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真正的神仙世界—樑唐篇:(十六)太極(六)道龍儒鳳,文化巨人

前面說到了一位?其實稍微對道教有了解的人都知道。雖然“柱下史”是個職位的名稱,差不多就是圖書管理員的職位,但在在漫長的中國歷史中,它一般都只屬於老子的。

老子,也就是老聃,道教稱之為“太上老君”,但他出現在這裡有點奇怪。

老子

因為按《位業圖》的序列,他是太極境的最後一名。而偏偏是太清境的第一名,就算是象後聖帝君那樣同時居於上清境與太極境,也有點委屈他了。

事實上,老子就是個謎。我們往往認為已經瞭解他了,卻往往對他一無所知。

就象在《西遊記》裡,說金箍棒被大禹用來丈量山河,但它是太上老君打造的。這與我們相信的老子是春秋晚期人相違背。於是韓田鹿在《百家講壇》上用“姑妄言之,姑妄聽之”來解釋,其實是很圓滑的作法。

事實是,作為一個神的太上老君,他的壽命甚至是宇宙的幾倍。但作為一個人的老子,他的時代只處於春秋末年,與孔子同時,兩位中華文化的巨人曾經見過面。孔子稱老子“猶龍乎?”也就是說他有如神龍一樣見首不見尾。但除此之外,作為一個史官的老子沒有在歷史上留下相關的印跡。

有人考證出老子的生平,說他是楚國某將軍之子,父親戰死沙場後艱難度日,在逆境中錘鍊出光芒萬丈的思想,云云。

看起來很真實,但其實這只是小說。事實上,後人對比現有考究老子生平的資料,驚訝地發現《史記》上的材料與莊子的文章裡高度一致,而莊子本身就是個大寓言家,也就是說,有關老子的史料記載可能都是虛的。所謂“孔子見老子”也許根本沒發生過。甚至有人懷疑《老子》這本書都是漢人偽託的。但這個猜想被郭店楚墓出土的《老子》帛書終結了。

帛書《老子》

但這隻能證明《老子》這本書先秦就有了,對我們想更多一點了解老子生平的願望全無幫助。古代通常的說法是,老子從周武王時就擔任了“柱下史”,一干就是幾百年,一直到春秋。當他看到周室已經衰敗,無可挽回,就騎著牛西去。路過入秦的要地函谷關時,他發現有人在等著他。這位就是尹喜。

雖然說後人都叫他“尹喜”,但這很可能是個假名。因為他的職務是函谷關的關尹。所謂“喜”,其實是看到老子很高興。後人也稱他為“文始先生”。前面已經提到了,文始先生與栢成子高、西歸子、豐車子是同學。那就是都是從上古活下來的人。所以他也有點法力。

尹喜曾經在城樓上看到紫氣滿天, 認為是有聖人東來,經過這裡,於是就攔下了他,正是老子。他拜老子為師,請求老子為這世間留下點什麼,老子就寫了《道德經》。而後尹喜修煉成仙,號“無上真人文始先生”,傳下了道教樓觀派一脈。有說法是,他參與了“化胡為佛”的大工程,負責在西域八十一國協助佛教的傳播。

尹喜見老子

但有說在老子出關前,就收了一個弟子,叫做“庚桑子”,他的本名叫“庚桑楚”,居在北邊的畏累山,也就是傳說中陰陽之界的羽山。庚桑子在這裡三年,周圍的百姓奇怪地沒有得什麼病,而取得了大豐收。後來庚桑子飛昇,被列為四大真人之一的“洞虛真人”,也在太極境。

另一種說法是,老子出關不久就死了。一個叫“秦佚”的人來弔喪,但他沒有行什麼大禮,只是長號三聲就走了。別人攔下他說:“你怎麼這麼不尊重朋友?”秦佚說:“我這三號是代表老聃的出生符合自然之理,他的死亡也符合自然之理,他傳下的道理也符合自然之理。”別人聽了他的話若有所悟。因此,秦佚也進入了太極境。

比周宣王時代稍晚一點的是蕭史、弄玉。他倆是對童話故事般的神仙眷侶。弄玉是春秋五霸之一的秦穆公的小女兒。父親喜歡她得不得了,甚至讓她自己擇婿。於是有個年輕人來應聘。這位姓蕭,叫“蕭史”,他的特長也是會吹簫,一吹的話, 孔雀、鳳凰都飛下來。長得又玉樹臨風,弄玉一看就喜歡上了他。父母專門為女兒女婿修了座高臺,稱之為“鳳台”。蕭史在上面教弄玉吹簫模擬鳳凰鳴叫。終於學會了。伴隨著弄玉的簫聲,天上落下了一隻五彩斑斕的大鳳凰,停在了鳳台上。簫史也騎上了一條龍。兩人在秦穆公與夫人的注視下昇天而去。

蕭史、弄玉

這事太浪漫了,怎麼能夠得到人間現實主義的大師們認可?於是有說弄玉是沒成年就死了的。現代小說又有說蕭史是包藏禍心的遠古龍族。反正都是羨慕嫉妒恨啊。

下面輪到致使《位業圖》被噴得體無完乎的萬惡之源了,他就是孔子。在書中他被稱為“太極上真公孔丘”。

對於孔子,人們對他的誤解和對老子的誤解一樣多。很多人認為他是反對神話的鬥士,因為“子不語怪力亂神”嘛。但其實孔子的意思是指先把神靈的事放一放,而不是否定,處理好人的事再說。有句話更能表現他對神靈的態度,即“敬神如神在,如不敬,也不怪。”稟承他的思想。儒家把祭神的儀式與其宗教意義分割開來。事實上我們中國人的思想至今也受其影響。每年我們回鄉上墳,不是認為祖先神靈一定就在那裡保佑著我們,而是認為用這種方式可以表達我們對祖先的尊敬和哀思。

事實上,作為中國歷史上屈指可數的大聖人,孔子很早就被神化了。傳說他出生時就有頭麒麟從天而降,走到他母親身邊看護這幼小的嬰兒。而當孔子長大後,就有了透過古代的作品與古人交流的能力。比如說他演奏了《文王操》就看到了周文王。很早就成了聞名列國的大學者。諸國君主都來向他請教。他把本來屬於貴族的教育向百姓們普及。門下有三千弟子,七十二賢人。

孔子

為了宣傳自己的政治主張,孔子曾經周遊列國,在楚國遇到了一個叫“接輿”的傢伙。 這人精神似乎有點問題,所以人們叫他“楚狂”。當他遇到孔子時,便開口唱道:“鳳兮鳳兮,何如德之衰也!”孔子發現他話裡有話,想下車和他說話,沒想到這個瘋子已經跑遠了。

後來據說楚王聽到了接輿的名頭,想召他做官,結果被他老婆拒絕。後來兩夫妻一起去峨眉山隱居,最後死在了那裡。其實“接輿”也就是“接到車輛”的意思,指的也就是孔子那輛車。道教經文中說,接輿的真名叫“陸通”,他其實是在峨嵋山吃仙果成了仙,進入了太極境。在普賢菩薩入中土前,峨嵋山是他的道場。

除了接輿,孔子還遇到了其他的一些異人。比如一個叫“大項”的小男孩。他又叫“項橐”, 七歲時在家門口玩,在地上用石塊壘了一座小城。正好有駕車駛過來。小項橐伸手招呼:“停,這是我的城,不準通過!”

車上坐的正是孔子,他感覺這孩子有些可愛。乾脆和他聊一聊玩。沒想到這娃兒實在太聰明瞭,能言善辯。幾番下來,孔子都感覺五體投地,乾脆拜他為師。

項橐會孔子

這就是項橐七歲為孔子師的故事。但卻沒有他長大的故事。其實按古人的觀念,神童一般都活不了太久。老天爺會早早把他們收回去的。於是項橐回太極境作了神仙。不過另有說法是大項曾經教授過黃帝。看來他本來就是神仙了。

兩位神仙都回到了天上,而孔子本人即使年紀增長也沒有放棄學習。越學越精深,後來他還有了預測未來的能力。預言了秦始皇與劉邦的出現,並且為即將到來的漢朝創作了治國大綱。這就是《周禮》。最後他死亡後,元神帶著幾個弟子到了海上的仙島當了水仙。有的道教繪畫作品中的文曲星也就是孔子的模樣。

文曲星

當然這些東西人們不會認可。反對儒家的人認為,孔子就是這世間萬惡的根源,恨不能把他鞭屍再踩上兩腳。正統的儒家認為, 把孔子列入道教神靈對至聖先師是種侮辱。在這種觀點下,陶弘景版的《位業圖》裡面很可能沒有孔子。現在的《位業圖》裡的孔子是閭丘方遠加上去的。當然遭到了儒家們的一致痛恨反對。

在儒家神系中,孔子以下就是“四配”,排行第一的就是顏回,號稱“復聖公”。在位業圖上他被稱為“明晨侍郎三天司真顏回”。顏回是孔子的大弟子,是一位家境貧寒但仍一心向學的人。孔子周遊列國時,他有斬殺蛇精的傳說。可能是因為孔子樹大召風,引來了一些對頭或者殺手。顏回與他們有過交手並取得了勝利,這故事也被神化了。

孔子本來想讓顏回繼承他的道統,但顏回死在了老師的前頭。傳說中是因為兩師徒上泰山無聊時看吳國東門那邊比試目力。結果顏回不僅落敗,還搭上了自己的所有精氣。年紀輕輕就頭髮白了,死去了。孔子悲痛萬分,認為沒有人能夠繼承自己了,哭道:“天喪予(老天爺要我死啊)!”不久也去世了。

按照道教的說法,孔子的三千弟子都不會進入地府。七十二賢者更是早就名駐玄洲。顏回死後,先是成為了地府的明泉侍郎,後來才升職當上了三天司真。不過研究者們相信,他的名字也是閭丘方遠寫上《位業圖》的。

顏回和孔子

老子、孔子之後,太極境的高人就是莊子,在這裡叫“韋編郎莊周”。歷史上的莊子其實是宋國人,一生只作過“漆園吏”這樣的小官,卻是一位大作家,寫有《莊子》內外篇,被道教尊為“南華真人”,名列四大真人之一,授“太玄博士”治下為荊山。在《位業圖》中,他被稱為“韋編郎”,這卻是源自孔子讀《易經》“韋編三絕”的故事,不知何由。可能是指他當神仙后也成了暢銷書作家,仙人們讀他的書多次把編書的索子都磨斷了吧。

道經中說,莊子的師父叫“長桑公子”。但又有說法長桑公子是醫聖扁鵲的師父。他本來也是個隱世的高人,在一家小驛站作管理,偶然遇到了個叫秦越人的小夥子,感覺對方不錯,就拿了點祕藥給對方吃。於是秦越人有了透視人體的能力,這為他治病創造了很好的條件。人們驚歎他的妙手,以上古醫神扁鵲之名來稱呼他。結果反而忘記了他本來的名字。這麼說來,莊子與扁鵲其實是師兄弟。

在莊子的書中,還提到了一些異人。 其中有個叫“支離”,其實也就是“肢離”,這是個畸型人,也有叫叫“支離疏”的,他幾乎沒有脖子,腮幫貼近肚臍,肩膀比頭頂高,五官仰起,大腿骨貼在腰上。長得簡直不象個人。但人家身殘志不殘啊。依靠給別人縫補衣物,足以餬口,靠給別人算卦,足以養活十個人。更重要的是,支離疏化不利為有利。國家要召兵,要服勞役,一看這人是個畸形,就免除了他的義務。由是支離疏活得比很多人都好。在道士們來看,他也是個修行者,於是也安排他入了太極境。

支離疏

另一個進入太極境的異人叫“伯昏”,他的全名是“伯昏無人”,所以被認為是位得道者,是因為他與列子列禦寇的一次比試。當時,列子在向他展示自己引以為豪的射技。列子拿了一盞水,放在自己的手肘上。然後開弓射箭,只見箭去如流星,水卻點滴不灑。可謂神技。伯昏無人卻說:“你這是為射箭而射箭,不是不射箭而射箭。”列子不服。於是伯昏無人帶他登上高山,踏上顫動的石頭,面臨著百丈深淵,背部全空,腳有二分都在崖外。列子嚇得趴著,冷汗都流到腳後跟了。伯昏無人於是嘲笑他遠沒達到至人“上窺青天,下潛黃泉,揮斥八極,神氣不變”的境界。 這未必是個寓言。一個真正的隱者的確應該有這樣的膽色。八十年代在中國尋訪隱者的美國人比爾.波特就對此很有感觸。相對而言,最近被“高房價”趕離終南山的“隱士”只能說是假隱士。他們只是逃避社會,並不象伯昏無人這樣以追求生命的終極意義為目的。

伯昏無人與列子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