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細數那些為高密人所尊敬的高密歷代官員

本文選自《高密鄉土志》

第五種,字興先,京兆長陵人。桓帝時為高密相,時徐兗盜起,介密郊。種儲糧厲士,賊憚之不敢犯境。《後漢書》有傳。

李鹹,字元卓,海南西平人。桓帝時舉茂才,除高密令,政多奇異,青州表其異狀。靈帝建寧三年自大鴻臚拜太尉。見《後漢書·胡廣傳》注。

杜密,字周甫,穎川陽城人。桓帝初為北海相,行春到高密。見鄭玄為鄉佐,知為異器,即召署郡職遣就學。《後漢書》有傳。

孔融,字文舉,魯國人,孔子二十世孫。獻帝初為北海相,深禮鄭玄,告高密令為特立一鄉,日"鄭公鄉",廣其門,號"通德門"。《後漢書》有傳。

王修,宇叔治,北海營陵人。初平間守高密令,邑有大豪孫氏,客數犯法,有劫賊匿其家,吏不敢捕。修將吏民圍之,孫氏懼乃出賊,由是豪強懾服。《魏志》有傳。

仇愈,字泰然,益都人。徽宗時為高密丞。攝縣事剖決無淹夕。民至懷餅餌以俟決。遣劇,寇起,聞愈名相戒無犯密境,民賴以祀名宦祠。《宋史》有傳。

隋寶,萊陽人。太宗時為本縣令,歷萊州節度判官改高密令。有能名,祀名宦祠。子世昌為安遠大將軍,封定海侯,諡《忠勇"。《元史》有傳

張世昌,字彥輝,蒲姑人。至正間為縣尹。值歲飢,力陳轉運使蠲常課之半。每運官物,裡中出車,胥吏遍及鄉社詐索財賄,富詭貧應,民苦之。世昌按社籍可役之家次第起遣,民稱便。趨事惟恐後。先是盜殺人,獄累歲不能決,世昌至一鞠立辨。民德之,去後立遺愛碑。

秦裕伯,字景容,大名人。至正十年任縣尹。區食鹽之戶為三等九品,以差貧富均賦役。縣素乏儲蓄,上官過客,供俸皆取具於民。伯募民耕隙田,逐歲所得谷麥五百斜,以佐費,有餘則市馬,送迎稱便焉。兵燹之後,城多傾圮。會河南盜發。爰築城週五裡,池深廣二仞。又新三皇、孔子廟,建社稷壇,為漢儒鄭康成立祠。置田以供祀。,葺公廨,廣官廄,大役屢興,民不知擾。設鄉校四十二所,弦誦之聲聞於四境。其聽政也,時不過日中立決,無留牘。民德之,立去思碑,祀名宦祠。

高鳳,直隸井陘人。成化十六年由舉人來知縣事,政尚愷悌,勤於幹治,修理倉廒積儲不朽。十八年邑大飢,民賴以存活。

蕭昱,浙江山陰舉人。性至孝,母失明,日以舌舔之,目尋愈。成化二十年由桂溪令來任高密。招集流亡鑄農器,使耕曠地,修河堤、浚溝瀆,濱河者無水患。故人得盡力於耕墾而田野日闢。鄰有重獄大吏每檄令驗問,多所平反。以病卒於官,邑人號泣送之,有及淮而後返者。貴溪、高密均祀名宦祠。

劉鳳儀,宇天瑞,山西襄垣進土。弘治中來知縣事。邑學舍久敝,鳳儀新之。又闢館於左,安遊學子弟。時歲連歉,民多流徙,鳳儀招撫之,為措耕具,終歲復者二千餘戶。又新官預二倉,勸貸儲粟至三萬石。歲早禱雨輒應。甲寅秋,飛蝗入境,作文自責,蝗皆入海死。邑西景芝鎮介三縣之交,盜賊蜂起,諸安兩邑莫敢問。鳳儀獨任繩捕,盜賊悉遁去。其聽訟訊明即遣之,不輕系人,非重罪未嘗遣一吏入鄉。任滿內遷刑官,邑人立去思碑,祀名宦祠。

樊守,浙江縉雲貢生。嘉靖間任縣教逾。遇寒士勤學者,必出俸錢賙之。學問淵博,造士有法,由是士風大振。

李尚賓,直隸廣宗進士。隆慶二年來知縣事,操履端嚴,愛民如子,遷戶部主事。邑人為立生祠,尚賓移書固止,改為文會所。

莫宗魯,廣西馬平舉人。萬曆元年來知縣事,政簡刑清,密人愛悅。後被誣逮問,數百人上白其枉。法曹刑訊之,有李邦器者至骨裂肉腐抗論不已。宗魯泣勸使易詞以全軀命,邦器號泣曰:"明府之冤不白,何以生為?"憤恚而死。

黃紀賢,四川榮縣進土,萬曆八年來知縣事。不事催科,民無逋賦。丈地墾荒,革裡甲,均徭稅。尤篤意文教,勸獎士類,行取御史。去之日,老幼泣送延至境外不絕。其子亦有賢聲,卒於密,葬西城外,是人立石表之,至今猶稱黃公子墓。

唐允中,直隸威縣舉人。萬曆三十年來知縣事。治密三年,百廢俱舉,葺社學,設施藥局,建養濟院,修柳溝河橋,捐漏澤園十五所。邑舊無志,延諸生慕輯成書,邑之文獻賴以有徵。

程萬里,山西洪洞舉人。崇禎十年來知縣事。嚴毅剛正,執法不阿。剔衙蠹,除盜賊,境內肅然。以武備廢馳,用罰贖積硝黃數萬斛。王午城守賴以有備。膠州王無竟為仇黨徐登弟、徐思讓所殺,其友諸城劉翼明訴州庭不獲,直赴青州哭監司門,事下萬里,卒置二徐於法。

何平,直隸順天進士。崇禎十三年來知縣事。時大旱、蝗、飢、疫並臻,舍藥施粥多所存活。王午北兵入境,平躬率紳民守禦有方。三閱月無稍懈,城賴以全。甲申聞李自成陷京師,遂棄官去。

張修尹,籍失考。崇禎中任縣典史。王午,縣被兵,與弟獎尹、親丁楊宗耀、於光顯,分守西北敵臺,身中二矢猶奮勇殺敵,繼一矢洞胸,至斃終無撓色。

宋之屏,廣東開平進士。順治四年來知縣事。政簡刑清,獄無滯囚,民無逋賦。去之日,士民攀轅泣送,立去思碑。

沈祜,浙江仁和吏員。康熙五年來治縣事。時旱蝗遍野,督民捕擊,晝夜不遑啟處。邑黠勾逃人以害良善,多破產,祜剔奸弊嚴刑懲之,患乃息。後以詿誤免官,曰:"朱邑有言,當使桐鄉人祀我。密我之桐鄉也。"遂佔籍焉。

陳淳,直隸冀州進士。康熙十九年來知縣事。剛正仁明,盜賊屏跡。聯文會以課士,鄰邑諸生多聞風來就正者。後升雲南祿勸州知州。民為立去思碑。

耿含光,館陶人。康熙間由貢生任縣訓導。教士先德行,朝且必躬親講貫,士人仰之,有山斗之頌。

姜之琦,浙江會稽進士。康熙二十九年來知縣事。清廉自持,政無煩苟。築膠堤約水西北流,濱河者無水患。尤精歧黃術,晨興問方病者踵至,若忘其為長吏者。後以憂去,邑人泣送者萬餘人,攀轅臥轍,道擁不前,出境乃己。有去思碑。

李厚望,字簷園,籍失考。康熙五十八年以進士來知縣事。值歲飢,捐俸助賑,酌遠近給粥粟。每至賑所輒灑淚相慰勞。越歲捕蝗,日夜周視原野,宿車中者浹旬,歲以不害。三載運糧西陲,事竣復任。前後治密六年,背役懾服,豪強斂跡。

尹鴻儒,字近伊,莘縣人。雍正四年以舉人任縣教逾。邃於理學,日居特室中精研四子書義為諸生講說。蒞任三載,非公會未嘗一至縣庭。

周建子,字黃鐘,歷城舉人。乾隆十一年任縣教諭。值歲飢,出俸以助賑。

王文鼎,鑲白旗舉人。雍正十一年來知縣事。修養濟院,建普濟、育嬰兩堂。

錢廷熊,江蘇吳縣舉人。乾隆十三年來知縣事。值歲飢,盡心賑濟,民賴以生。

甘福盛,貴州威寧州人。乾隆四十九年來知縣事。邑有兄弟析爨,兄富而弟貧,慮其相擾也,誣以欠金五十而訟之。行賄七百,請逐之遠方。福盛受其金,佯許之。召之庭出賄金五十與其兄,曰:兄弟手足,訟則傷恩。我為若弟償所負。"盡以餘金畀其弟,令置產自給,戒後不得復擾兄,曰:"此仍汝兄之賜也。"兄弟感且愧。邑稱廉明。

曹文棣,字鄂亭,山西靈石舉人。道光間來知縣事。值歲飢,戢劫奪,勤賑恤。不周年,鬚髮俱白,積勞成疾而役。

周寅清,字秩卿,直隸順德進土。咸豐初來知縣事。愛民勤政,暇時以經學課士。後調赴昌樂,寄《皇清經解》全函,存置學宮,為多士窮經之助。

陶紹緒,字贊臣,四川安嶽人。咸豐初年由庶常來知縣事。嚴明勤政,暇時集諸生勉以實行,講論文藝諄諄如父兄課子弟,士氣民風為之丕振。

文熙,漢軍旗人。咸豐十一年來知縣事。值捻匪犯境,率眾固守,城賴以全。

林溥,字少紫,陝西甘泉進土。同治六年來知縣事。值捻匪再犯境,溥時年七十,晝夜防守,不辭勞瘁。土人擒賊諜,間有難民誤被執者,必反覆訊明,多所存活。

周麟章,字少紱,福建侯官進士。同治七年來知縣事。周視縣境,即修闔邑水道,曰:《此百年利也。"西北地洿下,導民開溝渠,蓄洩有法。當時或苦其煩擾,後皆稱便焉。性嚴重,登聽事,胥吏莫敢仰視。既與儒士鄉農接,溫語如家人。出不乘輿,跨一驢常往來城廓鄉市間,邑事鉅細鹹知,民不敢欺。聽訟無留牘,然訟雖結,苟知有誤,即其人不復訟,必再傳鞫,平反之。是人至今稱道弗衰。

陳來忠,字笏山,直隸易州舉人。同治十年來知縣事。初,密無考院,每縣試即署內搭蓆棚,器具各自備,應試者恆苦之。來忠與邑紳單禮經、傅雲鶴等建立通德書院。廣建號舍,嚴定條規,首捐廉俸為歲修之需。士民感其德,歿後為設木主於院之文昌樓,春秋祀之。

汪贏,字登伯,浙江錢塘人。光緒四年來知縣事。勤政愛民,尤重儒術,士子貧乏者輒厚恤之。解任後官橐蕭然,邑人立去思碑。

胡錫祜,字心齋,四川慶符人。光緒十年由庶常來知縣事。首崇文教,添修書院號舍,捐廉六百金,以其息為課士獎膏,又捐錢千緡賑濟孤貧,邑人至今稱之。

徐際鴻,字實秋,河南羅山廩貢生。光緒二十七年來署縣事。時德兵駐城內,居民騷然,際鴻甫下車與德員申明約束,邑人獲安堵。邑西南境介諸城,東南介膠,海噬山陬伏莽,間有庚子之變乘亂聚而滋擾。際鴻躬親督捕,獲渠魁數人,盡置諸法,餘盜遁張奴河東,不敢逾河西界。邑東長陵北近鐵路,其間多墳墓,德人擬立營駐兵護路,已立標矣。際鴻力爭之,乃改置邑西之古城。自德兵入境,教民黠者假其勢肆為,陵暴鄉里,善良多被傾陷。(際鴻)重懲之,民教始相安。解任期年,以病卒,訃至,邑人多為泣下。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