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曾國藩資歷最老、功勞最大,咸豐為何連個巡撫都不願意給他呢?

清入關後,一直標榜“滿漢一家”,事實上順治、康熙兩帝在這方面做的也還不錯,可長久以來“重滿抑漢”一直是歷代統治者奉行不移的國策。其後的雍正、乾隆、嘉慶、道光也是如此,輕易不敢將權力交給漢人。咸豐即位後,也想照著這條路走,可他發現如果再不做出改變,大清將無可挽救。

可是要改變也不是那麼容易的,咸豐帝固有的思維還是重滿抑漢,只是在與太平天國的對抗中他發現,滿人已經不堪重用,只能依靠漢人替他打理這個滿目瘡痍的王朝。因此,咸豐帝在困頓與糾結中,才有所鬆動,其中他對曾國藩就是個例證。

曾國藩奉旨辦理團練時,咸豐給他劃了一個界限,即“幫同辦理本省團練鄉民搜查土匪諸事務”。可是後來曾國藩藉此機會建立了湘軍,並擔負其鎮壓太平軍的重任,很顯然,這和咸豐的指示是有差距的。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在咸豐帝的眼中,並沒有把曾國藩當成是整個湘軍系統的領袖。

正是這種奇怪的思維,讓曾國藩處於被動的局面,他的地位也一直不被認可。也就是說,如果曾國藩在軍事上有所建樹,那麼朝廷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而一旦軍事受挫,就會馬上出現危機。而曾國藩起初並不順利,東征之初,在嶽州、靖港兩役中戰敗,所幸的是在後來的湘潭湘軍打了一場勝仗,若非如此,曾國藩和湘軍的命運或將難保。

漢人帶兵這本來就犯了朝廷的大忌,反過來說,咸豐帝能容忍曾國藩手握重兵,這已實屬不易。如果想讓咸豐帝在退一步,那就更加不易了。因此,咸豐帝只給曾國藩帶兵權,而不願意給他兼理地方的權力。不過,細心的讀者會發現,既然咸豐帝不願給曾國藩兼理地方的權力,為何就捨得給胡林翼、江忠源呢?

這就是咸豐帝所謂的帝王心術。如果站在咸豐帝的立場上來看的話,胡林翼、江忠源雖然也是漢臣,可是他們和曾國藩又有著本質的區別。首先他們不像曾國藩那樣手裡有兩萬雄兵,其次,他們兩人無論是名望、資歷,都遠遠不及曾國藩,這也是咸豐敢於放權的重要理論依據。

有人會問,曾國藩既有兵權,難道非要兼理地方不可嗎?要回答這個問題,就得從當時的實際情況著手。太平天國運動時期,戰爭形勢犬牙交錯,其中有一個鮮明的特點就是各自為戰,而各自為戰大多又是各省為戰。這種現狀導致了各省的督撫或是將軍,如果不能將軍事、行政、財政、人事集於一人之手,那麼將很難獨當一面。

曾國藩收復武昌後,咸豐帝大喜,授他署理湖北巡撫一職。然而,軍機大臣祁寯藻卻諫言:“曾國藩一侍郎在籍,猶匹夫耳。匹夫居閭里,一呼,蹶起者萬餘人,恐非國家之福。”咸豐帝馬上心生後悔,不久又奪了曾國藩湖北巡撫一職,而是讓他率軍繼續與太平軍作戰。

曾國藩因為失去了湖北巡撫一職,直接導致了他在江西受困。曾國藩統兵最早,戰功也最大,只是因為他遲遲得不到督撫的位置,長期處於客軍的地位。儘管他頂著侍郎的頭銜,可是在地方上沒有實權,不管是籌集軍餉還是提拔部署,都要和地方督撫協商,其處境十分艱難。

咸豐帝若不是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若不是肅順等人的力諫,曾國藩恐怕還要再熬上一陣子。當咸豐十年江南大營再次被攻破、蘇州、常州陸續失陷後,咸豐帝這才無奈地將兩江大權交給了曾國藩。而正是有了兩江總督的身份,曾國藩才最終得以大功告成。

實際上,以當時的形勢而言,咸豐已經無法遵照祖制抑制漢臣,只不過他始終沒能明白這個道理。後來的慈禧太后就比他明白,一上來就倚重漢臣,先後授予湘軍數人為督撫。慈禧認為,既然尾大不掉的局面難以避免,不如儘早放手,保住大清的江山再說,至於後面的事只能是慢慢想法子了。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