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日本731部隊和今天日本醫學的先進有關聯嗎_試驗

關於日本關東軍第731部隊的話題對於中國人來說永遠是沉重卻又不可忘卻的,這支罪惡部隊代表著侵華戰爭中最陰暗殘酷的一面,而在這座人間地獄裡犯下發指罪行的惡魔們卻有著兩副面孔:在戰時他們是手持解剖刀毫無人性地實施活體試驗的731部隊成員,可是戰後卻回到日本,以醫學精英、著名學者的身份招搖過市,安度晚年,而他們向世人炫耀的所謂精湛醫術卻是基於他們在無辜中國人和抗日誌士身體上進行的殘忍試驗而積累起來的。

在看到這個問題時,筆者想起日本左翼作家森村誠一所著的紀實作品《惡魔的飽食》中有這樣一段記載:“某有名國立大學的教授在戰後日本醫學上做過許多疑難手術,博得高名,獲得了政府的勳章……這位先生怎麼掌握如此高明的外科手術技巧的呢?如果那麼難的手術遭到失敗是不得了的!難道那位先生沒有失敗過嗎?不,他的手術有過幾十次失敗的經驗,……他在什麼地方積累這些經驗呢?都是在731部隊!”這本書還記載,某位原731部隊成員供述,曾以“馬魯太”(日軍對人體試驗物件的稱呼)為物件進行過多次疑難手術的“實驗”。毋庸置疑,這些所謂“醫學實驗”的背後就是一條條被活活殘殺的生命!

2017年8月,日本NHK播放了記錄片《731部隊的真相》,片中展示了當時日本高校內的醫學學者參與731部隊試驗的情況,其中包括東京帝國大學、京都帝國大學、慶應大學等知名學府。

在731部隊中,根據研究方向的不同分為若干研究班,而擔任班長的基本都是當時出名的學者或醫生。在進行人體活體解剖時,通常由班長提出要求,並指派助手執刀進行,只有遇到特別感興趣的實驗專案時他們才會親自動手。所有人對於活體解剖都沒有絲毫的罪惡感。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在戰爭結束後,大部分731部隊成員,包括其創始人石井四郎軍醫中將居然逃脫了審判和懲罰,用其罪惡試驗獲得的資料換取了美國軍方的庇護,並且成功洗白,繼續在日本從事醫學工作,其中還有人厚顏無恥地將人體試驗的成果寫成論文公開發表,獲得了日本醫學界的讚譽,卻沒有人對這些“成果”是如何獲得的提出質疑!

兩度擔任第731部隊部隊長的石井四郎軍醫中將,這個惡貫滿盈的戰犯藉助美國的庇護逃脫了審判,苟活至1959年去世。

雖然不能說今天日本醫學的先進與昔日731部隊的細菌戰研究有著直接聯絡,但可以肯定,其戰後取得的醫學成就中有相當一部分是從731部隊的實驗資料中獲益的。醫學技術本身沒有善惡是非之分,但是運用醫學技術的人卻是有善惡是非之分。無論那些昔日731部隊成員戰後運用醫術救助了多少人,治療了多少疑難雜症,他們永遠都不能擺脫殺人惡魔和戰爭罪犯的罪名!731部隊的罪惡必須被任何心存良知的人們所銘記!勿忘歷史,保持警惕!

關東軍第731部隊平房基地的遺址,在戰敗前夕,日軍為了毀滅罪證,對731部隊駐地進行了破壞。

原創不易,感謝支援,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軍事公眾號:崎峻戰史。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