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巔峰時期的匈奴帝國:上帝之劍寒光四射,整個歐洲為之顫抖

歐洲歷史中,有一個傳奇的名字——阿提拉。他曾橫掃歐洲,帶領匈奴帝國走向輝煌。有人說他是一位暴君,有人認為他是偉大的皇帝,還有人稱他是“天譴的上帝之劍”。直到現在,他的名字仍能喚醒部分中亞人心中的民族自豪感。

阿提拉曾被作為人質送到羅馬。當時的他年齡還小,掌政的是他叔叔。阿提拉非常好學,不光是匈奴語,哥德語和拉丁文他都精通。此外,他還熱衷於瞭解羅馬帝國的狀況,喜愛聽匈奴詩人唱誦史詩,假如有使節來訪,他必定會去纏著對方問個沒完。

公元436年,阿提拉殘忍地殺死了自己的胞弟,執掌匈奴王位。在他的帶領下,匈奴帝國迅速擴張,深深震懾著周邊民族,同時他的野心也在與日俱增。

公元450年,東羅馬帝國皇帝狄奧多西,為了對抗匈奴而東奔西走。有天他像往常一樣騎在馬上,馬兒卻不知如何受了驚,把他硬生生摔下來。可憐皇帝還沒來得及傳宗接代,就先走了一步。為了保持血統的純正,皇帝的姐姐下嫁給一名年邁將軍馬爾西安,老將軍飛黃騰達直接當上了皇帝。馬爾西安在上任之初,便開宗明義地表示,不願意再提供匈奴貢金。這為阿提拉進攻羅馬找到了一個合理的藉口。

與此同時,在西羅馬帝國,瓦倫提尼安皇帝的姐姐霍諾莉亞正在潛心醞釀一件大事。霍諾莉亞兒時為了逃避戰亂,和家人一起暫居東羅馬,並被送進修道院。她發誓終身不嫁,藉此換取“神的喜悅”,並重返權力中心。

霍諾莉亞長大後,偷偷和阿提拉保持書信往來。阿提拉在小時候受過良好的宮廷教育,一來二去,霍諾莉亞逐漸對阿提拉有了強烈的好感。可惜好景不長,沒過多久瓦倫提尼安就知道了他倆的關係,震怒之下,皇帝殺了為兩人送信的僕從,並強迫霍諾莉亞下嫁給宮廷小官!

欲哭無淚的霍諾莉亞向阿提拉求助。一開始阿提拉還感到很困惑。不過他立即覺察到這其中的政治紅利。於是他對瓦倫提尼安皇帝說:

“你個不盡責的渣滓,竟然脅迫自己的姐姐,你要是不立刻解除她現有的婚約,然後把她嫁給我,就別怪我不客氣!”

同時,阿提拉還對霍諾莉亞說,要與她共同分享權力。如此一來,瓦倫提尼安自然怒不可遏。不過這卻正中阿提拉下懷,併為他進軍西羅馬製造了藉口。在這個節骨眼上,法蘭克聯邦又鬧出了王位繼承權的問題。當時的宮廷分成了兩派,一派想要投靠阿提拉,另一派則要尋求西羅馬的幫助。至此,阿提拉正式決定出兵。

匈奴軍隊在西進時,吸納了不少兵員和輜重。不過阿提拉發現,軍隊裡充斥著太多七拼八湊的外族軍隊,指揮起來非常不方便。同時,位於西羅馬境內的名將埃提烏斯也知曉了匈奴的動向,只是他不知道匈奴到底是要去高盧(今天的法國)還是義大利。

埃提烏斯,作為維繫匈奴和羅馬人情誼的象徵,自幼被送到匈奴去當人質。埃提烏斯很認真的學習匈奴語和當地風俗,這些經歷為他日後對抗匈奴起到了至關重要的影響。

而比埃提烏斯還要年幼的阿提拉非常喜歡這位異國人質,他們很快就建立起深厚的交情,只是由於命運使然,兩人心裡都明白日後必定會兵戎相見,但這依然不影響二人的友誼。而埃提烏斯的出現,又為他打開了一扇窗,在相處中,阿提拉對羅馬帝國有了更深入的瞭解。阿提拉深知羅馬帝國因為貪腐而破敗,故嚴格要求自己要終身奉行斯巴達式的生活,簡樸利落而拒絕雍容華貴。當週圍的人都在用寶石裝飾武器時,阿提拉卻獨自用著最簡單的劍。而這把劍,正是大名鼎鼎的“上帝之劍”。

這把傳奇的劍,是西徐亞人的聖物,後來被匈奴劫去了。匈奴人和馬札爾人為了爭這把劍,決定讓一位盲人將劍旋轉七圈後丟擲,倘若在西,則歸匈奴人所有,反之則給馬札爾人。當聖劍旋轉第七圈時,不料被風吹走,飛到西方的盡頭,為了找回聖劍,匈奴人便開始西征。此後阿提拉獲得了上帝之劍,擁有了創造世界帝國的條件,在此不贅述。

公元451年,阿提拉的軍隊馬不停蹄地開到今天的法國奧爾良,原本他以為這座城市很快會被攻陷,不料突然出現的羅馬和西哥德聯軍擋住了匈奴人的去路。原來在匈奴人抵達之前,埃提烏斯早就說服西哥德人加入戰役,阿提拉根本沒想到對手會有這麼多人,只能匆忙後撤,一直退到卡塔洛尼平原上。阿提拉還沒來及排兵佈陣,羅哥聯軍便迅速出現。兩軍在六七月的盛夏之中交戰,一直從下午打到深夜。

對於匈奴人以及其他遊牧民族而言,最擅長的戰術是先假裝撤退,吸引敵軍追擊,同時騎兵再悄無聲息地從兩翼包抄、放箭,宛如大型圍獵一般。這一次,阿提拉卻失算了,他還來不及將騎兵展開,羅哥聯軍的步兵便以近身突擊的方式大敗阿提拉的軍隊。再加上一路吸納進來的異族軍隊拖後腿,阿提拉在這場戰役中損失慘重。根據中古史學家所述,這場戰役造成了至少三十萬的死亡(也有資料顯示是十多萬人,但也是一個不可小覷的數目)。阿提拉看著對面的羅馬軍隊,心中五味雜陳,但他能做的只有等兒時好友下令離開戰場後再離去,以此保全尊嚴。埃提烏斯不知道的是,他的勝利對歐洲歷史產生了深遠的影響,這場戰役使東羅馬帝國得以繼續苟延殘喘,同時還讓基督教倖免於難。損失最慘重的當屬西哥德人,就連他們的國王都在這場血戰中陣亡。元氣大傷的西哥德人再也無法立足高盧,轉而被法蘭克人取代。而這場戰役也讓阿提拉開始重新思考自己是否真有能力去征服整個世界

不過,阿提拉很快又重整兵馬,與上次的二十五萬人相比,這次僅十萬人左右。阿提拉意識到,指揮一支精悍有紀律的小部隊,比統帥一支大而無當的雜牌軍有效率的多,這次,他盯上了義大利半島。

公元452年,阿提拉指揮軍隊越過阿爾卑斯山,目標直指瓦倫提尼安皇帝。倉皇之中,瓦倫提尼安留下埃提烏斯死守,自己則逃到了羅馬。匈奴軍隊一路勢如破竹般打到義大利北部,並在波河附近停止了進攻。隨後,阿提拉警告瓦倫提尼安皇帝:如果他再阻止自己和霍諾利亞的婚姻,那麼匈奴將再次攻佔義大利。隨後,阿提拉與羅馬議和,率兵離開。

公元453年,阿提拉和妻子成婚。新婚之夜,阿提拉倒在染滿鮮血的床上,氣絕而亡,只留下妻子在旁邊泣不成聲。據推測,阿提拉是因為醉酒後無力將鼻血排出呼吸道,以至於窒息斃命,也有人說是因為新婚妻子為了報復匈奴而下手。不論如何,匈奴人再悲愴也無法將他喚醒。天譴的上帝之劍,就這樣將他傳奇的一生定格在了歷史中。對中亞的土耳其人及匈牙利人而言,他的名字代表勇氣和偉大。而相比於他的摯友埃提烏斯,因為功高震主而被暗殺,阿提拉也算是善終了吧。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