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晚清“活閻王”,殺貪官揍法國,詩畫令天下有情人流淚

作者:我方團隊張嶔

英才薈萃的晚清洋務運動,曾有“四大中興名臣”之說,這其中的左宗棠曾國藩胡林翼,都是功業輝煌的名流,其智慧手腕與人格魅力,更叫後人無比推崇,今天依然圈粉無數。

不過,放在晚清年間,要論“四大中興名臣”裡在當時名氣最大,大到叫清王朝全國貪官都嚇得哆嗦的,卻是三人之外的另一位:湘軍的締造者之一,曾國藩一生仰慕的“天下英雄”,亦是晚清官場上的“活閻王”——彭玉麟。

一:書生悍將

如果乍看形象,彭玉麟真和“閻王”不搭:這位少年喪父的安慶苦孩子,因家產紛爭避居衡州,然後在多年飢一頓飽一頓的求學生涯裡,硬是學得一身文韜武略。34歲那年,他就略施小計,輕鬆掃平了衡州當地的悍匪。三年後曾國藩慕名上門,經過多次軟磨硬泡,終於把淡泊名利的彭玉麟拉進了湘軍,把慘淡的湘軍水師交給他,從此成了赫赫有名的 “雪帥”,儼然文武雙全的男神一枚。

不過,在那太平天國戰爭白熱化的年代裡,手把手帶出湘軍水師的彭玉麟,卻真不負“閻王”稱號,比如管兵,那真比閻王還狠。

在彭玉麟被曾國藩硬拉出山時,清王朝的軍隊,那簡直渙散成風,抽大煙賭博都是日常生活,成千上百的清軍,有時都能被七八個太平軍追著打。有時急的曾國藩要跳河,歪風還是繼續刮。可待到彭玉麟出山,這歪風卻是戛然而止——彭玉麟到任後,就先立下三條硬規矩,一不準私鬥,二不準賭博,三不準抽鴉片。誰敢違犯?分分鐘人頭落地。

就靠這幾個空頭規矩,就能治住這群兵油子?還真治住了,因為很快大家就發現,這個優雅的彭玉麟,首先就是對自己狠。比如著名的小孤山血戰上,面對太平軍炮臺上雨點般的火炮,彭玉麟二話不說,率先站在船頭上,迎著對方彈雨猛衝,激得全體水師官兵跟在後頭,咬緊牙關狠打,在付出巨大傷亡後,奇蹟般拿下小孤山。

對自己都能狠成這樣的人,狠起來當然誰都怕。於是在這位狠人的鐵腕治理下,曾經一盤散沙的湘軍水師,終於被彭玉麟打造成紀律嚴明的鋼鐵之師,隨後就在長江裡劈波斬浪,歷經多年血戰後,終於成功堵住天京的護城河口,橫掃江浦浦口等地,一口氣斷掉天京城的糧道,立下關鍵一功。

太平天國戰爭結束後,當各路湘軍骨幹們,正為錢財官位狠掐時,居功至偉的彭玉麟,卻是多次拒絕清王朝的賞賜。巡撫他不幹,漕運總督這樣的肥缺他更不幹,只是頂著“兵部侍郎”的頭銜,打造那支已改名“長江水師”的湘軍水師。他全盤引進西方海軍的裝備操典,繼續發狠提高水師戰鬥力。這支戰力強悍的水師,後來被李鴻章全數划走,變身為一度威震亞洲的北洋水師——彭玉麟,就是中國近代海軍的奠基人。

也正是那些年裡,由於彭玉麟做事太狠,婉拒升官次數太多。自然也常遭尖酸嘲諷。有人說這彭玉麟只是辦事求名聲,根本不敢擔大事責任。但1884年中法戰爭白熱化,清軍海陸兩線,都被法軍殺得節節敗退,好些昔日的名臣猛將,更是嚇得躲貓貓,一聽上前線就裝病,眼看又是要割地賠款的節奏。卻是67歲的彭玉麟再次站出,怒吼“畏首畏尾,其如外辱日肆,臣當拼死一戰,立我天朝雄威。”

放過狠話之後,年近七旬的彭玉麟,更是狠勁大爆發,抬著棺材奔了廣東前線。智如泉湧的風格更是爆發,他親自選定了老將馮子材,精心策劃了鎮南關大戰,殺得自稱“歐洲最強”的法國陸軍大敗虧輸。法國茹費理內閣更在戰敗中垮臺。歐洲列強?“活閻王”彭玉麟照打!

不過,要論他比這還“閻王”的,卻是他宦海生涯一貫的風格:鐵面無私。

二:活閻王

自從被曾國藩拽進湘軍起,彭玉麟一大出名風格,就是眼裡不揉沙子:麾下士兵犯錯?必須管!友軍士兵犯錯?我替友軍管!友軍統帥犯錯?照樣管!

最早觸到他這黴頭的,就是曾國藩的親弟弟曾國荃。當時曾國荃帶陸軍,彭玉麟帶水師,公認湘軍的左膀右臂。可比起紀律嚴明的彭玉麟來,曾國荃的帶兵風格,卻是凶殘暴虐。特別是安慶江寧等戰役裡,破城後的曾國荃,每次都是大肆縱兵姦淫擄掠,這可把耿直的彭玉麟看得憤怒,一怒就給老上級曾國藩去信,把曾國藩曾國荃哥倆罵得狗血淋頭,捎帶一句嚇壞曾國藩全家的狠話:為公千秋清譽計,當大義滅親耳。

如果說跟曾國藩哥倆的風波,彭玉麟還算點到即止。那麼曾國藩的好學生,清末政壇大名鼎鼎的“李中堂”李鴻章,可就沒這麼“走運”。

同樣是在安慶戰役後,正整頓休整的彭玉麟,突然接到當地百姓喊冤,狀告安慶惡霸李秋升搶男霸女。這李秋升是李鴻章的侄兒,當地官員誰敢管?可在查明瞭一樁樁“實錘”罪證後,彭玉麟直接把李秋升五花大綁,當著喊冤百姓的面撂下狠話:“如不除爾,安慶難安”——真要殺了!

這還了得?急紅眼的李鴻章,趕忙派人送信說情。送信人來到安慶時,正趕上處斬李秋升的行刑儀式。誰知彭玉麟看過李鴻章言辭懇切的說情信後,卻是當著現場圍觀群眾一通擊節叫好,連呼李鴻章大人深明大義,命我處斬李秋升以正家風。接著順水推舟,在現場如雷般的叫好聲裡,把嚇成一灘爛泥的李秋升砍成兩截。

事後被打了臉的李鴻章,還沒來得及發飆,就收到彭玉麟的回信:“令侄壞公名聲, 想亦公所憾也, 吾已為公處置訖矣”——我替你把你侄子砍了,不用說謝謝哈,這都是我應該做的。狼狽不已的李鴻章呢?也只能強擠一臉笑容,給彭玉麟連說謝謝。

就這樣,在彭玉麟的戎馬一生裡,他幾乎是走一路殺一路,只要貪官汙吏撞他手裡,管他背景是天王老子,卻是一律不放過。如李秋升這樣栽在他手裡的官場醜類,更是有200人之多。如此閻王作風,仇恨當然不少拉。可彭玉麟自稱“不要錢,不要官,不要命”,出名的又狠又清廉,正面硬槓槓不過,背後打黑槍也找不到把柄。只能默默躲著他走。

1888年,72歲的彭玉麟年老體衰,終於辭去所有職務,回到了安全家鄉。一生廉潔奉公的他,不但沒有一分錢非法收入,就連他多年來獲得的數萬兩白銀賞賜,也幾乎全被他捐出來充做國用。以他自己的話說“未嘗營一瓦之覆,一畝之殖以庇妻子”。對國家,他問心無愧。

可對一個人,他卻終其一生,永遠懷著深深的愧疚:梅姑。

三:鐵漢柔情

梅姑,是彭玉麟外婆的養女,按輩分是他的“梅姨”,卻更是他青梅竹馬的戀人。奈何造化弄人,少年時的彭玉麟,因生活所迫被趕離安慶,之後十四年分別。待到再見之時,梅姑卻已遠嫁他人。嫁人四年後的梅姑,又因難產而死。痛斷肝腸的彭玉麟,也就立下了刻骨誓言:一生畫梅,要以萬朵梅花,紀念這段銘心的感情。

於是,在諸多同僚們,忙著娶妻納妾時,晚年喪妻的彭玉麟,卻從此與書畫為伴。他痛苦的感情,深深的懷念,全數賦予在筆下的梅花裡,數十年上萬幅梅花圖,每一張都是昔日戀人的生動倩影。其寫在書畫上的梅花詩,更是句句深情。自晚清以來,不知叫多少有情人看到潸然淚下。以清代以來書畫界公認,能與彭玉麟名作《墨梅圖》媲美的,唯有乾隆年間的鬼才鄭板橋。

鐵漢,亦有柔情時。

1890年,74歲的彭玉麟與世長辭。噩耗傳來後,即使他昔日的仇人,好些也是悲痛萬分。曾差點被他“滅”的曾國荃,親筆為他寫下輓聯,輓聯中的幾句話,恰縮影了他一生英雄風采:“下為河嶽,上為日星”,“身在江湖,心存魏闕”。清王朝贈予他的諡號,更是他一生寫照:剛直!

在那個落後捱打的黑暗年月裡,卻總還有剛直如彭玉麟的英雄,中國,幸甚。

參考資料:《清史稿》、《碑傳選集序》

文筆拙劣,故事爛尾,這部“爛書”為何風靡中國上百年?

後金最怕的大明巡撫,在清代,提他名字都有殺頭風險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