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

印度的網紅經濟——中國製造

來自中國的視訊平臺正在印度爭搶播主,可真正的網紅經濟什麼時候能到來?

印度傳統節日胡裡節前一週,Richa Kukreja 身穿白色楞哈長裙,梳著時髦的丸子頭,戴著長耳環,點了眉心痣,嘴脣與上衣花邊同是珊瑚粉,相得益彰。她捧著滿是幹顏料的托盤,站在放在三腳架上的智慧手機前,對口型假唱寶萊塢流行歌曲。暫停了好幾次之後,這個視訊的錄製才完成。Kukreja 今年26歲,是數字化營銷專業的學生,她說:“表情一定要到位”。

稍微調整後,Kukreja 繼續拍攝下一條視訊。媽媽幫她一起扯下黑色的幕布,不需要再用它烘托白色的披巾。盤子裡換成了水氣球,前額系一條白圍巾,這次她對口型唱的是另一首胡裡節期間流行的寶萊塢歌曲。

就這樣變換背景、道具和歌曲,拍了不少視訊。至於為什麼拍之前總要調整,她說:“視訊不能重樣”。Kukreja 在 VMate、Vigo Video(海外版火山小視訊)和 LIKE 視訊平臺上的總關注量高達13.8萬。這樣的關注量,至少能讓她月入5萬印度盧比(約合725美元)。

Kukreja 是正在印度興起的視訊平臺上的一個“網紅”。TikTok(海外版抖音)、VMate、Vigo Video 等 App 在印度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歡迎,大量像 Kukreja 這樣的年輕人受到了這些 App 的熱捧。雖然剛進入印度時,這些中國 App 遭到了“精英化”的 Instagram 使用者的不屑和奚落,但漸漸被更多第一次使用手機觀看視訊的使用者接受和認可。TikTok 一月份在印度的活躍使用者數量達到5200萬,僅次於 Instagram,據悉後者資料為7500萬。

隨著這些使用者原創內容(UGC)平臺越來越受歡迎,網紅也越受追捧,平臺則借網紅繼續保持發展勢頭。二十來歲、有點兒天分的人在小視訊和直播平臺靠才藝賺取數量可觀的打賞,“網紅”這樣一個迷你產業逐漸成型。僅 Bigo Live 在印度就有1萬名生產內容的播主。對於 Kukreja 這樣的年輕人,想要靠網路一炮而紅,再也沒有比現在更好的時機了。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