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慈禧要控制兩江總督的任命權,曾國藩和李鴻章為何反對?

太平天國定都南京,兩江成了清廷崛起的漢臣地主集團與太平軍的主戰場。太平天國失敗後,漢臣集團,尤其是曾國藩和李鴻章,逐漸掌握兩江實權。

兩江總督管著江蘇、安徽、江西三個省,掌握清廷大部分的錢糧供應。所謂江南田賦,可當天下十分之三,漕糧可當天下一半。在太平天國之前,清朝牢牢控制兩江總督的任命權,但之後,慈禧已有點管不住這些掌兵的漢臣了。

同治四年,公元1865年九月,慈禧決定把任職五年的兩江總督曾國藩調到徐州剿滅捻軍,保留兩江職務。而曾國藩之後最有名望繼任兩江的李鴻章,則被調到河南。

誰來當代理總督呢?在江淮經營多年的清官吳棠,慈禧認為曾李(曾國藩、李鴻章)挑不出吳棠半點毛病。

這是朝廷的任命,曾李不能公開反對。可是,兩江是他們拼老命從太平軍手上搶來的,然後平白還給慈禧?憑什麼!

吳棠控制江北糧餉,卡住了湘軍和淮軍的吃飯問題。然後,慈禧打算分割兩江轄區,告訴曾李,對外放風說要沿江劃兩個省。慈禧問曾李意見,實際上就是試探。曾李當然不會同意,不動聲色的威脅慈禧說:如果劃江淮省,如果江淮省丟了,誰來守南京?

慈禧無語,只好作罷。

曾國藩不上鉤,慈禧就調曾國藩到湖北打仗,讓李鴻章代理兩江總督,吳棠任江蘇巡撫,從側翼卡李鴻章的脖子。曾國藩還是不就範,賴在安徽不走,實則死守兩江。

作為曾國藩的學生,李鴻章也不是省油的燈。他告訴吳棠,說江北捻軍已被剿滅,你的任務完成了。我這個兩江總督要當得名副其實,老兄是不是把江北讓出來?

吳棠又不傻,曾李是領兵大佬,何苦替慈禧得罪他們。吳棠就上奏摺,順水推舟說江北平定,臣無事可做。無事可做?慈禧冷笑,那就死盯著曾李,把吳棠摁在兩江,成天噁心曾李。

慈禧又做了一個餌。慈禧以朝廷的名義,又要調曾國藩去河南。慈禧的理由是河南兵力空虛,萬一再讓“賊”佔據,勢必成為朝廷大患。曾國藩是天下宿將,坐鎮河南,可讓“賊”聞風喪膽。慈禧轉了一個急彎,說曾國藩在徐州太忙,那就讓李鴻章去河南吧。

這樣一來,慈禧把曾國藩摁在徐州,又把李鴻章弄到河南。兩江沒有大佬坐鎮,至少慈禧收回兩江的希望大增。

曾國藩同樣不會接受李鴻章離開兩江。兩江錢糧是湘軍的命脈所繫,如果兩江被慈禧控制,湘軍吃飯成了問題,慈禧可輕易打跨湘軍集團。李鴻章也寫信給曾國藩,說咱們一定要咬住底線,兩江絕不能讓人。

怎麼駁斥慈禧,曾國藩想出一個嚇唬慈禧的辦法。曾國藩上摺子,說捻軍重點在山東一帶折騰,這樣就能減輕陝西、山西,以及河南的壓力。也就是說,河南暫時還不需要李鴻章重兵駐紮。不然,捻軍就會利用李鴻章西進之機,作亂山東、江淮。到時兩江大亂,朝廷連飯錢都沒了。

至於慈禧點名要提拔的李宗羲出任江蘇巡撫,曾國藩把李宗羲貶得一文不值。曾國藩說李宗羲提拔過快,人多不服。另一個人選丁日昌,也沒逃過曾國藩的惡評。

但繞來繞去,曾國藩嫌太麻煩,乾脆亮出自己的底線,效果更好。曾國藩警告慈禧,說將在外、君命可有所不受!古代大將在外統兵,卻受朝廷一日數寄瞎指揮,沒有不慘敗的。

曾國藩這套連環馬戰術非常厲害。他沒有直指吳棠,而是把吳棠晾在一起,專攻李宗羲和丁日昌。只要堵住李、丁二人不來兩江,吳棠就不能正式就任兩江總督。這樣的話,曾國藩就能控制兩江的錢糧大權,不必受制於慈禧。

李鴻章對曾國藩的想法心領神會,也上摺子說兵力拉的過長,錢糧運輸太麻煩,容易被人切斷。

這下輪到慈禧和恭親王奕頭疼了。慈禧一定想念一個人——戰死的僧格林沁。有僧格林沁在,慈禧能用僧格林沁的軍事才能堵曾李的嘴。可僧格林沁被打死,朝廷實在拿不出個像樣的武將。

慈禧只好向曾李妥協,而夾在慈禧和曾李之間的吳棠,成了風箱裡的老鼠——兩頭受氣。吳棠不想再為慈禧背書,說臣身體不好,準備撂挑子走人。

慈禧被迫在同治五年,1866年,調吳棠任閩浙總督,算是給吳棠一點補償。兩年後,慈禧終於抓住機會,將曾國藩調出兩江,由馬新貽出任總督。但又過了兩年,在著名的刺馬案中,馬新貽被刺,成為千古謎案。

而曾國藩,又堂而皇之的回到兩江總督衙門……

有人猜測,馬新貽被刺案,背後有曾國藩的影子。

更多歷史地理文章,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地圖帝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