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真實的屈原,並未投江自殺,而是另有隱情

緣起

此前在大量查閱和研讀古越人史料時,也兼顧了關於巴人及百濮人的研究。偶然之間,筆者也注意到學界對於屈原身世的探究和爭議。在兩千餘年的歷史中,屈原一直被認為是出身楚人貴族而無疑。可是,在上世紀末對於樂平裡(屈原故里)的一次考古發掘中,大量巴人墓葬的出土引發了巨大關注。張良皋教授在他的著作《武陵土家》一書中,更是明確闡釋了屈原為土家人先祖(土家族即古巴人一支)的觀點。此後,相繼有學者拿出了屈原為巴人的證據。

在屈原的身世之謎獲得新解之後,揭開屈原的死亡之謎似乎也可以找到新的突破口。屈原投江而死,這個眾所周知的觀點出自賈誼的《吊屈原》,“恭承嘉惠兮,俟罪長沙。仄聞屈原兮,自湛汨羅。造託湘流兮,敬吊先生。”不過,在屈原為巴人這一觀點將進一步得到確認前,屈原究竟是不是自投汨羅同樣也有待考察。就此,學者王紅旗提出了頗有說服力的論點和論證,筆者贊同之餘,也作一篇閱讀扎記,權當是對於王先生論證的梳理,併力圖在論據上做一定程度的補充。

巴人船棺墓葬

關於巴人概念的界定,是一個浩繁的工程,目前學界亦難以得出比較統一的結論。筆者這裡泛指以廩君之巴為代表的古巴族人。古巴族人生活在夷水(今清江)一帶,後來由於楚國欺壓被迫向西、向南遷徙。現在仍然存在爭議的屈原故里,無論淅川抑或秭歸,當時都屬於巴人活動範圍。巴人、濮人等民族均屬於區別於華夏民族的古老族群。不務農事,以漁獵為生,也造就了巴人剽悍的性格和發達的巫文化。目前,有不少學者將屈原解讀為一位巴族的巫師。

近些年大量巴人墓葬的發掘出土,同樣為了解巴文化打開了一道視窗。筆者在另一篇分析古越人崖墓懸棺的文章中,曾假設過越巴民族墓葬文化的承襲關係。至今,在重慶或是三峽地區,我們看到船型懸棺或者深埋地下的船棺,應該是早期巴人船棺葬衍生髮展的產物。巴人最早的船棺葬更近於這個水棲民族的生活習慣,即巴人死後仍然葬在水中,葬具便是一條小船。活著的巴人會把逝者安放在一條船上,任其順水而下,這樣方可寓意昇天。

屈原並非自沉江底

王紅旗先生在闡釋了屈原並非自投汨羅江的觀點之後,又進一步提出屈原高壽(約七十餘歲)自然而終的論點。這裡筆者並不就屈原死之謎做更多的闡釋,僅進一步分析探討屈原投江一事。眾所周知的是,屈原是一位偉大的政治家、文學家。不少學者就其楚辭辭源分析,也推斷其很可能還是一位巴族享有盛譽的巫師。無論是賈誼還是司馬遷,得出屈原自投汨羅而死的觀點,與其本身作品中多次提到“赴江湘之流”有關。客觀的看,這顯然也是一種文學技巧。

在《惜往日》中,屈原寫有“臨沅湘之玄淵兮,遂自忍而沉流。卒沒身而絕名兮,惜壅君之不昭”、“焉舒情而抽信兮,恬死亡而不聊。獨障壅而蔽隱兮,使貞臣為無由”、“寧溘死而流亡兮,恐禍殃之有再。不畢辭而赴淵兮,惜壅君之不識”。眾多學者認為這是屈原死前的作品,並作為屈原投江自盡的一個證據。然而按詩句所說,此時屈原尚身在沅、湘之間的玄淵(黑水潭),距離其後輾轉而至的汨羅,還有很長的路途。(見配圖:郢都被攻陷後輾轉路線)

此外,這個年過花甲(屈原死時至少已六十歲)的老人,也深惡自殺殉節以諫昏君的做法。在《悲回風》中他寫到:“望大河之洲渚兮,悲申徒之抗跡。驟諫君而不聽兮,任重石之何益?”申徒狄諫商紂不聽,負石自沉於河,屈原對此表示明確的反對。至於屈原在《惜往日》中所發的感慨,則更近於一個正常人絕望之時的心理反應。然而,能夠寫出《天問》、《九歌》,發出“吾與重華遊兮瑤之圃,登崑崙兮食玉英,與天地兮同壽,與日月兮同光”的屈原,有著博大胸襟,又熱愛生活、追求長壽,且已然老邁的屈原是不會選擇自殺的。

除此之外,一個並不明顯的證據是,屈原本為巴人巫師。而飽受巫文化影響的巴人視自殺為凶死,死後將變成孤魂野鬼,難以招魂,是極其不吉利的。屈原不可能不知道這一點,更不可能去這樣選擇死亡。所以一個可能的現實是,在遠離巴文化的汨羅江地區足壽而終的屈原,被同族人以巴族特有的船棺水葬習俗安葬。趁一個吉日,屈原的遺體被放置在舟形船棺中,放置汨羅江上。船棺順流而下,族人在其後划船緊追,不斷向棺艙內投人屈原生前遺物、祭品、石塊,使得船棺最終可以沉入江底,免遭侵擾。(這亦可能成為後世端午節賽龍舟投粽子習俗的由來)

屈原投江說法的流變

自賈誼借屈原故事大抒懷才不遇之情後,司馬遷在《史記·屈原賈生列傳》中也採納了這一說法,“於是懷石,遂自投汨羅以死”。然而在此之前的楚國史書,或是宋玉的《九辯》、景差的《大招》中,都沒有關乎屈原自沉汨羅的說法出現。既然如此,那麼屈原投江的說法是如何產生的呢?一方面,當時在湖南東部地近江西的楚地,楚人對於船棺葬存在著天然誤解。同時,民間百姓出於對於屈原的崇敬與熱愛,也寧可相信他是以身殉志,自溺而亡;另一方面,屈辭中形象表意的豐富性,也對於後世學者的研讀造成了很大難度,因而不可避免的陷入誤區。

在上世紀二十年代的“疑古”思潮的推動下,國內曾經有過一場激烈的“屈原真偽論”大戰。其中,胡適提出屈原屬於“箭垛式”的人物,是後代儒生拼湊成的文學和倫理的“箭垛”。縱觀兩千餘年歷史,中國古代士人集團對於屈原形象的解讀,皆是使其定位為一位滿懷政治抱負,忠心效力朝廷卻又鬱郁不得志的士大夫形象。在歷史的不斷演變、後繼士人的不斷加工中,屈原已然成為一個孔子思想的代表人物、一位貼著儒家標籤的“完人”。所以,屈原死諫故事的產生也就不足為奇了。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