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200多年前的準格爾叛亂,有一個你想象不到的幕後推手

歷史上一提到康熙,就會聯想到他的幾大功績,智擒鰲拜,平定三藩,收復臺灣,還有船伕這次要說的征討準格爾叛亂。

準格爾叛亂前後歷經三朝,康熙 、雍正 、乾隆三代人的努力,才終於將其徹底消除隱患。這樣頑固的叛亂,其背後勢力必定不會簡單,除了那些不甘於人下的蒙古貴族,在歷史課本中還提到了沙皇俄國的背後支援,但其背後的黑手只有這幾個麼?當船伕再次翻看這段歷史時,發現準格爾叛亂的發動者噶爾丹背後,似乎有著另一股勢力的蛛絲馬跡。

1644年不僅是一個閏年,同時還是群雄逐鹿的一年。在中原這塊廣袤而富饒的土地上同時存在了四個政權,分別是大明、大清、大順、大西。因此這一年便有了四個年號:明思宗崇禎十七年,清世祖順治元年,大順朝永昌元年(李自成)和大西朝大順元年(張獻忠)。

也正是這一年,噶爾丹出生在了一個蒙古貴族家庭,父親巴圖爾琿臺吉是蒙古準格爾部的首領,準格爾部就是後來準格爾汗國的前身。

1654年,當噶爾丹將要滿10歲的時候,藏傳佛教格魯派(又稱黃教)派人到準噶爾汗國面見巴圖爾琿臺吉,並一口認定噶爾丹是西藏尹咱呼圖克圖(活佛稱謂之一,地位低於達賴喇嘛和班禪)的第八世化身。說完便將不到10歲的噶爾丹“請”到西藏班禪和達賴處學習佛法。

聽說過活佛轉世的人應該知道,活佛是在前一任去世後,根據一定的“指示”,尋找剛出生的嬰兒。但為何噶爾丹這一次,硬是拖到了噶爾丹快10歲了才“找到”?其中原因值得深思,藏傳佛教格魯派就是想找一個有希望繼承蒙古準格爾部落,用於潛在軍事力量對抗的“官二代”。

果不其然,在噶爾丹離開準格爾後的第16年,他的同父異母的兄弟僧格琿臺死在了部落內訌之中。噶爾丹也揹負著使命從新回到了家鄉準格爾,開啟了一場被歷史銘記的戰亂。上文說道了格魯派想要找一個“官二代”。那為何印象中本是清修的佛教,會執著於世俗權力呢?

這就要說下西藏特殊的政治模式,在松贊干布那個年代,還是中央集權式的王朝,但到了後來隨著佛教傳播,西藏逐漸向政教合一的政治模式轉變。但由於佛教在西藏分裂為幾個不同派別,且不同派別之間勢如水火,這就導致教派之爭與權力爭鬥相結合。就在各個派系互相鬥爭的時候,後來居上的格魯派(黃教)還依舊名不見經傳。

直到明朝末年,蒙古族部落首領固始汗(見註釋1),應西藏黃教攝政者索南群培和五世達賴、四世班禪邀請入藏救助黃教。一番鬥爭後,固始汗成為西藏的實際領袖,格魯派也一躍成為西藏佛教的領軍派系,並且負責一定的世俗行政。但西藏的軍權卻依然牢牢把握在固始汗及其後世子孫手中。想必此時的格魯派和20世紀初的孫中山會有相似的心境,由於沒有一支自己的嫡系部隊。導致槍桿子不在自己手中,再好的戲也出不來啊!

所以深謀遠慮的達賴,借活佛轉世的機會,將蒙古王子——噶爾丹收歸賬下,並毫無保留的提供了各種支援。在一個恰當是時間,噶爾丹回到了闊別已久的部落。憑藉出色的膽識和謀略,噶爾丹很快統一了周圍部落,並對清王朝的穩固形成了一定打擊,羽翼漸豐的噶爾丹被達賴喇嘛封其為“博碩克圖汗”,加之噶爾丹又曾經是達賴喇嘛的親傳弟子,有著近十年的師生感情。所以不客氣地說,達賴喇嘛此時相當於有了一支屬於自己的嫡系軍事力量。成為其擺脫固始汗統治的信心所在。這一盤棋佈局真可謂是“老辣”啊!“其實說白了,這一切還不都是為了權利!”

船伕不禁想起很早之前看過的一句話:“世界上最血腥的戰爭,往往都有宗教的影子。”

註釋1:固始汗 (1582—1655年),明末清初蒙古和碩特部首領、衛拉特(厄魯特蒙古)盟主、青藏高原清朝屬國和碩特汗國的建立者,姓孛兒只斤,本名圖魯拜琥,是成吉思汗之弟哈布圖哈薩爾十九世孫。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