮花塢,我們那和你這不一樣,我帶你去摘蓮蓬。他那時一句肯定都話都沒有給他,後來他肯定後悔了,後悔沒有來,後悔應該不顧他的阻攔把他藏在他所能保護他的地方。

後來溫氏要立威信,將蓮花塢一夜之間變成廢墟。只有藍湛不顧長老的阻攔幫助他接到江厭離保護他的師姐。沒有逃過化丹手,江澄失去了內丹變成了一個廢人。魏嬰把自己的內丹給了他,自己被溫氏抓走扔在了亂葬崗。當藍二哥趕到時就只拿到他的配飾。

​他回到雲深不知處一遍遍的問靈,想要知道他的下落卻都沒有一個回答。當射日之徵爆發以後,我記得藍湛在看見溫氏的人手指都是血,問他魏嬰在哪裡。在聽到他被扔到亂葬崗以後他用盡全身的力氣撥動著琴絃,指尖的鮮血都飛了出來。從這時我們就能看出藍二哥已經動了真情。

還記得金光瑤對江澄說過但凡你們之間看上去沒有間隙,我也沒有辦法讓你們變成這樣。無論是金子軒還是他師姐的死在潛移默化中都是金光瑤推動的,而江澄也對魏嬰產生了誤會射日之徵魏嬰也被反噬,藍湛支身一人把魏嬰救了出來,藍氏派了四十三個長老去捉拿他,都被藍湛打成了重傷,事後他被打了四十三鞭修養了三年。

​其實在洞中藍湛就表明了心意只是當時魏嬰被反噬只是一遍遍的讓他滾,好心疼啊。後來其實除了莫玄羽獻舍魏嬰回來。也有人說如果含光君知道這個辦法,他會不會就做了?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