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劉錡:西夏小孩畏懼他,是他僅用萬餘兵馬逼退十萬金國大軍_金軍

南宋紹興十年,烽火再燃。彼時僅僅距離宋金議和過了一年,南宋的百姓還未享受來之不易的和平,兵戈又再度興起。那年,金兀朮撕毀合約,率軍十餘萬佔領了開封。之後又馬不停蹄地揮師南下,沿途的宋軍紛紛望風而降。金兀朮躊躇滿志,誓要一舉擊垮宋廷。

然而,在金軍的必經之地——順昌,早已有人做好了誓死抵抗的準備。這座小小的城內,在一名將軍的動員下,已是全民皆兵:男子都披堅執銳登上城牆,而婦人則在後方磨礪刀劍。

城中這名帶動了大家決心抗金的南宋將軍,就是新任的東京副留守:劉錡。

▲劉錡畫像

劉錡出身西北將門,其父親劉仲武為瀘川軍節度使。因他長得俊秀貌美,通曉兵法與五行之術,後來領兵治軍時被人稱為"儒將"。而且,他有一手令其父親都嘖嘖稱讚的弓法。史書載他年輕時和父親一同征戰,有一次見到軍營中有一口裝滿水的水缸。突發奇想的他一箭射在水缸上,破了一個洞後流水如注。他再次彎弓,用再次射出的箭剛好堵住那個破洞。眾人看後讚歎不已。

建炎元年(1127),宋高宗即位,當時南宋邊境烽火連綿。為了鞏固西北一帶的邊防,他特地錄用劉仲武的後人。劉錡因此受到高宗接見,並得到了他的讚賞。由此他出任隴右都護,抗擊西夏。到任後劉錡作戰勇敢,連戰連捷,僅僅三年時間便讓西夏人對他心生畏懼。以至於西夏小孩哭鬧時,他們的母親們都用"劉都護來了"這樣的話來唬孩子,可謂與三國時的張遼不分高下。

建炎四年(1130年)金軍渡江受挫,遂轉戰陝西一地。當時趙構見金軍方向一轉,便命張浚在陝西發動攻勢。領命後他集結宋軍主力五路大軍,想在陝西富平和金軍決一死戰,誰能料到這是一場大敗。當時劉錡沒在前線,而是在後方留守渭州。宋軍戰敗後,慕洧在慶陽叛變,進攻環洲。焦頭爛額的張浚便令劉錡前去救援。他怕金軍會偷襲渭州,於是留下部將守衛此地。跟隨劉錡一同前去救援的,只有李彥琪。未能想到的是,金軍的攻勢會如此之快。這邊的戰役還沒結束,金軍已經兵臨渭州城下。為了保衛後方,留下李彥琪鎮守環洲,他本人則率精銳回援。就在他前腳剛離開的時候,渭州已被金人攻下。不得已,他命令部下退回德順軍,而那個李彥琪卻直接叛變投敵了。

可以說,在但是潰散的宋軍當中,劉錡也是獨木難支。也正因此,劉錡在心中埋下了一顆復仇的種子。在那十年後,劉錡終於在順昌再一次遇到了這幫敵手。

富平之戰後,劉錡因部下叛逃被降職,由此蟄伏十年。在此期間,因為金軍始終未能取得突破性的進展,不得不暫時與南宋議和。紹興十年(1140),金國聲稱會將開封、河南和南京歸還給南宋。鎮守西北,沉寂多年的劉錡被任命為東京副留守,率軍前往接收開封。

當劉錡率軍來到渦口時,忽然發生了一件神奇的事情。當時他的部隊正在紮營,準備吃飯。突然天上一陣大風,竟吹得一頂帳篷拔地而起。劉錡看到後,心中有不妙的預感,這似乎是上天催著他們拔寨前行。於是他下令部隊,日夜兼程,趕往開封。

▲順昌即今安徽阜陽

無巧不成書,劉錡心中的擔憂化作了現實。1140年5月,劉錡部隊來到順昌府附近時,收到了宋軍的諜報:金兀朮已經撕毀合約,佔領開封,率領十餘萬金兵撲向潁河。不得已,劉錡決定率領不到兩萬人的宋軍趕到順昌,決定在此迎擊金兀朮。

順昌府地處潁河下游,金兀朮大軍如果想要渡過潁河,必定經過順昌。若宋軍繼續開拔,那麼兩軍對壘將難以避免。

此時,他身邊的將領都覺得應該護送順昌城中百姓撤回江南。但劉錡明白若此地淪陷,身後將再無天險可以阻止金人南下。想到十年前的那場大敗,想到背後的萬家燈火,想到諸多北宋老將的不甘,劉錡決定這次要誓死守衛這最後一道天塹。於是,他一渡過潁河,就鑿沉了所有船隻,向部下們表明了自己誓死衛城的決心。

來到順昌城後,他在當地知府的協助下,加強了城防。與此同時,劉錡還讓自己的家人都住到一座寺廟裡,並在寺門堆砌柴薪。他向城中居民說,如果金軍破城就放火燒死自己的家人。所謂"寺門累薪"便是如此。聽聞此事後,大家無不被劉錡視死如歸的信念所感染,紛紛表示願與城共存亡。於是順昌城中軍民開始堅壁清野,"男子俱戰備,婦人礪刀劍" 。

▲順昌之戰示意圖

很快,金軍的前鋒就到了。宋軍趁機抓獲了兩個金軍千戶,審問之後得知了他們的駐地。劉錡決定先聲奪人,派出一千宋軍夜襲金軍營寨,殺得金軍前鋒落荒而逃。隨後,逃跑的金軍前鋒帶回來三萬多名金軍。

當金兵再次來犯時,劉錡下令大開城門,這一招使金軍猶豫不前。他們只好用弓箭遠遠地射擊,但遭到宋軍強大的弩箭反擊。此後幾晚,金軍又接連受到夜襲。就這樣,金兵三萬大軍圍著這座小城整整數日卻毫無戰果。

金兀朮聽說了部下止步不前,怒不可遏。於是他親自率領金軍主力,殺向順昌。當金國大軍氣勢洶洶殺來時,宋軍突然派出一小支偵察小隊。金軍輕而易舉地俘虜了當中的兩人。審問之下,這兩人對金兀朮說:"守將劉錡是個只會吃喝玩樂的花花公子。"

殊不知,那兩人是劉錡特地安排透露假情報的。不知中計金兀朮就這樣帶著士兵,匆匆來到順昌城下草率地發起進攻。在另一邊,宋軍卻以逸待勞,輪番上陣,一點一點消磨金軍的體力。很快金軍就支撐不住,只好安營紮寨,打算休息一下。

炎熱的天氣使得士兵和馬匹都非常口渴,金兵紛紛從潁河打水飲用。誰知劉錡早已在河水、草地中下了毒。這使得金軍大量士兵病倒,馬匹也站不起來。就在這時,宋軍又屢屢派出部隊前來襲擾。他們甚至打到了金兀朮所在的營寨,連他的親衛牙兵也損失慘重。金兀朮又派出重騎兵,宋軍就用大斧砍馬腳、殺得"鐵浮屠"鎩羽而歸。

金兀朮用盡渾身解數,仍然吃不下一個小小的順昌城,軍隊士氣低落到極點。此時糧草漸漸不支,無奈之下他只得下令撤軍。於是劉錡帶領不到兩萬人的部隊,活生生逼退了金國十萬大軍,使得金軍滅亡南宋的夢想化為泡影。

▲宋軍面對鐵浮屠所用的陣法

順昌之戰後不久,宋軍本可乘勝追擊。就在這形勢一片大好之時,宋金再次議和。南宋朝廷為了表示誠意,將岳飛等人奪去兵權。眼看著自己的同僚一個個遭到奸臣的陷害,劉錡也心灰意冷主動放棄軍權。

白駒過隙,當初意氣風發的白麵小生已年過花甲。1161年,完顏亮又一次雲集60萬大軍準備南侵。此時的南宋,已無多少舊將。危機時刻,劉錡復出再掌兵權。經歷多次交手後,金軍看到劉錡的旗幟就害怕。以至於完顏亮這次不得不親自領兵,直面這位兩鬢斑白的對手。

▲影視劇中嶽飛下獄場景

已經63歲的劉錡威風不減當年:在皁角林之戰中,他率部下擊敗金軍。可惜其他將領毫無鬥志,使金人乘機進軍。一時間形勢非常不利,他不得不退守江南。禍不單行,此時年事已高的劉錡得了重病。無法繼續領兵打仗的他,只好回到鎮江休養。

宋朝覺得劉錡既然無法領兵,不如就召他回臨安,給他個閒差事做好了。但當他經過建康在驛館休息時,恰好金國求和使者也來到此地。負責議和的南宋大臣不僅要劉錡騰出驛館給金國人住,還將他安排一處別試院。這裡作為特殊的考試場所,空間狹小,而且佈滿了秦檜眼線。想到自己以身報國,最終受這等對待,劉錡便急火攻心吐血不止。最終,這位抗金名將病情加重,於1162年憾然辭世。

▲今浙江省湖州市德清縣新市鎮所留存的,紀念劉錡的劉王廟

劉錡去世後,朝廷給他追贈諡號為"武穆"。而宋朝另一個被追贈諡號"武穆"的,正是大名鼎鼎的鄂王岳飛。可見,對於南宋來說,劉錡的赫赫戰功和巨大貢獻與岳飛難分伯仲。

劉錡自少從軍,戎馬一生,連後來的清人鄧顯鶴也稱他"神機武略,出奇制勝"。雖然劉錡抱憾去世,但他心中所懷揣的春秋大義卻歷久彌新。從宋、明、清末乃至今日,無數仁人志士為國家和民族奉獻出自己的力量。這就是使中華民族得以延續千年的民族大義,亦是我們能在神州樂土上生生不息的力量之源。

參考資料:

1、《評劉錡與順昌保衛戰》,王志強

2、《劉錡軍事思想與軍事實踐述論》,王雲裳

3、《宋史·卷三百六十六·列傳第一百二十五》

4、《南村草堂文鈔》,清·鄧顯鶴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