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騙取國寶《蘭亭序》,唐太宗究竟使了哪些卑劣手段?

作者/林碩,本文是“文史博物苑”獨家稿件,謝絕轉載

玄武門外痛下殺手,為求國寶費盡心機

玄武門之變,唐太宗李世民竟在一日之內,殺死太子李建成、齊王李元吉和他們的十個子女。其心黑手狠的程度,由此可見一斑。

《貞觀長歌》中一身戎裝的唐太宗李世民

然而,除了玄武門殘殺兄弟手足之外,李世民飽受世人詬病之處,還有其唆使蕭翼詐取至寶《蘭亭序》。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蘭亭序》是“書聖”王羲之的名篇,被後世譽為天下第一行書。自東晉以來,多少王侯將相欲將《蘭亭序》據為己有,奈何難以覓得此卷蹤跡。

王羲之畫像

這件稀世珍品被王羲之的家人視為傳家之寶,代代相傳。王氏子孫深知“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擔心引來滅門之禍,故而祕不示人,數傳而至隋末亂世。

(唐)馮承素,《蘭亭序》摹本

當時,王羲之的七世孫蒿目時艱,為求一片淨地研習書道,便在越州(今浙江紹興)永欣寺出家為僧,法號“智永”。《蘭亭序》真跡亦隨他遁入空門,從塵世上消失。

戰火紛擾之中,隱於化外的《蘭亭序》

對於傳家之寶,智永向不示人,終日在樓閣之上臨寫《蘭亭序》。三十年如一日,心追手摹。至到彌留之際,智永才將《蘭亭序》傳給弟子辯才,並再三告誡於他:亂世之中切不可輕易對外人展示,以免招致禍患。

僧人辯才本姓袁,亦是名門之後,祖上曾經是南樑時期的司空。辯才本人博聞強識,精通詩詞歌賦,書法造詣亦不在智永之下。

得知恩師將“天下第一行書”傳與自己,辯才不敢有絲毫怠慢,謹遵師命,在寢室的房樑之上專門開闢暗格存放《蘭亭序》,對任何人都絕口不提。

唐貞觀年間,盛世承平,海晏河清。太宗李世民醉心書學,對王羲之、王獻之父子的書法作品更是青睞有加,刻意蒐集庋藏於內府之中,但苦於不得《蘭亭序》真跡,深以為憾。後經多方查訪,太宗得知王氏後人智永在永欣寺圓寂,便疑心《蘭亭序》在其愛徒手中,命人招辯才入宮,恩賚有加。

《貞觀長歌》劇照

太宗一心求寶,辯才推脫搪塞

唐太宗的種種做法,辯才早已瞭然於胸。任憑皇帝如何旁敲側擊,循序善誘,他只有一句話:先師(智永)在世之時,貧僧確實見過此卷。然而,師父圓寂已久,期間兵禍連年,幾經喪亂,“墜失不知所在”。

唐太宗見老僧一味裝聾作啞,心中便已明白了八九分。他一面安排將辯才送回越州,一面招宰相房玄齡商議如何“賺取”《蘭亭序》。

此處的“賺”字並不是指“佔便宜”,而是欺騙、欺詐,音“攥”。李世民堂堂“天可汗”,竟然和當朝宰輔商議如何騙取僧人的畫卷,傳出去足以遺臭萬年。

二人最終選定南樑皇族蕭翼去祕密完成這項“光榮”的任務。蕭翼,本名蕭世翼,其高祖乃是南北朝時期著名的菩薩皇帝——梁武帝蕭衍,曾祖父是平定“侯景之亂”的梁元帝蕭繹,與蕭統、蕭綱並稱“四蕭”,與“三曹”齊名。

梁武帝蕭衍畫像

南樑皇族出馬,蕭翼賺取《蘭亭》

這位蕭御史充分繼承了祖上的文采和睿智,足智多謀。他在太宗面前拍著胸脯保證:“只要陛下借臣王羲之父子的書法三件,定能將《蘭亭序》獻至御前!”

《貞觀長歌》劇照

李世民見他如此信誓旦旦,自然言聽計從。蕭翼受命之後,經過一番籌謀,將自己改扮成山東書生,懷揣內府借來的“二王”真跡,輾轉前往越州。

智永、辯才棲身的永欣寺,本是王氏家族的一處宅邸,後被改為寺院。古剎之內不但桂殿蘭宮,法相莊嚴,就連殿內壁畫也是南朝時期的丹青妙手所繪。

置身其中,不禁令身為南樑王胤的蕭翼心有慼慼,恍惚了起來。猛然間,有個洪亮渾厚的聲音在他耳畔響起:“敢為檀越從何處而來?”蕭翼抬頭只見一位氣度雍容的老僧立於其後,心知必是辯才,還禮:“小可山東人士,此番來江南販賣蠶種,路過寶剎,叨擾大師了。”

辯才見這位“山東書生”談吐舉止絕非等閒,便吩咐小僧備茶待客,二人探韻作詩。

探韻賦詩,相見恨晚

探韻,即古時文人拈題分韻,再依韻賦詩。

老僧先拈到一個“來”字,作詩道:“初醞一缸開,新知萬里來。披雲同樂莫,步月共徘徊。夜靜孤琴思,風長旅雁哀。非君有祕術,誰照不然灰。”

蕭翼則抓到“招”字,也即席而作:“邂逅款良宵,殷勤荷勝招。彌天俄若舊,初地豈成遙。酒蟻傾還泛,心猿躁自調。誰憐失群翼,長苦業風飄。”

詩文相和之間,言語間甚是投機。在不知不覺間,辯才已經將眼前的“書生”引為知己,頗有相見恨晚之感。由此可見,他是多麼寂寞,多麼珍惜眼前的朋友。不曾想,這位談吐不凡、風度翩翩的書生卻別有用心,心懷叵測,這是辯才萬萬想不到的。

(唐)閻立本,《蕭翼賺蘭亭圖》(區域性)

自此以後,蕭翼常到寺中陪辯才吟詩作賦,暢談書藝。

那日,蕭翼作推心置腹狀,低聲對辯才言道:“承蒙大師留我在寺中,照顧飲食起居,至此已有月餘。小可與您萍水相逢,竟得如此厚愛。既然你、我二人已是忘年之交,現將在下的家傳之寶展示給您共賞。”

言罷,蕭翼從衣袖之中取出了一卷《職貢圖》。

捧出傳家寶,蕭翼博取信任

(南樑)蕭繹,《職貢圖》(區域性)

《職貢圖》絕非尋常凡品,乃是蕭翼的高祖梁元帝蕭繹官拜荊州刺史之時,奉梁武帝蕭衍之命所畫,描繪出來自周邊各部族及國家的二十餘位貢使前來建康朝賀的場面,反映出當時“垂衣裳而賴兆民,坐巖廊而彰萬國”的盛況。

其實,蕭翼向辯才展示《職貢圖》是一次試探。雖然梁元帝的《職貢圖》與顧愷之的《洛神賦》等名品相比略遜一籌,但畢竟是距唐百餘年之前的佳作,又系帝王家傳之寶。

試探的結果讓蕭翼非常滿意:或許是自己之前那句“誰憐失群翼,長苦業風飄”寫得太過真實,觸動了許久違逢知己的辯才,讓後者即使見到《職貢圖》,仍舊未對蕭翼的身份產生辦點懷疑,引為知己。

眼見情勢一片大好,蕭翼便不慌不忙地將話題導向“二王”,看似不經意地向辯才透露:“除《職貢圖》外,我家先人皆愛‘二王’書法。小可這裡隨身便帶有三帖,一併展示給您。”

在正常騙局之中,這是最容易被識破的環節。既然是來越州售賣蠶種的書生,又怎麼會將家傳的“二王”書帖隨身攜帶呢?然而,此時的辯才忙於端詳臻品,全無心思考慮此間的種種蹊蹺。

飽覽過後,辯才長出了一口氣:“這三帖確係真跡,但還不是‘二王’筆下的絕品。”蕭翼眼見計謀得逞,進一步追問:“莫非大師見到過‘二王’筆下的絕品麼?”

辯才失策,《蘭亭》真跡出世

此時的辯才,竟忘記了師父臨終的告誡,向蕭翼透露了實情:“王右軍筆下的絕品《蘭亭序》,就收藏在貧僧這裡。”蕭翼當即表示不信,調侃辯才收藏的必為贗品,除非眼見為實。辯才思索良久,答應他翌日前來參看。

第二天,蕭翼如約而至,辯才早已從樑上暗格之內取出《蘭亭序》,請他觀賞。蕭翼目睹真跡,心知計劃成功在即,卻不露聲色,指出辯才所藏《蘭亭序》與自己所帶“二王”真跡多有不符,兩人爭論多時亦無結果。

蕭翼藉故離開,留下自己的三帖在此,供辯才研習,相約改日再來討論真偽。而辯才為了判明真偽,遂將《蘭亭序》與蕭翼帶來的內府三帖相互參詳,從此不再將其放在暗格之中。

宋代,定武《蘭亭》拓本

數日後,辯才離寺外出。蕭翼看準時間,藉口要收回自己的三帖真跡,騙過守門僧人,進入辯才寢室,盜走《蘭亭序》。離寺之後,徑直前往永安驛,出示行前唐太宗祕賜聖旨,招越州都督齊善行至此,命他速速將辯才帶到驛站。

辯才至此,方才明白眼前的“山東書生”原是太宗派遣之人,頓時明白了一切。

彼時自己在長安面對唐太宗的多次追問,都矢口否認《蘭亭序》在己處。今日真跡已被蕭翼取走,自己欺君之罪怕是在劫難逃,也辜負了先師臨終所託。想到此處,竟昏厥過去,休養數月,撒手人寰。而蕭翼則捧著這份賺來的《蘭亭序》,連夜返回長安向唐太宗覆命。

長按關注【文史博物苑】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