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劉裕設計殺賊迎安帝,玄悔未聽嬌妻肺腑言

且說桓玄雖然是篡位,但也恬不知恥的封自己為楚王,其妻也就是楚王后劉皇后,這婦人其實也是東晉名門出生,也頗有些見識,聰慧機敏。那一日,在宴會上,窺見劉裕,心下一驚,便知劉裕定為不甘為人下的非凡之主。縱使百般喜愛,也不忘多次進言桓玄,早除後患。但是桓玄犯了大男子主義,心裡雖也有些忌憚,但是嘴上硬,沒聽得進去。

經過這一樁事,劉裕也心生緊張,知道自己的行動再不加緊,就易暴露失了先機。連一個婦人都看出了自己的王者之氣和行事動機,可見劉裕與這婦人若不是在敵對陣營,卻還頗有點心有靈犀呢。事不宜遲,劉裕回來後,便與何無忌、劉毅等人達成了共識,又召集了百餘名義徒,共舉大事。先了二十餘人作為前隊,何無忌一馬當先,冒充敕使,來到桓修駐紮處丹徒,桓修是桓玄的堂哥,當時劉裕正在桓修的帳下做事。桓修一臉懵逼,以為真有敕使到來,慌忙出門相迎。何無忌見到桓修,一言未發,沒等桓修反應過來,便拔出戒刀,把桓修殺了。劉裕等人,也開進丹徒,揭榜安民。

首戰毫不費力便佔據了丹徒,劉裕等人也沒敢放鬆,加緊了與其他各地方義士的聯絡。其中劉毅也寫信給其兄竟陵太守劉邁,望能一同共謀大業。但劉邁卻猶豫不決,最後入朝向桓玄告了密。桓玄一聽劉裕造反,大吃一驚,後悔沒聽嬌妻的肺腑之言,但也於事無補了,只得緊急安排部署,以拒劉裕。

劉裕知道了桓玄發兵之事,也緊急做了軍事部署,並且囑咐何無忌草擬檄文,昭告天下,聲討桓玄的篡奪之罪,以奪先機取得道德制高點。何無忌連夜擬出檄文,第二天一早,經得劉裕同意便頒發遠近。雖然檄文中大多誇大了事實,也不是實情,多半是虛張聲勢,但很快佔得了先機,在民眾中形成了有效的影響力。且桓玄篡位,也早有多人不服,所以響應的人越來越多。

趁著士氣正旺,一鼓作氣,劉裕的軍隊連連獲勝。劉裕率眾在舟山東與桓謙相遇,劉裕讓各軍飽餐一頓,棄了餘糧,以示必死的決心。眾將士,踴躍而上,以一當十,藉助風勢縱火,燒的桓修二十萬大軍倉皇潰散。桓玄恐不敵劉裕的起義軍,早就在石頭城備下了船準備逃走,聽說桓修戰敗了,慌忙命令他與劉皇后的兒子桓升策馬逃出都城,在石頭城棄馬乘舟,向南逃竄。劉裕乘勝長驅直入,一舉奪得了京城建康。

桓玄逃走的時候,挾持了晉安帝一王二後,準備逃亡江陵,途中部將殷仲文叛變,奉晉二後回來了京都。桓玄挾持晉安帝,改乘小船曳光彈逃竄。益州刺史,引誘桓玄入蜀避難,與益州都尉馮遷合謀,在途中殺死了桓玄。自此,桓玄的篡奪之亂,也算是畫上了句號。劉裕等人清除了桓氏餘黨,從江陵迎晉安帝東歸。

晉安帝得以復位,改年號為義熙元年。大肆的封賞有功之臣,劉裕居首功,劉激、何無忌、劉道規等人次之。劉裕卻拒絕了晉安帝的豐厚賞賜,安帝一再勸說,劉裕仍不願受命,請求調任外鎮,安帝於是讓他統領十六州軍事,鎮守丹徒。劉毅,被封為左將軍,自恃功高,就時反倒有些膨脹起來。兩人對比,劉裕雖為首功,卻功成不居,顯示出了過人的品格和極深的城府。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