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車

改變了舒馬赫和喬丹車隊的“一份”協議

今年的1月3日是舒馬赫的50歲生日,F1官方和車迷們都在回憶著這位車王在F1生涯中的豐功偉績。91勝,68次杆位,77次最快圈速什麼的資料自然不必贅述。2006年中國站,1999年匈牙利站這樣的經典案例也已被傳頌太多。Liberty Media甚至採訪了許多曾經和Schumi交戰過的對手,讓他們來評價這位七冠王。而隨著車王身體逐漸好轉的訊息再一次傳出,車迷們彷彿已經瘋狂。Autosport則藉著這個時候,公佈了車王當年和喬丹車隊的祕密……

事件的起因

Origin

1991年的比利時站前,貝恩哈德·加紹因為在倫敦毆打出租車司機而入獄。這讓喬丹車隊的車手席位出現了空缺,也因此舒馬赫得到了首秀的機會。舒馬赫首秀便拿下了當時車隊的最佳排位,但卻在正賽第一圈因為離合器故障而退賽。這站比賽之後,舒馬赫聲名鵲起,“超級新人”的美譽已經在圍場間流傳。大家都已經等不及看到他兩週後在義大利站上的表現了。

("歐洲新星"加紹就這麼成為了背景板)

而這兩週中間發生的事,徹底改變了F1的格局。

舒馬赫和喬丹在比利時站前就簽下了一份車手協議,協議中說明了舒馬赫將會和車隊在義大利站前簽下一份合同。來確保自己1991年剩下賽季和1992賽季的車手席位,以及車手席位的價格和付費方式。下圖便是這一份協議的掃描文件。

文字版的話,便是這個樣子

22 August 1991

For the attention of Eddie Jordan

Dear Eddie

I confirm that if you enter me in the 1991 Belgian Grand Prix I will sign the a driver agreement with you prior to Monza in respect of my services in 1991, 1992, 1993 and subject to Mercedes' first option, 1994. The driver agreement will be substantially in the form of the agreement produced by you with only mutually agreed amendments.

I understand that PP Sauber Ltd will pay you £150,000 per race for 1991.

I also understand that you require US$ 3.5 million for both 1992 and 1993 and if I or my backers are unable to find this money you will be entitled to retain my services in those years.

Yours sincerely

Michael Schumacher

如果翻譯成中文的話,大概就是這樣

我確認,如果您讓我參加1991年比利時大獎賽,那我將在蒙扎之前與您簽訂關於我1991年、1992年和1993年車手席位的協議,梅賽德斯將有1994年的匹配權。車手協議將基本上與您擬定的協議的形式一致,只有雙方同意後才允許修改。

我已知曉皮特·索伯有限公司(沒錯就是索伯車隊老闆)將為您支付1991年每場大獎賽賽15萬英鎊的費用。

我亦知曉您1992年和1993年都報價350萬美元,如果我或我的贊助商無法提供這筆錢,您將有權在這些年保留我的服務。

邁克爾·舒馬赫

乍一看這就是一份合同前的確認協議,但其實貓膩也藏在其中。圖中不難發現,有一處“the”被替換成了“a“。但也正是因為這一處不起眼的修改,讓舒馬赫和他的團隊有了是否和喬丹車隊進行簽約的決定權。

當時,舒馬赫還是梅賽德斯的廠隊車手。作為“梅賽德斯青訓”的一員,賓士為舒馬赫買了一個喬丹車隊的席位——1991賽季每場15萬歐元而接下來的兩年每年350萬歐的贊助。但此時伯尼看到了舒馬赫的價值,勸說當時貝納通的領隊布里亞託利,給舒馬赫一個席位。在經過伯尼和布里亞託利商談後,決定給德國人一個更友好的合同。而當時的喬丹車隊的人員配置和賽車水平都沒有辦法和貝納通相提並論,也因此在比利時站首秀後,舒馬赫便在蒙扎披上了黃綠色的賽車服。

(舒馬赫曾經也在耐力賽上有所作為)

Autosport在之後也採訪了當事的雙方,車王當時的經紀人和喬丹車隊的老闆埃迪喬丹。作為當事的兩方,大家肯定對這件事有著不同的理解。

舒馬赫的經紀人——威利·韋伯

Willie Weber

舒馬赫當時的經紀人在談到當時的境況時,說道:“當時我們承認在比利時站後,我們會簽訂一個合同,但不是“某一個”合同。這一個用詞讓主動權來到了我們的手上。”

“我們當時瞭解到喬丹車隊會換用表現更差的雅馬哈的引擎。而這個“a”簡直救了我們的命。在法庭上時,法官說的也是“邁克爾和Willi承認將會簽下一個合約。"但那個合約是什麼?卻沒有規定。就算是要求每年參觀兩次車隊工廠,這也可以成為一個合約。而如果寫的是“the”的話,那喬丹車隊便可以對這份合約有解釋權了。如果事情如此發展,很有可能舒馬赫就得在喬丹車隊忍受一個甚至兩個賽季。而那兩個舒馬赫逃出來的賽季,喬丹車隊的賽車簡直糟透了。”

(1992賽季的喬丹車隊成績慘不忍睹)

喬丹車隊老闆——埃迪·喬丹

Eddie Jordan

在回想起那兩個週末時,埃迪·喬丹依然記憶猶新。“當他沒有出現在賽後測試中時,我們便知道要出事了。很難想象在F1中這麼大的一件事會因為用錯了一個冠詞而開始,但這就是競技體育,這就是賽車。這也讓我自此對每一份文件都非常注意。”喬丹說道,“舒馬赫的管理團隊意識到他們有機會去貝納通,我知道Bernie也希望說服花布讓德國人能去那兒。但其實在貝納通隊內,有些人其實更希望別的車手進入他們的座艙,比如技術總監Tom Walkinshaw就更希望Brundle能來。”

(1994年舒馬赫(中)奪得世界冠軍時和Tom Walkinshaw(左)以及布里亞託利(右)的合影)

“對於我們來說我們很難預測如果舒馬赫留隊的話對我們來說有什麼影響。他在貝納通變得越來越好,但我們知道這跟車隊氛圍的關係不大。那個時候我們也是一支充滿希望的車隊,我不能保證舒馬赫在我們車隊能和他在貝納通一樣成功,但至少我們能保持住自己的水平。當你看到了他在貝納通的表現時,我們覺得我們也能做得和他們一樣好,只不過我們的運氣太差了。”

(舒馬赫在貝納通的首秀便擊敗了自己的三冠王隊友皮奎特)

事件之後

Afterwards

喬丹最後還是讓舒馬赫離開了車隊,但和大多數人想象的不同。喬丹並沒有為此獲得任何的收益。“整件事情中我一個子都沒撈到。但你也知道,和他們在一起工作總有辦法讓生活變得有趣。舒馬赫離開了車隊,但我們簽下了他的弟弟。而當拉爾夫99年離隊時,邁克爾還為他付了合同的違約金。”

(小舒馬赫也是通過喬丹車隊進入F1世界的)

隨著舒馬赫的解約,喬丹車隊的財政也出現了一定的問題。車隊決定在1992賽季用上了更便宜雅馬哈的引擎,成績也因此一路下滑,那一賽季僅在最後一站拿到一個積分。而又過了六年,車隊才拿到第一個分站冠軍,98年希爾和小舒馬赫為車隊包攬了前兩名。接下來的一年弗倫岑拿到了車手和車隊的年度雙料季軍。只不過那也基本上是車隊的巔峰,2005年後,喬丹車隊正式轉手,成為了F1歷史中的一個名字。

(2005年中國站是這支愛爾蘭車隊的絕唱)

現在距離那些事情發生的時代已經過去了18年,舒馬赫已經從毛頭小夥變成了車王,布里亞託利被禁賽兩年後也沒有再回歸圍場,埃迪·喬丹也成為了英國F1轉播和新聞爆料的主要力量,就連伯尼都已經退休開始在巴西享受新的生活。這一份車手協議改變了歷史,但卻沒有改變四個人成功的道路。舒馬赫得到了更好的機會,更優秀的賽車;布里亞託利也帶領著車隊拿到了雙料冠軍;喬丹雖然是損失最慘重的人,但(也許)這件事也讓他成為了一個更加精明的老闆,帶領車隊走向了輝煌;而伯尼呢?他將F1再一次帶向了一個值得我們回憶的時代。

END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