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東漢末年北方的霸主袁紹手下四大能臣分別是誰?

第一位、荀諶

公元191年,袁紹派遣荀諶遊說韓馥,他對韓馥說:"公孫瓚統率燕、代兩地的軍隊乘勝南下,各郡紛紛響應,軍鋒銳不可當。袁紹又率軍向東移動,意圖不可估量,我們為將軍擔心。"韓馥心中恐慌,問他們說:"既然這樣,那麼該怎麼辦呢?"荀諶說:"您自己判斷一下,寬厚仁義,能為天下豪傑所歸附,比得上袁紹嗎?"韓馥說:"比不上。

"荀諶又問:"那麼,臨危不亂,遇事果斷,智勇過人,比得上袁紹嗎?"韓馥說:"比不上。"荀諶再問:"數世以來,廣佈恩德,使天下家家受惠,比得上袁紹嗎?"韓馥說:"比不上。"荀諶說:"袁紹是這一時代的人中豪傑,將軍以三方面都不如他的條件,卻又長期在他之上,他必然不會屈居將軍之下。冀州是天下物產豐富的重要地區,他要是與公孫瓚合力奪取冀州,將軍立刻就會陷入危亡的困境。袁紹是將軍的舊交,又曾結盟共討董卓,辦法是,如果把冀州讓給袁紹,他必然感謝您的厚德,而公孫瓚也無力與他來爭。這樣,將軍便有讓賢的美名,而自身則比泰山還要安穩。"韓馥性情怯懦,於是同意了他們的計策。"

第二位、陳琳

建安年間(196~220)七位文學家的合稱。包括:孔融、陳琳、王粲、徐幹、阮瑀、應瑒、劉楨。 “七子”之稱,始於曹丕所著《典論·論文》:“今之文人,魯國孔融文舉,廣陵陳琳孔璋,山陽王粲仲宣,北海徐幹偉長,陳留阮瑀元瑜,汝南應瑒德璉,東平劉楨公幹。期七子者,於學無所遺,於辭無所假,鹹以自騁驥錄於千里,仰齊足而並馳。”,這七人大體上代表了建安時期除曹氏父子而外的優秀作者,所以"七子"之說,得到後世的普遍承認。七子中除了孔融與曹操政見不合外,其餘六家雖然各自經歷不同,但都親身受過漢末離亂之苦,後來投奔曹操,地位發生了變化,才有了安定、富貴的生活。他們多視曹操為知己,想依賴他幹一番事業。故爾他們的詩與曹氏父子有許多共同之處。因建安七子曾同居魏都鄴(今安陽北)中,又號“鄴中七子”。

袁紹手下任書記。陳琳文采出眾,袁紹起兵伐曹操時,命陳琳寫檄文討伐曹操。曹操攻破冀州城後,陳琳被曹軍所獲,曹操因愛其才,故留在身邊命為從事。後在曹操手下任軍師祭酒。

第三位、王修

曹操攻破了冀州以後,袁譚又背叛了曹操。曹操於是帶領軍隊在南皮進攻袁譚。王修這時運送糧食正在樂安,聽說袁譚危急,率領他帶去的士兵和屬下的從事一共幾十人,向袁譚那裡趕赴。到了高密縣時,聽到袁譚已死的訊息,王修下馬放聲大哭,說:"沒有您,我回到哪裡去啊?"於是去了曹操那裡,請求讓他收葬袁譚的屍體。曹操想要觀察王修的誠意,沉默著一聲不吭。王修又說:"我曾受過袁氏的厚恩,如果讓我得以收殮袁譚屍體,然後讓我就死,我也不會後悔。"曹操稱讚他的義氣,聽從了他。曹操讓王修擔任督軍糧,返回樂安。

袁譚被擊破後,全州各個城池都服從了曹操,惟獨管統據守樂安,不願服從。曹操命令王修去取管統首級,王修因為管統是亡國的忠臣,於是解開他的捆綁,讓他去見曹操。曹操高興並且赦免了他。袁氏政令寬縱,在職的有權勢的人大多都積聚財物。曹操攻破鄴城,查抄沒收審配等人的家財數以萬計。待到攻破南皮縣,察看王修家,糧谷不滿十斛,僅有書籍幾百卷。曹操感嘆著說:"王修作為士人真是名符其實。"於是禮聘王修為司空掾,代理司金中郎將,遷為魏郡太守。

第四位、崔琰

相貌俊美,很有威望。初隨袁紹,拜騎都尉。曹操平定河北,以為別駕從事,十分敬畏,遷東曹掾。曹操晉封魏公,以為魏國尚書,遷中尉。

建安二十一年(216年),通訊楊訓,寫道"時乎時乎,會當有變時",露出不遜之意。坐罪下獄,為曹操所賜死。

曹操作魏王,楊訓上表稱讚曹操的功績,誇述曹操的盛德。當時有人譏笑楊訓虛偽地迎合權勢,認為崔琰薦人不當。崔琰從楊訓那裡取來表文的草稿一看,寫信給楊訓說:"讀表文,是事情做得好罷了!時間啊時間,隨著時間的變化,情況也一定會發生變化的!"崔琰的本意是諷刺那些批評者好譴責呵斥而不尋求合於情理。有人卻報告說崔琰這封信是傲世不滿怨恨咒罵,曹操發怒說:"諺語說'不過生了個女兒耳'。'耳'不是個好詞。'會有變的時候',意思很不恭順。"從此罰崔琰為徒隸,派人去看他,崔琰言談表情一點也沒有屈服的意思。曹操的令文說:"崔琰雖然受刑,卻與賓客來往,門庭若市,接待賓客時鬍鬚捲曲,雙目直視,好像有所怨忿。"於是賜令崔琰死。

亦有一說,崔琰的文集被人得到,攜帶的時候用布包裹。當時與崔琰有過節的人看到這個場景,就到曹操面前誣告崔琰,說他的文章中暗自諷喻朝政,故不得公之於人。曹操聞言大怒,將崔琰關入大獄而後處死。

本來,曹操性格忌刻,凡是他所不能容忍的人,如魯國人孔融、南陽人許攸、婁圭,都因仗著自己是曹操的老朋友,有所不恭被誅殺。其中崔琰最為冤屈,因而歷朝皆有文人墨客為之伸冤。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