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衛青和霍去病時期,是西漢對匈奴軍事勝利的巔峰,成就漢武帝江山

漢武帝建元二年(公元前139年),武帝前往霸上祭年E先祖。回來的路上,武帝順道去看望自己的姐姐平陽公主。回宮日寸,武帝的車隊裡多了一位秀髮如標的歌女。地叫衛子夫,中國歷史上第一位得到獨立溢號的皇后。

一年後,衛子夫懷孕了。而未央宮中的一場風最卻因此爆發。時任皇后陳阿嬌是武帝青梅竹馬的初戀,其母不僅是武帝的姑姑,而旦對武帝有擁立之功。因此,即使在嫁給武帝多年、花費鉅額的醫療費用之後仍然沒有子嗣的阿新依獨享武帝的寵愛。衛子夫的懷孕使得皇后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脅,而她反擊的矛頭,則瞄準了衛子夫年僅十三歲的弟弟一衛青。為了保護衛青,武帝宣佈將衛青招入宮中,加入剛剛成立的期門軍。由此開始了中國軍事史上的一段傳奇故事。

元光五年(公元前130年),衛青首開記最,長驅直入,攻破匈奴大會諸候、祭福先祖的聖地龍城。

元光六年,匈奴南下入侵上谷部,漢武帝起四路大軍,各帯一萬騎兵迎擊。由子戰場多在漢匈雙方互市的關市附近,因此史稱關市之戰。在這場戰爭中,已經在期門軍中經過十年訓練的衛青作為車騎將軍率軍出征。由手兵力分散,準備不足,四路漢軍中兩路戰敗,一路無功而返,只有衛青果敢冷靜,長驅直入,突裝河南地區,一舉擊潰了白羊王與樓煩王的武裝力量,殲敵數千,繳獲牛羊百餘萬,收復河南地,兵鋒直至匈奴王庭,攻佔並摧毀了匈奴聖地龍城,獲得漢匈戰爭中第一場戰略性勝利。漢武帝大喜過望,立即封衛青為關內候。

龍城被毀令匈奴軍臣單手大為震怒。第二年(公元前128年),軍臣單于發兵六萬騎,兵分三路攻打遼西、漁陽、雁門,並旦一改往日避免與漢軍主力作戰的傳統,主動發起主力會戰。汲取了關市之戰兵力分散致敗的.教訓,漢武帝令衛青率三萬騎兵出雁門,集中力量打擊匈奴右路部隊。衛青成功擊敗匈奴軍,“斬首虜數千”,挫敗了匈奴的攻勢。

元明二年(公元前127年),不甘心失敗的匈奴集中兵力,再次入侵上谷、漁陽。這一次,漢武帝決定敵進我進,令材官將軍韓安國率領步兵部隊在東面堅守壁壘不出,而衛青、李息率領騎兵,利用秦長域的掩f戶,沿著黃河西岸隱蔽推進,突然襲擊了河套、河南地區。駐守此地的匈奴白羊、樓煩二王措手不及,被打得一敗塗地,僅帶著少數親兵逃跑。漢軍殲敵數千,虜獲牛羊百萬,佔領了河套到院西的廣闊地區。

元朔二年漢帝國l月擊河南之戰雖然投入兵力不多,但卻大大改變了、漢匈之間的戰略形勢。匈奴不僅喪失了一片最為肥美的章場,而且喪失了直接威脅長安的能力。漢軍在河套地區築期方城,兵鋒直指匈奴統治核心一漠南地區。攻佔E先西,不僅使漢軍擁有了一片上好的馬場,還構築起通向河西走廊、開啟絲綢之路的出發陣地。

元朔三年,軍臣單子在慣怒與憂鬱中去世,其弟伊稚斜殺太子子丹,自立為單于。伊推斜登基後,連年發動大軍,對漢朝進攻。漢匈戰爭的高潮來臨。元明六年(公元前123年),漢匈雙方決定性的戰略會戰一漠南之戰爆發。衛青率領的十萬漢軍出定襄,向北長途跋涉數百里,在漠南地區與嚴陣以待的匈奴主力展開決戰。衛青沉著冷靜的指揮讓漢軍在初戰失利的情況下反敗為勝,最終大敗匈奴,斬首近兩萬。伊推斜單f從此遠遁漠北。

在這次戰役中,衛青的外場,年僅十七歲,同樣出身期軍的霍去病大放異彩。他僅率八百騎兵,長驅直入數百里,不僅殲敵數千,而且俘虜了大量匈奴貴族,甚至還有單子本人爺爺一輩的王,戰果勇冠全軍。勝利歸來,武帝立刻加封霍去病為冠軍候。

元狩二年(公元前l21年)春,在收到張考所帯回的西域資訊之後,武帝以年僅十九歲的霍去病為環騎將軍,率領一萬騎兵,對河西走廊進行威力偵察,試探打通河西走廊的可能性。結果,膽大妄為的霍去病在匈奴境內隱蔽行軍幹裡,突然襲擊了統治河西地區的匈奴渾邪、休屠二王,把二王打得一敗塗地,不僅殲敵近萬,而且俘虜了渾邪王子、相國等大量貴族,連休屠王祭天的金人都搬回來了。儘管惡劣的敵後環境和匈奴援軍的狙擊使得漢軍“師率減什七”,但這次軍事冒險的勝利證明了打通河西走廊完全可行。當年夏天,霍去病剛剛回師,武帝即令公孫敖、霍去病分別從南北兩路率軍夾擊河西。霍去病率領以期門為核心的精銳騎兵,翻越賀蘭山,穿過巴丹吉林沙漠,沿弱水通過小月民地區,遠征兩千餘里,繞到匈奴軍背後。在公孫敖因迷路未能會合的情況下,霍去病毅然率軍單獨發動進攻。尚未從春季的打擊中恢復元氣的渾邪、休屠二王再一次一敗塗地,三萬多匈奴人戰死,兩個部落兩千五百人就地投降,一百多名王公貴族被俘。霍去病回軍小月民時,武帝送上美酒精賞。浪漫的霍去病將美酒傾入泉水,令軍士共飲。小月氏從此得名“酒泉”。當年秋天,渾邪王殺死休屠王,率眾向漢朝投降。漢朝由此徹底控制了河西地區,打開了通往西域的大門。匈奴為此.悲歌:“失我祁連山,使我六富不審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婦無顏色。”

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漢武帝以衛青、霍去病各率騎兵五萬,在十餘萬步兵的配合下,遠赴大漠以北.尋殲匈奴主力。這就是漠北之戰。該戰中,衛青率軍與單子主力交戰,以車騎協同戰術徹底擊敗伊椎斜單于,殲敵兩萬,攻佔了匈奴積蓄線草的寶顏山趙信城,伊種斜單于僅以身免。同日i,霍去病大破此前一直未受重大打擊的匈奴左賢王部,殲敵七萬餘人,俘虜近百名貴族,一直追殺到狼居胥山(今蒙古肯特山),封山祭天而歸。

衛青與霍去病的勝利是西漢對匈奴軍事勝利的巔峰,也代表著西漢古典軍國主義的頂峰。數千年來,“衛霍”不僅是中國軍事史上閃光的篇章,更是“強漢”的代名詞,代表著中國軍人建功立業的頂峰。

元狩六年(公元前117年),霍去病因病去世,年僅二十三歲。元封五年(公元前106年),守護西漢王朝二十多年的衛青也因病去世。歷史學家們認為衛青死時不超過五十太子劉據,隨即成為皇后。儘管她一生克己奉公,不嫉不爭,兢兢業業幫助武帝打理後宮,但命運並沒有放過地。武帝晩年的巫蠱之禍中,衛子夫的姐姐、女兒相繼被構陷、殺害。最終,以仁慈恭謹著稱的太子劉據也被陷害,被迫起兵造反,欲以生命為代價,朱殺武帝身邊的一眾奸邪。徵和二年(公元前92年)秋,太子劉據兵敗自殺,衛子夫在未央宮內以三尺白裝明志。第二年,漢武帝查出太子造反真相,痛悔不已。他再也沒有迎要過皇后。多年以後,劉據的孫子劉詢即位,這就是漢宣帝。衛子夫被重新安葬,並加溢號“思後”。從此以後,中國的皇后,都有了獨立的溢號。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